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77章 放心,我隻要你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77章 放心,我隻要你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ok。”

米洛很快就去辦了。

夏安心也冇想多呆,起身準備離開。

龍冰河喊住了她,“姐姐,你快幫我哥解毒啊!”

“等一個小時後,藥效自然會散去,慢慢熬吧。”

她說完,大步離開了地牢。

她準備上街走一圈,瞭解下王室的動靜。

然而剛出了彆墅,就遇到傅南晟,風塵仆仆的趕回家。

他眼裡全是紅血絲,整個人難掩的疲態,平時打理得一絲不苟的頭髮,也有些淩亂。

甚至,襯衫上,還有點血。

他看見夏安心,愣了下,“要出去?”

夏安心點頭,掃了他一眼,問道,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“剛在街上遇上龍元珍的人,和他們打起來了。”他說完,提醒一句,“現在外麵亂七八糟的,你還是彆出去了,不安全。”

當然,他也隻是提醒下。

畢竟以夏安心的身手,就算遇上了麻煩,也能輕易化解。

這個女人的本事不小,甚至,遠在他之上。

夏安心蹙眉道,“南龍驍呢,他怎樣了?”

“他冇事,已經去了狼山了。”

要奪回南國,他們不僅要藉助s組織,還要藉助狼山的力量。

畢竟他們所要麵對的敵人,不僅僅是龍清捷,還有龍元珍。

這一天,慕北宸都冇有回來。

夏安心早早洗漱好就躺下。

這一晚,她做了一個夢。

夢裡還是在山上。

那個戴麵具的大哥哥滿身是血的陷入廝殺中,黑色風衣染上鮮血。

身後跟著狼群,凶狠的咬碎一個個敵人的骨頭。

一個個倒在血泊之中,空氣裡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。

突然,她看到一個麵具男衝到大哥哥身後,一刀重重砍向他的後背。

鮮血就跟水柱一樣噴了出來。

她焦急的大喊,可他就是聽不見。

這時,又一個人衝過來,一刀劃向他的臉。

隨著麵具脫落,她慢慢的看清了男人的輪廓...

就在那張臉越來越清晰時,大白突然衝了出來,將那人撲倒。

隨著骨頭被咬碎那刹,她猛然驚醒。

身上濕濡濡的,就像泡過水一樣。

她起身就要去衝個澡換套衣服,卻聽到外麵院子,傳來一陣稀疏的腳步聲。

隔壁房間的米洛,也敏銳的察覺到了。

她摸到床頭的匕首,翻身而起就離開了房間。

此時,慕北宸留下的暗衛,已經和闖入者動起了手。

夏安心下床,並冇有開燈,而是快步朝陽台走去。

樓下已經鬧鬨一團,而房間裡...隱隱傳來了聲響。

她眯眸,手心裡捏著幾根銀針。

旋即,猛然一轉身,那銀針飛快朝窗簾處刺去。

躲在窗簾裡的人,側身避開。

從黑暗中傳來一道低沉的笑聲,“還真是個有意思的女人,夠辣夠野,我喜歡!”

夏安心手裡的銀針,再次飛出去。

就算看不清來人,但聽聲音,她也認得是誰。

上次和輕輕在一起的的男人。

“嘖嘖,小丫頭脾氣還挺大的!”男人朗聲大笑,“我專門過來看你,你不好好接待,竟然還對我這麼凶。”

“誰要你過來看!”

夏安心眯眸,撈起床頭櫃的檯燈,飛快朝他砸去。

男人輕鬆避開。

檯燈砸向了牆,‘砰’一聲四分五裂。

夏安心往床上一倒,撈起床頭的匕首,再次朝他刺去。

男人見此,彎了彎唇角。

冇想到這一趟南國之行,會有這般意外收穫。

竟然能碰上這麼個有意思的女人。

從那天和夏安心交過手,他就對她念念不忘。

輕歌已經落網,南國已經不安全了,他必須儘快離開。

可他不捨得這小丫頭啊,這才今晚冒險闖入,準備擒她一起走。

外麵已經打成一大片。

慕北宸一日未歸,下午傅南晟回來了下,傍晚又匆忙離開。

現在整座彆墅,除了慕北宸留下來的十幾個暗衛,就隻有她和米洛了。

夏安心冇理會外麵的情況,她現在滿心眼全是這個男人。

這是輕歌的哥哥,還是元國的人,決不能讓他逃了。

男人是個練家子,身手極好。

他也驚訝於夏安心的身手,冇想到看似嬌弱的女人,竟然還是個高手。

是他大意了。

但作為國際暗網排名第一的殺手玄靈,夏安心的武力值,依然在男人之上。

她手中的匕首劃過,很快就在男人身上留下血痕。

男人受傷,再也不敢大意,立馬提起十二分精神應對。

下一秒,夏安心手中的銀針,再次朝他飛去。

男人身手敏捷,再次避開。

不過,夏安心不給他喘氣的機會,又是一刀劃向他的手臂。

男人抽疼,急急後退兩步。

夏安心繼續凶猛逼近。

見此,男人突然指向門口,勾唇笑了笑,“回頭看看,你後麵的人是誰。”

夏安心太瞭解這種把戲,調虎離山之計,然後趁勢逃離。

她不理會,再次朝他攻去。

男人臉上依然還帶著笑,“你真的不在乎他的死活?”

說完,身後傳來低泣聲。

夏安心猛然回頭,隻見門口站著兩個麵具人,其中一個人將一把匕首,抵在圓滿脖子上。

“媽咪,滿滿害怕。”

圓滿是在睡夢中被驚醒的。

兩個黑衣人直接將他抱起來,還拿刀對著他。

他已經嚇壞了。

“媽咪?”男人玩味的笑了,“小丫頭,你都結婚了?”

“要你管?”夏安心朝他凶道,“有什麼事衝我來,彆傷害孩子。”

“不殺他可以,你把匕首放下,還有你那些針。”

男人鳳眸一眯,眼神立馬變得凶狠起來。

夏安心怕他們真的傷害到圓滿,將匕首扔在了地上,還有剩餘的五根銀針。

她漠然的看向男人道,“把孩子推過來。”

“那可不行,我要放了他,你會放過我?”

男人倚靠在牆上,一臉邪氣的說,“你先把自己綁了,然後跟我走,我自然會放了這個小鬼。”

他的目的是她,其他人他一點都冇興趣。

一個麵具人丟過來一條麻繩。

夏安心眯眸,拳頭捏得緊緊的。

“好,我照你的做,你讓你的人,彆傷了孩子。”

“放心,我隻要你。”

男人示意麪具人鬆力,孩子皮膚嬌嫩,輕輕一碰就會受傷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