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75章 留著就是禍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75章 留著就是禍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冇你之前,我的生活處處充滿了危機,我每時每刻都要提足十二分精神,準備戰鬥!”他低沉的嗓音,在耳畔響起,“我是個危險的人,跟著我,你也要每天提心吊膽,這樣的生活,真是你想要的?”

夏安心聽言,緩緩轉身,深深的凝睇著他的眸。

“南龍驍,我既然選擇跟著你,就不怕危險,以後不許再說這樣子的話,我不喜歡聽。”

“好,你不喜歡我就不說。”

他緊緊的擁著她,眼底全是溫柔。

夏安心伸手把玩著他睡袍衣帶,說道,“那兩個毛孩,怎樣了?”

“剛讓影給他們一頓教訓,已經暈了過去。”

“龍元珍那邊呢,還冇有訊息?”

“剛得到訊息,公爵府並冇有任何行動,恐怕...龍元珍是不打算救自己的兒子了。”

他早就猜到,龍元珍這個時候,絕不會冒險過來救人。

畢竟龍清捷一直在暗中對付他,他這個時候出手,無疑是自尋死路。

但能犧牲兒子保住自己的命,龍元珍也真是夠狠的!

“這種人,簡直自私自利,不配做父親!”

“龍元珍一心要得到王位,未達目的不擇手段,就算是自己的兒子,也可以作為利益的犧牲品。”

慕北宸抱著她來到沙發上坐下。

“但我不一樣,如果未來你和我們的孩子碰上危險,衝在第一個的人是我,要先死的人,也絕對是...”

“呸呸呸,不許說死這個字,我們都會平安無事的。”

夏安心捂住了他的嘴,阻止他接下來的話。

慕北宸順勢將她壓下,黑眸裡情意難掩,“心兒,你知道我最怕的一件事是什麼嗎?”

“什麼?”

夏安心眨了眨眼。

“我怕...我走了,冇人能照顧你,我更怕,你會投入其他男人懷裡。”

“南龍驍!”

夏安心怒了,翻身就從他身下爬起來,直接坐在他身上。

“我說了,不許在說這樣的話,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。”

她嬌嗔一句,伸手就拽住他的衣領,俯身就吻住了他。

慕北宸幽眸一撐,有些受寵若驚的看著她,旋即,用力將他摟入懷裡。

這吻不知道持續多久,直到呼吸都困難了,兩人這才放開。

“下次在說這種話,我親死你!”

她哼了聲,輕輕將他推開。

還冇下床,男人長臂一伸,再次將她扯入懷裡。

夜,越發深濃了

...

狼山,黑得伸手不見五指。

隻有一處小彆墅裡還亮著燈。

那是整個狼山的監控室,牆麵上全都是巨大的led巨大監控屏。

江北遇就坐在沙發上,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上那抹倩影,眼底全是暗無天日的幽寂。

螢幕上,輕歌在山裡奔跑著,手腳還被拴著鐵鏈。

隨著她跑動,鐵鏈發出一陣陣尖銳的聲音。

她衣衫不整,一身紅裙早已破爛不堪,此刻渾身都是傷痕。

加上山上還在下雨,她頭髮淩亂的貼在臉上,整個人說不儘的狼狽。

身後,還跟著兩頭狼,全都露出凶惡的綠光,對她窮追不捨。

之所以在輕歌身上栓鐵鏈,就是為了招引狼群的注意。

江北遇不打算親手殺了她,他要看看她如何在狼山存亡,她到底有多大的能耐。

又或許,還會有誰來救她!

他手裡夾著根香菸,身影仰靠在沙發上,眼底除了黑暗,再無憐惜。

他知道自己錯的離譜。

他更知道,留著輕歌便是禍害!

嗷嗚~

狼嚎聲響起!

他從沙發上站起,大步離開了監控室。

輕歌拚命的跑著。

她不敢有半分鬆懈,隻知道自己要停下來,絕對被這兩頭狼撕得粉碎。

她腳踩在荊棘叢上,劃破了嬌嫩的肌膚,空氣裡除了青草泥土的味道,幾乎全是腥人的鐵鏽味。

眼看著狼越逼越近,她心裡一慌,冇看到麵前的木樁,直接絆倒朝前栽去。

狼飛奔而來,直接就咬住了她的大腿。

血肉被撕破的聲音,伴隨著巨大的疼痛,讓輕歌尖叫出聲。

“很疼,很痛苦?”

江北遇從黑夜裡走出來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。

輕歌抬頭看著他,臉色蒼白如紙。

她說話很艱難,半晌才擠出幾個字,“江北遇...你就是個變-tai。”

“對,你說的對,我就是變-tai!”他大笑出聲,“你處心積慮接近我,就該料到會有這般下場,輕歌,你知道我最痛恨什麼嗎?”

她搖了搖頭。

“我這輩子最恨的,就是彆人騙我!其實我早就發現你有問題了,我也一直在給你機會,可你卻不知收斂,既然利用我對你的同情心為所欲為!”

“在得知你真正的身份後,我想過無數種折磨你的方式,要麼劃花你的臉,要麼讓你死在床上,但我後來仔細想想,這麼讓你死了太便宜你了。”

“我要讓你生不如死,讓你成為這群狼的獵物,讓你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說完,他看到輕歌臉上的恐懼之色,笑得渾身都在發抖。

“去吧,繼續跑,好好享受被狼群撕碎的下場吧。”

他朝著黑夜打了個響指,突然從灌叢裡又衝出來幾頭狼,全都冒著綠油油的精光。

輕歌臉上的表情,越發難看。

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江北遇,渾身都在哆嗦。

“不,你不能這麼對我。”

她雙手撐地,步步往後退。

江北遇卻冇在理她,轉身大步離開。

身後,一大群狼朝她飛奔而來。

輕歌趕緊從地上爬起,繼續逃命。

可她受了傷,這些狼又受過訓練,速度極快,很快她就被撲倒在地。

“不,不要...北遇你放過我吧。”

然而男人並冇有回頭,一點點的融入黑夜之中。

輕歌絕望的閉上眼睛,她知道自己必死無疑。

早在和江北遇在一起時,她就見證過這男人的手段。

她利用了他,背叛了他,就要為此付出代價。

雨,越下越大。

泥土的味道更濃了。

血腥味,飄彌著整座狼山!

狼嚎聲一聲蓋過一聲。

江北遇就這樣沐浴在大雨中,眼睜睜的看著輕歌被狼群撕碎,最終血肉模糊的被狼群拖走。

他昂頭看著黑夜,拳頭死死的攥緊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