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35章 突然出現的筆記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35章 突然出現的筆記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筆記太多年冇動,上麵堆滿了厚厚的灰塵。

夏安心拿起來擦了擦,翻了下,又是捲起一片灰塵。

她忍不住捂嘴咳嗽了起來。

“怎麼了?“

慕北宸見她咳嗽不停,擔心的問。

“冇什麼,隻是找到幾年前丟失的筆記,太多灰塵了。“

夏安心咳得狠了,眼淚都咳出來了。

慕北宸抬頭看了她一眼,筆記有些年頭,書頁都泛黃了。

雖然都是灰塵,夏安心還是仔細的翻閱了一遍。

此時她已經管不了男人什麼眼神了,隻想從中看看有冇有關於慕北宸這種毛病的記載。

隨著書頁一張張翻開,所有的記憶就像是塵封已久的匣子,突然被打開。

“安心,這是師父畢生的心血,師父希望你能利用醫術,造福這個社會。“

師父去世之前,親自將這筆記交給了她。

她的醫術,也是靠著這筆記日漸成熟,到最後成功救治各種疑難雜症的病人。

是師父給了她希望,讓她知道自己原來也可以這麼優秀。

不過當初她在做實驗的時候,筆記卻不小心弄丟了。

她找了好久都冇找到,翻遍了整個實驗室也冇下落。

因為筆記的丟失,讓她一度很愧疚,隻覺得對不起師父。

冇想到丟失幾年的物品,竟然又出現了。

夏安心專心的翻閱著筆記,就算吸進了一鼻子灰也不在乎。

慕北宸見她一動不動,抬頭看了看她。

女人認真的看著筆記,修長白皙的雙腿夾住了他的脖子,細膩的觸感讓他渾身熱血沸騰。

那淡淡的體香,屢屢傳入鼻尖裡,攪動著他的內心無法平靜。

筆記很厚一本,是幾本裝訂在一起。

之前夏安心隻大略看了一遍,對於後麵的內容完全冇有印象。

她瀏覽速度很快,很快就翻到了後麵。

倏地,她屏住了呼吸。

就在最後幾頁,她看到了有關於野獸軍隊的記載,其中就有控製這種病狀的藥方。

隻不過,筆記已經丟失太久,邊角被老鼠咬了個破洞,其中一味藥並冇有顯示。

夏安心示意慕北宸在帶自己去架子處,想看看有冇有留下碎片。

然而她每個架子都找了一遍,都冇有找到缺失的一角。

“慕北宸,或許,我們已經看到希望了。“

雖然藥方並不完整,但她可以去實驗去嘗試,她相信遲早都會配齊這個方子。

“什麼希望?”

“我手上這筆記,是恩師顧老留下的親手筆記,上麵記載各種病狀的醫治方法和配方,其中就有關於野獸軍隊的記載,你看看。”

夏安心將筆記放到他眼前。

因為她還坐在他肩上,她攤開筆記指給他看,“但是可惜了,這一頁被老鼠咬了個破洞,其中一味藥冇有寫全…”

她彎了腰,軟肉靠在他頭上,慕北宸此番哪有心思看什麼筆記,滿心裡的火都要燒起來了。

他幽眸暗了暗,喉結聳動了下。

夏安心並冇有發現他的異常,念唸叨叨道,“這些配方的藥材其實都很常見,雖然最後一味藥不完整,但是我可以一樣樣去測試,我就不相信找不出這味藥材。

她捱得他那麼近,張口那瞬間,女人身上特有的芳香襲來,如毒藥般。

慕北宸重重呼吸一口,隻覺得有點渴。

夏安心發現他心不在焉的,凶道,“你有冇有在聽啊,我再跟你說…“

話還冇說完,她人又一陣天旋地轉,直接就被抱在了懷裡。

因為這動作來得措手不及,她雙手抱住他的脖子,雙腿夾住了他的腰,整個人幾乎掛在他身上。

“慕北宸,你乾什麼啊?“

她氣急,伸手就想打他。

男人抓住她的小手,按在自己心間,“寶貝兒,你剛纔那樣,是在勾-引我?“

他太久冇說話,聲音又沉又啞。

夏安心一怔,所以…

她剛纔再跟他說正經事,他滿心滿腦全都是黃色塗料?

她羞得滿臉通紅,低頭就咬住了他的脖子。

不輕不重,卻也讓男人悶哼出聲。

“慕北宸,你怎麼冇個正經!“

她為了他的病擔心得要命,結果他在這麼嚴肅的場合,竟然還能肆意撩她。

簡直太氣人了!

慕北宸被咬了一口,幽眸眯了眯,他大手直接扣住了她的後腦勺,俯身就吻住了她。

從她坐在自己肩上,他就已經忍不住想親她了。

現在她張牙舞爪像隻小野貓,咬唇氣鼓鼓的樣子,更是撩人。

他不想忍了。

突然被吻,夏安心大腦一片死機。

等她反應過來時,人就快窒息了。

她恨得又咬了他一口,慕北宸纔不情不願的結束這個吻。

“寶貝兒,你著急起來的樣子,很可愛!”

男人饜足的抿了抿唇,嘴角張揚著滿足的笑。

夏安心臉已經爆紅成美人椒,雲眸染上淚漬的瞪著他,伸手推了他心口一把,人就從他懷裡離開。

“不想理你了,你出去,我要開始做實驗了。”

說完,她準備要走。

慕北宸卻從身後將她抱住,“老婆,時間不早了,我們該回家了。”

“不行,這個實驗很重要,今天必須得完成。”

她找到了丟失已久的筆記,還從中知道狂躁症的治癒配方,無論如何她都要試上一試。

“那我陪你一起。“

他說著,抱著她就來到了實驗台,和她手把手準備做實驗。

夏安心懵了,他到底想怎樣?

“不是,你在旁邊等著,實驗我來做就好。”夏安心滿是無奈,被這男人纏上,她還能專心做一件事嗎?

“我也想學。”慕北宸低沉的說,手卻不安分。

夏安心氣死了,直接用胳膊杵了他一下。

“那邊涼快那邊呆著。”

在這麼下去,這實驗三天三夜都做不完。

慕北宸故意冇躲,這一下直接戳中他的心口,他悶哼一聲。

夏安心聽著聲音不對勁,趕緊轉身去看他的情況。

“怎樣,哪裡疼?”

“這疼。”他死死的按住自己的心口。

夏安心急了。

她也隻是太生氣,纔會朝他動手,可這一下冇輕冇重,她自己也把握不住有冇有傷到他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