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31章 最好的解藥,是夏安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31章 最好的解藥,是夏安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就算被束縛住雙手雙腿,他依然發狂的想要衝破鐵鏈。

他咬牙切齒的嘶吼著,帶著毀滅性的狠意。

整個房間陰暗無比,連燈都冇開,伸手不見五指。

可唯有他眼底冒著的幽幽紅光,攝人心魄。

隔著鐵門,慕北宸隱隱聽到夏安心的哭聲,他的心不受控製的悶疼了下。

猩紅的眸子裡浮現一抹痛苦之意,他抱住自己的腦袋,想要讓自己恢複理智。

他知道她一定很著急。

否則也不會哭得這麼傷心。

他想要讓自己平靜下來,可體內流竄而過的痛意,讓他剛騰昇起的理智,很快就被吞冇。

不!

他不是野獸。

他是個正常人。

他身上還有血海深仇,他還承認過會好好地照顧她。

他怎麼能,讓自己這般墮落下去。

剛堙滅的理智,很快又看到了希望,他眼底的血紅色,逐漸散開。

他痛苦的閉上了眼睛,用回憶來喚醒自己的理智。

當心平靜下來,他滿腦子全都是和夏安心在一起的點點滴滴。

如果不是無意中闖入她的房間,奪走了她的初吻,他或許會對待其他女人一樣,直接除掉她。

他有時候在想,如果她一直傻下去該有多好。

他會疼她一輩子,保護她一輩子。

她也能開心快樂的過一輩子。

可人生冇有如果,命運將他們牽絆在一起,讓他們相惺相惜,註定他們兩人要一直同甘共苦下去。

除非,她有朝一日說放棄他的話,否則,這輩子他都會緊緊牽住她的手,不離不棄。

夏安心哭得淚水都乾涸了。

裡麵的咆哮聲越來越小,到最後似乎隻剩下粗喘聲。

“嫂子,好像起作用了,你繼續跟他說話,喚醒他的理智。”

雲項城驚於這方麵的發現。

他冇想到連鎮定劑都控製不住的人,竟然因為夏安心幾句話而平靜下來。

夏安心抿了抿乾涸的唇,啞著嗓門道。

“南龍驍,你能聽到我的聲音,對不對?你相信我,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,我都不會嫌棄你,在我心裡,你一直是我心中最完美的男人!”

“都是我不好,我冇用,我冇能醫好你,但你相信我,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病。”

“不要放棄好不好,你是南龍驍,你身上還有奪回南國的重任,南國死去的冤魂都在等你解救他們,你不能一蹶不振,你也不能放棄我。”

夏安心的聲音,一字一頓的傳入男人耳中。

渾濁的眼睛逐漸變得清明,暴起的青筋也漸漸消失。

原本陷入冰淵裡的心,突然照進來一片光明,照亮了前方的路。

他似乎能穿透這扇鐵門,看清楚站在門外的小女人。

這一刻,他隻想抱住她,重重的,將她摟入懷裡。

他緩緩啟開乾涸的唇,吐出兩個字。

“心兒...”

長久處於狂躁中,加上嘶吼太用力,他的聲音無比沙啞。

一聲不輕不重的呼喚,從鐵門內穿透而出,傳入夏安心耳裡。

她狂喜的撲上去,伸出手貼合著冰冷的門,聲音哽咽道。

“老公,我在這裡,我一直都在。”

“對不起...”

他的聲音,很虛弱,聽得她心碎了一地。

“我不要你說對不起,我隻要你好好的。”

兩人的手,隔著鐵門覆在一起。

她的溫度,滲透他掌心,深入他心裡。

慕北宸眼角一滴淚,晶瑩的滴落下來。

雲項城和傅南晟站在身後,內心同樣不是滋味兒。

解藥失敗,讓慕北宸陷入狂躁狀態。

他們兄弟幾人強行按住他,給他注射了鎮靜劑,可依然無法控製住他。

最終冇有辦法,隻能將他關在這裡。

冇想到失控的男人,所有理智,卻被夏安心一點一點的拉了回來。

最好的解藥,原來不是任何藥劑,而是...夏安心!

“他現在已經正常了,我可以進去看看他嗎?”

夏安心懇切的看著陸少棠,眼底充滿了哀求。

她隻想進去看他的情況,他剛纔那麼的痛苦,她甚至能聽到他捶牆的聲音。

他一定受傷了。

陸少棠有些為難,眼神掃向雲項城和傅南晟。

得兩人點頭後,他最終隻能允了。

正要打開門鎖,突然從鐵門裡卻傳來男人拒絕的聲音。

“彆讓她進來。”

夏安心急了,“你讓我看看好不好,我就幫你包紮下傷口。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他沉啞的聲音傳來。

他現在這副模樣太過狼狽,就算她不嫌棄,他也不會以這樣子出現她麵前。

夏安心還想說些什麼,陸少棠卻退了下去,滿臉歉意道。

“抱歉嫂子,宸少不肯見你,你還是先回去吧!”

夏安心看向雲項城,“什麼時候能放他出來?”

“看情況,如果這幾天他一直不發病,我們自然會放他出來。”

“那如果還發狂呢?”

“那就繼續關著,關到他正常為止。”

出此下策,他們也是無可奈何。

可慕北宸的情況見人就傷,要是被人發現他的病狀,後果不堪設想。

夏安心聽言,拳頭緊緊捏住。

“那我就守在這裡,直到他出來為止。”

她說完,搬來了一把椅子直接坐在門口。

她不想放他一個人,孤單的度過漫長的黑暗!

她相信,隻要自己陪著他,他很快就會好起來的。

“嫂子,有我們守著他,不會有事的,你就回去休息吧。”

傅南晟於心不忍。

畢竟因為童思純的事情,她一直呆在醫院不眠不休的和她打心理戰。

這幾天夏安心並冇有休息好,臉色泛著淡淡的蒼白。

他擔心在這麼熬下去,等到慕北宸出來,她自己就先垮了。

夏安心笑了笑,“我就想守著他,你們誰都不要勸我。”

她的丈夫就關在這裡麵,她怎麼還有心思回去睡覺。

她要陪著他,一起度過這段黑暗的苦難。

一群人勸不動他,隻能歎著氣離開了。

夜,已經很深了。

地下室裡越來越黑,一縷皎潔的月光,透過窗戶淋灑進來,照亮了夏安心的臉。

她迎著光伸出了手,嘴角彎了彎,“南驍哥哥,你看到了嗎?光明已經來了,黑暗很快就要消失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