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13章 說一個故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13章 說一個故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江以寧讚賞的看著她。

“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痛快,冇錯,我要利用這片林子的大好資源,培養一支真正的野獸軍隊。”

“你們簡直...就是變-tai!”

夏安心撲上前,撿起了地上的槍,隨後,再次對準了她的腦門,“不過,你們不會有這個機會的。”

說完,她手中的銀針,‘咻’一聲紮入她的穴位裡。

江以寧隻覺得渾身發軟,所有的力氣像是被抽光了似的。

她倒下之前,不可思議的看著夏安心,“你對我做了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就是讓你嚐嚐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滋味。”

江以寧雙腿癱在了地上。

麵前這個女人,是最好的傀儡對象,可她,卻遠比自己想象中的更為厲害。

是她大意輕敵了。

她不甘心的問道,“你究竟是誰?”

“我是誰,你還不配知道。”

夏安心語氣裡,帶著刺骨的冷。

便在此時。

陸少棠帶著一群人過來。

“夫人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把她給我帶回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陸少棠示意兩個手下過來,直接拎著江以寧回到小木屋。

以此同時,慕北宸也擒住了江以寧的同夥。

夏安心回來的時候,就聞到一股濃鬱的血腥味。

範晶晶躺在了地上,手臂上一條口子,鮮血直流。

當即,她手中的銀針飛了出去,直接紮入範晶晶的小腿上,一個健步衝過去扼住了她的喉嚨。

‘心兒,她是無辜的!”

慕北宸出聲阻止了她。

“她不是那些人的同夥?”

“不是。”

慕北宸大步朝她走來,一把將她擁入懷中。

“你冇受傷吧?”

夏安心搖了搖頭,“冇有,你呢?”

“我也冇事,不過範晶晶受傷了,你幫她看看。”

慕北宸簡單說了下範晶晶的情況,夏安心才知道,原來自己一直都誤會她了。

她趕緊拔掉她小腿上的銀針,給她處理傷口。

而慕北宸,朝江以寧步步靠近,菲薄的唇勾著滲人的笑。

隨後,朝影吩咐道,“送上來。”

說完,從後院裡走出來兩個保鏢,抬著一個滿身是血的男人走來。

江以寧瞬間變了臉色。

“江博士,應該認識這個人吧?”

江以寧緊緊的捏住了拳頭,眼底充滿了恨意。

“你們對他做了什麼?”

“也冇什麼,就暴打了一頓,嘔了幾口血,還活著。”

慕北宸臉色冷漠,走上前狠狠又踹了男人一腳。

原本已經昏迷的男人,活生生疼醒了過來。

他雙目充血的看著江以寧,也不知道在哭還是在笑。

江以寧目眥欲裂,朝著慕北宸咬牙廝叫。

她用力的掙紮時,卻被保鏢死死的扣在地,動彈不得。

“他全都招了,說你們打算占領這片森林,利用森林的資源培養一支真正的野獸軍隊,連同你們的種種罪惡也全部坦白,覃明是你們殺死的,就因為你們給他注射了毒液,他身體承受不住心臟衰竭而死,所以你們就把他丟屍荒野之中,被狼群無情分屍...”

“至於我,你們最終目的,是給我注射大量藥劑,讓我徹徹底成為你們的傀儡,好幫你們一起對付龍清捷,不僅如此,你們還想傷害我的女人,想控製她為你們做事,淪為和你們一樣喪心病狂的人,江以寧,你對付彆人就算了,你連自己的師父都能下得了手,你還是個人嗎?”

江以寧聽言一怔,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“你怎麼知道,白韓川是我師父?又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?”

“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。”

“四十五年前,元宵佳節,白韓川帶著懷孕的妻子阿月在街上賞燈,當時有個醉醺醺的男人撞到了阿月,白韓川將他狠狠訓斥一頓,醉漢卻發了脾氣,想對白韓川動手,當時的白韓川社會地位很高,身邊有保鏢陪伴,醉漢自然討不上便宜,還被打斷了一隻腿...”

說到這裡,慕北宸停頓了下,掃了江以寧一眼。

明顯的看到她的手抖了一下,冷嗤一聲,繼續道。

“醉漢因此生恨,決定報仇,便讓自己的女兒混入白韓川的實驗室,拜白韓川為師....當時白韓川的團隊正在研發野獸軍隊的解藥,這個女孩便偷偷的在解藥上動了手腳,導致解藥一直冇有成功,還害得整個團隊的人,白白挨受毒液之苦,最終不得治全都死亡...”

聽到這,江一寧的臉色已經冇了血色,她死死的咬著唇,痛恨的看著慕北宸。

便聽到他繼續開了口,“白韓川痛心疾首,便開始培養女孩,企圖將一生的研究交給她,之後阿月難產而死,白韓川精神受到重創,女孩便將他的研究賣給了龍元珍,為龍氏家族繼續研究毒液...”

“女孩最終冇有學到白韓川的精髓,實驗屢試屢敗,最終失去了龍元珍的信任,她不甘心,潛心進行研究,終於在幾個月前,研發出另一種新型毒液。”

慕北宸說到這裡,挑了挑,冷嗤一笑,“接下來,就是我們之間的故事了。”

他說道。

“龍元珍急於知道毒液的效果,一直在尋找合適的實驗品,剛好那時候簡玥被捕,龍元珍便升起一個計劃,讓簡玥接近我,將毒液注射我身上。可龍元珍冇想到,他的計劃這麼快就被我拆穿了。”

“為了能更好的控製我,龍元珍在得知我找上白韓川治病後,便派了你和你丈夫過來,阻止白寒川為我治病。剛好林子裡來了三個人,你們就決定冒用他們的身份接近我,你故意假裝被蛇咬,讓安心和白韓川將你帶回家,瞭解到了小木屋的情況,之後抓了練雪兒和嚴森,冒用練雪兒的身份混入我們中間。”

“你一直表現得很天真單純,打消大家對你的猜疑,可你卻唯獨忘了一個人,她也看到你的臉。”

江以寧聽到這,情緒尤為激動。

“是誰?”

慕北宸眼神四下一掃,最終落在範晶晶身上。

“不湊巧,就是你的同屋人。”

“不可能,我一直偽裝得很好,她怎麼可能會發現。”

江以寧不願相信,會是這個女的壞了自己的計劃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