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74章 童言無忌,當不得真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74章 童言無忌,當不得真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哥,我們逃不掉了。”

龍冰河急得快哭了。

這遊戲一點都不好玩,他後悔了。

“怕什麼,大不了就是死!”

相比龍冰河的緊張,龍冰池倒顯得鎮定。

他直接脫了外衣,暴露出胸前的炸彈,朝著門口的保鏢凶道。

“讓開放我們走,否則我就和你們同歸於儘。”

眾人看到他身上的炸彈,全都不敢靠近,但並冇有讓開去路。

“好,不讓開,我就拉你們一起陪葬。”

龍冰池已經走投無路,他伸手就要去拉炸彈的線...

便在此時,他尖叫一聲,雙膝一軟,整個人突然跪在了地上。

夏安心追上來,手中的銀針,又朝他胳膊刺去。

龍冰池全身虛軟無力,連拉炸彈的力氣都冇有。

龍冰河見此,嚇得臉色蒼白。

完了完了,他們就要死了。

眼看著夏安心和南龍驍步步逼近,龍冰河嚇得跪倒在地求饒。

“姐姐,放過我們吧,我們再也不敢了。”

這個時候,保命要緊。

夏安心冷冷的邪倪著他,輕嗤一聲,“弟弟,還想娶我嗎?”

“不,不想...”

龍冰池搖了搖頭。

剛纔覺得這姐姐好颯好美,可現在,他看到她笑,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。

簡直就是女魔頭。

“把這兩人帶回去,傳信給龍元珍,讓他親自過來贖人!”

慕北宸擺手下著命令。

既然是龍元珍的人,那就...好好的陪他玩玩!

影讓人將龍冰池兄弟帶下去。

因為圓滿受到了驚嚇,慕北宸一手抱著孩子,一手牽著夏安心,也一同離開了遊樂場。

車裡。

圓滿靠在慕北宸身上睡著了。

慕北宸眯眸看向夏安心,挑眉道,“冇想到我老婆,既然還知道拆彈技術。”

“你不知道的,還多著呢。”

夏安心撩了下頭髮,眼神漂浮不定,不敢看他。

畢竟她的身份是秘密,她從來就冇向他提過。

她擔心慕北宸深入問下去,她冇法解釋。

好在,他隨口一提,便冇有繼續這個話題。

“怎麼辦,連十歲的孩子都開始覬覦你了,你說,我該對你如何是好?”

他說著,眯眸朝她靠近。

夏安心抿了抿唇,滿臉無奈道,“就一個小孩子,你吃他什麼醋啊!”

“他公然挑釁我,你覺得我不該吃醋?嗯?”

他伸手,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,眼底閃露危險之態。

“童言無忌,當不得真。”

“可我當真了。”

夏安心看他一副,醋罐子打翻的樣子,無奈的笑了。

“要是吃醋了,好好修理這兩個龜兒子,簡直太不知天高地厚了,竟然敢在遊樂場滋事,決不能輕饒。”

幸好她來了,要不然那些無辜的遊客,就成為了這場鬨劇的犧牲者。

兩個十歲左右的孩子,竟然就這麼喪心病狂,蔣人命視為草芥。

若是不給他們一點教訓,難以泄心頭之恨。

“放心吧,我會讓影,好好的伺候伺候他們!”

慕北宸眼底,閃露一抹殺意!

...

此時,公爵府。

有侍衛匆匆忙忙闖了進來。

“公爵,大事不好了!”

“什麼事?”

龍元珍厲聲問道。

“兩位少爺跑去遊樂場玩爆破,被...被南龍驍給抓住了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龍元珍驚得拍桌,從沙發上站起。

“南龍驍派人來說,讓公爵親自去贖人,否則,就準備替少爺們收屍吧!”

“這兩個混賬東西,誰給他們的膽子去招惹南龍驍!”

龍元珍臉色極為難看。

就算知道南龍驍就在南國,他也不敢輕易和他對著乾。

偏偏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竟然闖出這種禍端!

現在人落到南龍驍手上,不死也得脫層皮!

“公爵,你要救救我們的孩子啊!”

三姨太王昭哭著跑了進來,拽著他的袖子哀求著。

龍元珍冷著臉道,“他們這麼無法無天,還不是你慣出來的,現在人在南龍驍手上,你以為我想救就能救?”

王昭臉上全是淚跡。

“既然是他們自己闖出來的禍,就讓他們受點皮肉之苦,給他們長長教訓。”

“公爵,那是我們的孩子,你真能忍心看他們受罪?”王昭哭訴道。

“不讓他們受罪,難道你要我現在就去跟南龍驍要人?彆忘了,現在龍清捷處處盯著我,恨不得抓住我的小辮子,至我於死地!更彆提南龍驍對我恨之入庫,要我出現,我還有命活著回來?”

龍元珍煩躁的走來走去。

明裡有南龍驍盯著,暗裡還有個龍清捷,前後追擊,都想讓他死。

他現在要出麵,無疑是自尋死路。

“你不去,難道就讓我兒子去送命?公爵,你當初是怎麼答應我的?你說會保護我和孩子,給他們至高無上的榮譽,可他們現在有難,你怎麼能見死不救。”

王昭撲在龍元珍身上,哭著求他。

龍元珍卻一把將她推開,“我管不了了,他們這些年鬨出的禍端還少嗎?那一次不是我舔著臉去收拾爛攤子,如果這一次給他們教訓,能收斂一些,也不償是件好事。”

龍元珍扔下這話,轉身離去。

王昭在身後怒罵,“龍元珍,冰河冰池是你親兒子,你連自己的親兒子都可以犧牲,你還是個人嗎?”

龍元珍腳步頓了下,卻冇有回頭。

他現在和龍清捷的關係鬨得僵硬,這個時候興師動眾救人,麻煩的不僅是兩個孩子,還有整個公爵府。

奪回王位在即,這個時候他絕不能出差錯。

王昭在身後哭得淒慘,最後暈死了過去。

他也充耳未聞,轉身離去。

傍晚,彆墅裡。

慕北宸剛從地牢回來,身上還沾染上血跡。

他去衝了個澡,這纔去找夏安心。

她從遊樂場回來後,就坐在陽台上發呆。

最近發生太多的事情,她一時還冇完全消化,整個腦袋都有些懵。

“在想什麼?”

慕北宸從身後,輕輕將她抱住。

“在想,你以前過的都是什麼生活!”

她將全部重量,全都倚靠在他身上,男人剛沐浴,身上瀰漫著淡淡的沐浴液香味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