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42章 光明正大的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42章 光明正大的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保全得到了命令,將夏安心圍得水泄不通。

夏安心急眼了,就取個藥就鬨出這事。

她管不了那麼多了,拉開了藥櫃抓了一把藥材塞進袋子裡,手撐在梯子上,翻身跳了下來。

“不管你們相不相信,我這是光明正大的拿,不是偷。”

夏安心說完,踹開衝來的保全,直接就朝後門跑去。

“砰!”的一聲,她撞上了一堵肉牆。

她跌跌撞撞後退兩步,捂著撞疼的額頭,眼冒金星。

正想罵對方一句,耳邊傳來熟悉的低醇男音。

“心兒。”

夏安心抬頭瞟了一眼,當看到來人時,狠狠一怔。

“慕北宸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我醒來看不到你,米洛說你去了憶蘭,我去憶蘭冇找到你,便讓影定位了你的行蹤,知道你跑來封氏醫藥。”

夏安心聽言,有些心虛的垂下眸。

“對不起,我是擔心你生氣,所以...纔沒跟你說實話。”

話剛說完,便見封霖帶著保全追了上來。

夏安心暗呼不妙,趕緊拉住慕北宸的手,撒腿就跑。

“怎麼了?”慕北宸不理解的看她。

“他們在追我,回去在向你解釋。”

慕北宸卻突然止住了腳步,眼神清冷的看向身後,隨後,拽著她一起停下來。

“彆怕,有我在,冇人敢欺負你。”

“不是的,老公...我...”

封霖帶著人氣喘兮兮追上來,指著夏安心怒道,“給我站住,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偷...”

“小偷?”慕北宸眼神一凝,側頭看向身後的小女人,“你偷了東西?”

“冇偷,我這是光明正大的拿。”

明明就是封朗讓她過來取藥,她怎麼能叫偷。

想給她冠上小偷的罪名,她不承認。

“哼,明明就偷了藥材,你還敢說冇偷。”封霖是封朗同父異母的弟弟,剛進來公司冇多久,並不認識慕北宸。

他指著慕北宸道,“現在的小偷都這麼猖狂了,竟然還同夥作案,簡直太可惡了。”

慕北宸狠狠皺眉。

他看到夏安心手中提著的袋子,塞著滿滿的藥材。

所以,他老婆,真跑來封氏醫藥偷東西了?

可就算偷了,那又怎樣。

他冷眸掃向封霖,“我老婆說冇偷就是冇偷,你們是耳背聽不懂人話?誰敢碰她一下,我讓誰好看。”

他滿身戾氣,通身帶著不可威視的寒意。

隻是一眼,就讓封霖嚇得直打哆嗦。

眼前這個男人太可怕了,比封朗氣勢還更強悍。

但他好歹是個副總,再怎麼怕,仍是挺直了姿態,“偷東西還敢這麼囂張,馬上給我報警抓人。”

有保全立馬報了警。

夏安心著急著回去醫館做實驗,無心和這些人糾纏。

真萬一鬨到警局去,又要做筆錄,又要走各種程式,她的時間就白白浪費了。

她看嚮慕北宸道,“老公,彆跟他們廢話了,我們趕緊走。”

說完,她又攥著慕北宸的手準備要跑。

這回慕北宸也冇猶豫,跟著他一起跑出去。

“給我追。”

封霖在身後怒吼。

夏安心拚命的跑,將藥材抱在懷裡,像是嗬護什麼寶貝似的。

慕北宸不解的看她,“什麼東西值得你跑來封氏醫藥偷?”

“不是...我真冇偷,是有人讓我過來取藥材。”

夏安心重申一遍。

“好好,是取不是偷。那你老實告訴我,你拿這些藥材做什麼?”慕北宸看著小女人著急的樣子,放軟了語氣。

夏安心喘了一口氣,說道,“藥方已經配齊了,就差這味人蔘草,可是一品堂裡冇有,我隻能請人幫忙來封氏醫藥取。”

“那人,是封朗?”

慕北宸眉心微蹙。

夏安心咬了咬唇,嗯了一聲,“是,為了你的病,我隻能請他幫忙,但是老公你得相信我,我不會和他過多接觸。”

“這些藥材你回去覈算下多少錢,我直接打到封朗卡裡,以後不許再來封氏醫藥。”

得知夏安心跑來這裡,慕北宸說不生氣絕對是假的。

他不喜封朗,加上封朗對安心存有心思,他絕不容許安心和他過多接近。

“好,我讓米洛算下,多少錢都還給他。”

夏安心看得出來,慕北宸在隱忍怒意。

她不想刺激他,這個時候隻能順從他的意思。

兩人手牽著手奔跑在走廊裡,後麵的人窮追不捨。

夏安心抱著袋子,就算她身手好,但因為一整晚通宵熬夜,身體有些疲憊,很快就有些氣喘兮兮。

慕北宸奪過她懷裡的藥袋,說道,“我來幫你拿。”

“那你拿好,彆掉了,這些藥材關乎能不能醫好你的病。”

慕北宸點頭,將袋子提在手上,旋即一個頓住。

夏安心剛要開口問他,突然一陣天旋地轉,人就落入他懷裡。

“你做什麼啊?我們得快跑啊。”

“你累了,我抱著你跑。”

他身強體大,抱著她就像在抱著一個洋娃娃似的,腿步迅疾如風,完全不覺得吃力。

因為整個保全係統都啟動了,不論跑到哪裡都有保全上來。

夏安心忍不住想起闖入慕氏那晚,所有的保全也是這麼拚死追她。

要不是她劫持了保全,怕是一時逃脫不掉。

電梯裡衝出來一群保鏢,慕北宸隻能抱著夏安心走樓梯。

“老公你放我下來吧,我可以自己走的。”

“我喜歡抱著你。”

他低沉的聲調,悅耳動聽,跑得久了,帶著微微的喘音。

夏安心躲在他懷裡,看著身後的人頭,越來越多。

身後,還傳來封霖的聲音,“要是讓他們跑了,全都給我滾蛋。”

夏安心隱隱覺得這個男人有些熟悉,便問道,“那個人是誰?”

“封朗的弟弟,封霖。”

夏安心‘哦’一聲,難怪她覺得這個人長得和封朗有些相似,原來還是兄弟。

“不過是同父異母的兄弟,兩人關係不對頭。”

慕北宸又補充了一句。

夏安心算是明白了,為什麼她剛纔說起封朗,封霖無動於衷,還這麼興師動眾報警。

原來,兄弟兩人是死對頭。

封霖不待見封朗,自然不會對她手下留情。

所以現在,她隻能跑。

要是真被逮住了,說不定他還會用她對付封朗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