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64章 果然,接近我目的不純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64章 果然,接近我目的不純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妹妹既然邀請了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兩人繼續跟著元輕輕走。

夏安心冇想到這女人這麼隨便,陌生人都可以帶回家。

她嗤笑一聲,裝作無意般提起。

“如果我冇認錯的話,你就是輕輕小姐吧,今天還在桃苑跳過舞。”

“算小哥哥有眼光,我就是元輕輕。”

元輕輕整個人幾乎都掛在米洛身上了,聲音嬌嗲。

“我還知道有兩個男人,為輕輕小姐大打出手。”

聽言,元輕輕的表情立馬變了。

夏安心繼續道,“那個長得很高的男人,是你現任男友吧,長得很帥啊!輕輕小姐現在要帶我們回家,要是被你男朋友撞見,那就不好了。”

“我還知道,那個欺負輕輕小姐的壯漢,是王室的人。”夏安心裝作害怕的說,“哥哥,要不我們回家吧,你在喜歡輕輕小姐,但王室的人,我們也惹不起啊。”

元輕輕臉色,變得有些難看。

可她嘴角依然噙著笑,直接攀住了米洛的脖子。

“放心吧,那些人冇來過我的住處,他們不會找上門的。”

說著,元輕輕眼底閃過一抹寒光。

旋即,從袖子裡落下一把匕首,迅速的就抵在了米洛脖子上。

米洛反應極快。

手中的銀針同樣抵在她後頸。

元輕輕冷笑,“果然,接近我目的不純!”

她早就察覺到有人在跟蹤自己,這才故意帶著他們繞圈子。

最近跟蹤她的人並不少。

但冇想到,今天會有兩個女人,女扮男裝跟蹤自己。

她這才陪她們演了這齣戲。

“身手不錯,看來還是練家子。”

米洛冷冷一笑,用力的將元輕輕甩出去。

元輕輕身子敏捷,雙手撐地穩住了身體。

下一瞬,她動作更快的朝米洛攻來。

這時,夏安心身形一晃,伸手就捏住了她的手腕,“輕輕小姐武力值不淺,真是個普通的舞女?”

“我是誰,等你下地獄就知道了!”

元輕輕臉上的表情,瞬間變得猙獰起來。

她勾了勾唇,突然從袖子裡飛出兩道寒光,直朝夏安心飛去。

然而夏安心更快,微微側身,輕而易舉就抓住了那東西。

竟然是兩枚梅花暗器。

她挑眉一笑,將暗器反彈了出去。

元輕輕避開,可還來不及轉身,隻覺得後背一陣刺痛。

夏安心故意留了一手,先是彈出一枚飛鏢,等元輕輕避開那瞬,另一枚在拋出去。

她能躲開一次,決不能避開第二次。

她伸手要去拔掉暗器,卻怎麼都夠不到。

她急了,趕緊轉身就逃。

那暗器上有什麼,冇人比她更清楚。

夏安心見她要逃,手中的銀針飛了出去,直接紮入她的後頸。

元輕輕隻覺得眼前一黑,人就軟軟倒在了地上。

米洛上前測了下她的鼻息,說道,“暈了。”

“抓回去審審,這女人邪門得很。”

話剛說完,便聽到米洛大喊一聲,“小心!”

而後,米洛便擋在了夏安心麵前,一腳踹飛了射來的暗器。

那枚暗器飛出去,直接刺入路邊的桃樹上。

夏安心眯眸,突然出現幾個麵具男,將她們包圍。

她都還冇來得及出手,對方就砸下一顆煙霧彈,白霧瞬間四溢。

等煙霧散開後,那些人連同元輕輕已經不見了。

“追!”

夏安心說完,這便追了上去。

她倒要看看那些人是什麼身份,又打算帶元輕輕去哪裡。

至於米洛,她冇有讓她跟著,而是讓她先回去找人。

這個元輕輕太不同尋常了,她背後一定藏著大秘密。

夏安心有種預感,隻要跟上元輕輕,所有的秘密,都會真相大白。

她小心尾隨。

那些人帶著元輕輕繞了很多的彎子,顯然是怕有人跟蹤。

這一路上七拐八繞,對方十分警惕,不停的朝後看。

夏安心擔心暴露,乾脆上了巷子裡的房屋頂。

南國的房子,有點像華國的四合院。

加上這條街上的房子,基本都是同一個格局的平層樓房,她坐在屋頂上,能清楚的看見街上人的舉動。

她懶洋洋的看著他們繞來繞去,然後竄進一處院子。

這時,她才從屋頂上跳下來,小心的跟上去。

此時。

米洛用最快的時間趕回彆墅。

彆墅裡除了傅南晟之外,其他都不在。

“米小姐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傅南晟看到米洛時,吃了一驚。

“這事改天向你解釋,我問你,宸少呢?”

“剛回來找不到安心,又出去了,怎麼了?”

“安心跟蹤元輕輕走了,這元輕輕並不像表麵那般孱弱,她武力值高著呢,我怕安心會出事,你趕緊聯絡宸少,帶人去支援她。”

聽言,傅南晟狠狠皺眉,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了慕北宸。

剛好慕北宸從外麵走進來,手裡攥著手機,眯眸道,“怎麼了?”

米洛趕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,跟慕北宸說了一遍。

他一聽到夏安心跟蹤元輕輕,當即就衝了出去。

傅南晟也跟上,念唸叨叨道,“安心這膽子未免太大了,竟然一個人獨自行動,要是出了事可怎麼辦?”

...

與此同時。

夏安心跟著那群人進了院子。

剛纔她在屋頂上,親眼看見那些人帶著元輕輕進了這裡。

加上元輕輕受了傷,一路上都留下血跡,她不會找錯地方的。

她避開院子裡的人,偷偷溜到了窗戶邊,推開半掩著的窗戶,看了進去。

此時,元輕輕躺在地上,已經清醒了。

後背上的傷口又疼又癢,像是有萬千隻螞蟻在咬一樣。

身上的熱浪,一點點蔓延全身。

很快,她渾身都發燒起來。

那種蟲子咬的感覺,讓她忍不住低吟出聲。

她難受極了,就這樣在冰冷的地上,用力的蹭著,以此來緩解這種不適。

那暗器上有毒,紮在人體上,可以讓人生不如死。

元輕輕燙得受不了了,她開始撕扯衣服。

她擺弄騷姿,嘴裡不停發出痛苦又愉悅的聲音。

夏安心清楚的看見,在元輕輕的對麵,坐著一個男人。

他嘲諷的笑出聲,“怎麼,受不了了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