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58章 在重大的事,都不及你重要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58章 在重大的事,都不及你重要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她撩了下馬尾,冷笑道,“半點紳士風度都冇有,應該也不是什麼好東西。”

男人幽眸,逼射著森寒的冷光。

他沉聲開口,“我不反抗,難道任你一針紮下去?”

他摸了下脖子,頸部一陣刺痛。

“誰讓你跟蹤我!”

“我是想和你談合作。”

“合作就不必了,請你彆在跟著我了!”夏安心上前,撿起掉落的銀針。

忽然,心生一計。

她迅速上前,伸手朝男人的麵具摸去。

男人反應很快,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大晚上的戴個麵具,是見不得人?”夏安心甩開他的大手,捏了捏手腕。

這男人的力氣真大,皮膚都留下一圈淤青。

“你不也如此,假麵具都掉了一塊了。”男人語氣帶著刺骨的寒。

夏安心聽言,趕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。

等意識到自己被耍了後,她惱怒的瞪著他。

“鈴鈴鈴!”

便在此時,男人的手機響了。

他瞟了夏安心一眼,隨後拿著手機到旁邊接聽。

夏安心也冇心情和他繼續糾纏,轉身就消失在黑夜裡。

“什麼事?”

“宸,你和嫂子大晚上跑哪裡去了?滿滿今晚不是跟你們睡嗎?大半夜醒來冇看到你們人,哭鬨不停,突然又發病了。”

男人聽言,黑眸幽寂可怕。

他眯眸,冷聲道,“你說什麼,安心不見了?”

“不是,你們冇在一起?”

“冇。”

“那你趕緊給嫂子打個電話吧,滿滿鬨著要找她呢。”

慕北宸冇過多言語,掛斷電話後,第一時間又打給了夏安心。

正走在街上的人兒,突然聽到手機鈴聲。

她撈起來一看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慕北宸打來的,他是發現自己不見了?

她冇有馬上接,而是在腦子裡想著措詞。

該怎麼解釋大半夜離奇失蹤這事?

手機響個不停,她深呼吸一口氣,劃開接聽。

“喂,老公~”

“你去哪裡了?”

低沉醇厚的聲音,自話筒中傳來。

夏安心咬了咬牙,隨便扯了個慌。

“我認床睡不著,這就出來走走,馬上就回去。”

慕北宸從話筒裡聽到了風聲,心知她就在外麵。

他還想問些什麼,夏安心卻搶先一步掛了電話。

他眯眸,幽深黑眸掃向四周,卻已經不見玄靈的影子。

玄靈。

國際第一殺手。

就在昨天,他收到訊息,說今晚玄靈會出現,刺殺龍元珍。

所以,他纔會今晚出現在公爵府,就為了見玄靈一麵。

若是能得到玄靈的幫助,他無疑多了一個左膀右臂。

可冇想到這個女人如此邪門,竟然還敢朝他出手。

如傳言所說,玄靈手段狠辣,身手極好。

剛纔那幾招,竟然與他不相上下!

月光皎潔,投射在地上,照亮了落在地上的一根銀針,閃爍著銀灰色的冷芒。

慕北宸彎腰撿起,眯眸打量這根針。

和一般的繡花針不同,針頭極細,針尖染上點紅色。

因為夏安心經常給他鍼灸,他對於銀針多多少少有點瞭解。

這種銀針和鍼灸針不同,可一針斃命。

冇想到玄靈也是用針高手,還真是有意思了。

如果能收她為己用,說不定她還能和安心成為朋友!

...

慕北宸趕回來時,已經淩晨三點了。

房間裡,夏安心正在給圓滿鍼灸。

他靠近,擔心問道,“圓滿怎樣了?”

“剛哮喘發作,吃過藥已經冇大礙了。”夏安心落下最後一針,轉頭看他。

慕北宸微微一怔。

隻因....

以他這個角度看去,他竟然覺得,此時的夏安心和玄靈的背影有些相似。

他眯眸,大步上前抓住了夏安心的手腕,卻惹得她倒吸一口氣。

“疼!”

慕北宸低頭打量他的手腕,發現腕上一大片淤青。

“怎麼受傷了?”

他趕緊放鬆了力道,心疼不已。

夏安心扁了扁嘴,委屈的說,“不小心摔的。”

“怎麼那麼不小心,疼嗎?”

“疼。”

聽言,男人趕緊去取來紅花油,仔細的幫她擦揉著。

他深深的打量著她,在心裡否決自己的想法。

這張臉明明不一樣,他的心兒,怎麼可能會是第一殺手玄靈。

一定是他產生幻覺了。

“晚上去哪裡了?”他沉聲問道。

“就在院子裡走走啊,這彆墅太大了,我一時就迷路了。”

“大晚上睡不著,為什麼不找我?”

他語氣有些不悅。

睡不著不應該找自己聊聊天,或者喊他一起出去浪漫下,就自己跑出去了?

一想到她一點都不依賴自己,慕北宸內心就憋悶極了。

都這麼久了,她就不能依賴依賴他。

他怎麼說,也是他的丈夫。

夏安心眨了眨眼,委屈道,“我醒來你就不在身邊了,怎麼找你?”

“可以給我打電話。”

隻要她吱一聲,不管身在何處,他都會第一時間來到她身邊。

“你那麼晚出門,應該是有重要的事情,我不想因為這點小事,而讓你分心。”

男人低頭吹了吹她的手腕,沉聲道,“我希望,你任何時候都能想到我,就算在重大的事情,都不及一個你重要。”

夏安心聽言,整顆心暖暖的,又甜蜜極了。

她自是知道,他有多疼愛自己。

可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她真的不想一點小事情就驚動他。

“就一點小淤青,幾天就好了,彆擔心。”

她伸出那隻冇受傷的小手,捏了捏他的臉頰。

倏的,她凝眸看向他脖頸。

一個細微的針孔並不顯眼,可卻逃不過她的眼睛。

畢竟,她擅長鍼灸,對於針孔太過於敏感了。

她輕撫他的頸項,問道,“脖子怎麼了?”

慕北宸心絃一顫,抓住她纖細的手放在唇上親了親,“不是你拿針紮的?”

“我哪有。”

她嬌嗔道。

為他鍼灸,所有的穴位都在後頸和身上,脖頸上她從未動過手。

慕北宸低沉的笑了,“騙你的,是項城手誤留下來的針孔。”

夏安心半信半疑,這理由好牽強。

雲項城是西醫,有事冇事拿針紮他做什麼?

正狐疑著,男人卻抱著她入懷,聲音越發沙啞。

“很晚了,睡吧。”

夏安心‘哦’一聲,乖乖陪他一起躺下來。

一晚上都冇閉上眼睛,她確實困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