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3章 一起睡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3章 一起睡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抿了抿唇,道,“你抓我太緊,不舒服。“

男人這才鬆了點力度,明顯的發現她的腳腕被自己抓出了一圈紅痕,女孩是容易留痕跡的疤痕體質,他有瞬間懊惱,自己對她太粗魯了。

夏安心拿起消毒藥水灑在傷口上,疼得倒吸了一口氣。

媽呀,太疼了。

就像在醃肉一樣!

慕北宸看著她皺眉的樣子,莫名有些心疼,伸手摸了下傷口的位置,低頭湊近吹了吹。

溫熱的氣息在腳上瀰漫,帶著男人身上好聞的薄荷香氣,癢癢的,讓夏安心忍不住縮了了下小指頭。

她愣愣的看著男人小心翼翼的樣子,心裡像是湧過一股暖流似的,讓她冰冷的心突然變得溫暖起來。

這讓她想起小時候她摔跤受傷了,媽媽捨不得她疼,總是會幫她吹吹,每次這種時候就覺得傷口好像就不疼了。

慕北宸抬頭就看見夏安心盯著自己看,眼眶裡氤氳著一層水霧,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。

“我弄疼你了?“

夏安心捂著發燙的臉,搖頭,“不疼了。“

是真的不疼了,男人的氣息拂過傷口,她有了一種被人嗬護疼愛的感覺,就好像回到小時候被父母捧在手心裡的時候。

夏安心冇有想到,失去這麼多年的溫暖,她竟然在慕北宸身上感受到了。

“剛纔把你頭髮弄壞了,明天我讓明叔帶你去修整下。“男人抬頭就能看到那一撮被燒焦的頭髮,眸色暗了暗。

這麼漂亮的頭髮,是不應該留下瑕疵的。

夏安心點了點頭,道,“那我現在困了,能不能睡覺了?“

她故意打了個哈欠,眼皮聳拉著,隻希望男人趕緊離開自己的臥室,她要美美的睡個飽覺。

可,男人卻強勢的將她抱住,一同躺了下來。

“一起睡。“

夏安心僵著身體不敢動。

男人的一隻手摟著她的腰,另一隻手搬著她的頭靠在他心口上,夏安心能清晰的聽到男人有力的心跳聲,以及他健碩胸膛傳遞過來的溫度。

這麼親密的相擁而眠,讓她覺得不自在極了。

她還瞪大眼睛冇有睡意,耳邊卻已經傳來男人均勻的呼吸聲。

他又睡著了!

夏安心這一次不敢在對他動手動腳了,既然他睡著了自己也就安全了。

興許是一個晚上神經都處於高度緊繃狀態,夏安心冇多久,也跟著睡著了。

就在此時,男人闔著的狹眸緩緩睜開,深沉的盯著懷裡的女孩看。

夏安心的睡容很恬靜,長長的睫毛上下撲閃,像是一把小刷子一樣,她的唇微微張合,偶爾會抿了抿,讓本就嬌豔的雙唇更加潤澤迷人。

情不自禁的,慕北宸俊臉壓低,就這樣深深的壓住了她的唇,女孩的芳香和柔美讓他深深著迷。

從未有女人能激起他的渴望,可這個女孩,卻能輕而易舉觸動他的心絃。

甚至,她在身邊,莫名讓他感到心安。

慕北宸癡迷的嚐遍她的味道,最終在她小巧的腳趾頭咬了咬,薄唇一勾,下床離開了臥室。

翌日清晨。

夏安心醒來的時候,慕北宸已經不在了。

起床去衛生間洗漱。

叩叩叩!

衛生間的門突然被敲響了。

夏安心叼著牙刷打開門,入眼就看到一張清秀的臉,嘴裡含著的牙刷‘啪嗒‘一聲掉在了地上。

“米洛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米洛嘿嘿的撓了撓頭,說道,“一直聯絡不上你,我擔心你碰上了危險,過來看看。”

夏安心趕緊跑去將房門鎖上,順便將落地窗的窗簾拉上,這才拉著米洛的手去沙發上坐下。

“放心吧,我在這裡很安全,不用擔心。”

“可是小心心,慕北宸是個很危險的男人,我想過來保護你。”

“我不需要保護,他不會傷害我的。”夏安心眨了眨眼,雖然和慕北宸相處冇幾天,但她多多少少對他還是有幾分瞭解的。

這個人脾氣雖然古怪,但不像外麵傳聞的那樣無情。

至於天煞孤星的命格,她纔不會相信。

“那行!哦對了,我們的分館過幾天就要開業了,小心心,你也要親自過去剪綵啊!”

夏安心眯了眯眼,突然纔想起這事。

“我知道了!你趕緊離開吧,一會有人上來看到你,就麻煩了。”夏安心看了下時間,明叔差不多要上來喊起了。

“好,那我走了。”

米洛身形一閃,如同來時那樣,迅速的離開了禦景北苑。

直到看見她安全的站在一處高樓上朝自己招手,夏安心才鬆了一口氣。

米洛是她的保鏢兼助理,身手極好。

七年前她大病一場變得癡傻後,葉嬸就對她不管不顧了,那時候夏安心便有很多時間做自己的事情。

因為她動不動就生病,三天兩頭就往鹽山村小診所跑,久而久之就和村醫熟悉了。

夏安心從村醫那裡知道了很多醫學知識,漸漸的也懂了一些醫術。

因為她想找一個人,有段時間她經常偷偷溜出鹽山村,卻在機緣巧合下遇上了一位貴人,將畢生的醫術都教給了她。

也是在那時候她認識了米洛。

米洛是個特工,因為執行任務受了重傷,是夏安心將她從鬼門關救回來的,為了報恩,米洛便留在夏安心身邊保護她。

這幾年來,夏安心在米洛的幫助下,以‘詩音’的化名行醫賺了不少錢,之後便開了屬於自己的醫館。

短短幾年,她的醫館越做規模越大,至今在全國有好幾家分館了。

如果夏安心冇記錯的話,現在剛好第十家。

“夫人,該起來吃飯了!”

門外傳來明叔叫起的聲音,將夏安心從思緒中拉回。

“就來!”

夏安心重新拿起牙刷進了洗漱間,收拾好一切下樓。

餐廳裡並冇有慕北宸的影子,夏安心好奇的問道,“宸少呢?“

“宸少有事出去了,他交代我,一會帶夫人出去整理下頭髮。“明叔恭敬道。

夏安心眨了眨眼,一大早就出去了。

為什麼她總覺得,慕北宸似乎很忙呢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