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11章 甕中捉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11章 甕中捉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師父,阿月被投毒發狂了。”

雲項城將事情來龍去脈告訴了他,白韓川急得跳腳。

“到底是誰,把人給我逮住,我饒不過他。”

白韓川把阿月當成親人,這些年疼著寵著,兩人更是相依為命,關係極為親近。

現在阿月被打了東西,他急得不輕。

當即不聽勸,直接就衝過去替阿月鬆了綁。

猴子本來就發狂中,突然解救,揮著利爪就朝一眾人撲來。

場麵一片混亂。

“你們彆傷阿月,誰動它一根汗毛,我就跟誰急。”

眼睜睜看著慕北宸一拳拳砸向阿月,白韓川急紅了臉,朝著幾人大聲咆哮。

在房間裡的練雪兒和範晶晶,聽到動靜也下來了。

卻不想,猴子朝著兩人抓來。

範晶晶一把推開了練雪兒,閃躲不及,猴子的牙齒直接咬住她的手臂。

“晶晶。”

練雪兒急得都哭了。

夏安心眯了眯眸,卻冇有靠近。

她安靜的打量著在場所有人。

能在眼皮底下給阿月注射毒液,這說明,凶手就在他們身邊。

會是誰呢?

夏安心的眼神,掃過練雪兒,最終落在了範晶晶身上。

猴子見了血,眼底血紅一片,利爪撲上來就想撕碎一切。

“阿月,你過來我這裡,聽話。”

白韓川紅著眼,嘶聲叫著阿月的名字。

這隻猴子帶有靈性,加上和白韓川感情深厚,聽到他的聲音,回頭看了他一眼。

“你生病了,過來我幫你看看。”

白韓川一步步靠近,張開雙手就要去抱它。

“爺爺,你彆去了,阿月已經瘋了。”

嚴森擔心白韓川在靠近點,猴子就會傷到他。

這種毒液,用在人體上形如狂獸,若是用在動物上,效果更為極端。

之前他實驗的那幾隻小白鼠,暴躁狂戾,還會攻擊同伴。

連老鼠都能這樣,更彆提還是類似人類的猴子。

白韓川聽不進去他的話,依然在靠近。

猴子突然轉身,朝他齜牙長廝。

就在眾人以為它會攻擊白韓川時,奇蹟性的一幕發生了。

阿月竟然撲向了白韓川懷裡!

這...這怎麼可能?

夏安心被驚到了。

之前慕北宸發狂,是她喚回了他的理智。

可阿月畢竟是混賬,竟然在失控邊緣,被白韓川控製住了。

這...未免太戲劇性了吧?

白韓川安撫著阿月的情緒,很快他瞳孔的血絲,逐漸散去。

他帶著它立馬進了小房間。

這間小房間,實際上是一間實驗室。

以前嚴森用來搞研究的,裡麵各種實驗器材都有。

白韓川當即就給猴子搶救。

“我進去看看。”

“我也去。”

雲項城和嚴森跟著進去。

他們需要進一步驗證,猴子上注射的毒液,是不是他們一直研究的。

院子裡僅剩下四人。

夏安心先幫範晶晶看了下傷口,幸好咬得不深,隻是流了點血。

簡單給她處理了下傷口,擠出毒血,打了一針破傷風。

練雪兒留下來照顧她,夏安心就和慕北宸先回了房間。

“我覺得,這件事不太尋常。”

掩上門後,夏安心蹙緊眉心道。

“你發現了什麼?”

慕北宸拉她入懷,兩人挨在沙發上坐著。

夏安心將嚴森給的報告,遞給了他。

“你先看看這些。”

慕北宸撈過瀏覽一遍,基本都是專業術語,他看不懂,目光落在最後一行。

‘提取的成分,大致雷同’

“這是什麼?”他問道。

“這是泥土化驗報告,白天我去了林子采藥,總覺得有人在跟蹤我,回來的路上,卻發現旁邊的灌木叢有腳印,我就取了點泥土帶回來。之後我看到範晶晶和練雪兒在菜園子澆水,回頭取了兩人鞋底下的泥,一起交給了嚴森化驗,冇想到竟然有了意外的收穫。”

夏安心將事情告訴了他。

“所以,你懷疑跟蹤你的人,是她們兩人?”

“不錯,幾天前你們帶範晶晶過來,我就一直懷疑她。覃明死了範晶晶卻平安無事,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再者,這個範晶晶話很少,眼神總是很怪異,我懷疑,她可能帶著目的接近我們。又或許,她可能,就跟那些人是一夥的。”

慕北宸眉頭狠狠一皺。

便聽到夏安心繼續說道,“小月莫名其妙被注射了毒液,我有種預感,這可能隻是一個開始,很快她就會朝我們所有人動手。”

“放心,我會讓影,盯著點這個範晶晶。”

“你自己更要小心點,對方的最終目的是你,你現在的處境最為危險。”

夏安心不擔心誰,就怕慕北宸遭受偷襲。

畢竟他用的藥都有安神作用,大部分狀態都在睡眠中,正好給了敵人機會。

“你倒是提醒了我,既然對方的目標是我,那我們就來演齣戲。”

慕北宸眼底閃過一縷幽芒,有暗潮湧動,冰沉得如同地獄打撈上來。

夏安心狐疑的看他,“你想怎麼做?”

“甕中捉鱉。”

“不行,我不允許你以身犯險,要是你有個好歹,我怎麼辦?”

“相信我,不會有事的。”慕北宸捧住她的臉,深深凝睇著她,“我捨不得死,因為我捨不得你,放不下你。”

“我們都不會死的,你身上的毒素很快也能清除,所有的一切都會重新回到軌道。”

慕北宸捏住了她的下巴,“我好了,你還會像現在這樣子,什麼都順著我?”

“你又不是小孩子,老順著你做什麼?”夏安心捏了捏他的鼻子,“老公,我們的角色,是不是混亂了,該被哄的人,應該是我纔對。”

“好,以後我哄你。”

“那你現在聽話,不許犯險。”她很嚴肅的說。

“聽老婆的。”

口頭這麼說,等夏安心離開後,他便著手這件事。

對方已經開始行動,留著便是禍害。

他必須儘快抓住幕後那個人,查清楚他們來這裡的目的,一併殲滅。

白韓川不愧是毒醫學的專家,第二天一早,小月又活蹦亂跳的出現在眾人視野中。

有了小月這一案例,白韓川的研究竟然有了新的發現。。。。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