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93章 女人,彆這麼凶嘛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93章 女人,彆這麼凶嘛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侍衛們剛上前一步,又被逼得後退,就怕被炸得死無全屍。

“廢物,一群廢物,給我請來狙擊手...”

龍清捷臉色黑沉沉得嚇人。

竟敢有人挑釁王室權威,簡直不知死活。

一旁的女仆上前道,“陛下,這女人明顯就是激將法,千萬彆中了她的圈套。”

“嬌嬌,那你說怎麼辦,就任由她炸了我的宮殿?”

“當然不行了,我覺得,您馬上聯絡公爵,這女人既然說是公爵派來的人,那就請公爵親自過來處理。”

“對,你說的對。”

龍清捷說完,命令侍衛道,“馬上去公爵府跑一趟,就算用綁的,也要把龍元珍給我綁過來。”

“是,公爵。”

與此同時,狙擊手也過來了。

慕北宸見勢不妙,身形一晃就朝王宮方向趕去。

夏安心站了起來,拍了拍身上的灰,漫不經心的說道,“區區一個狙擊手,就想殺了我?”

她說完,手指一彈,一抹銀光閃過。

下一瞬,那個狙擊手便朝後栽去,緊接著便從屋頂上滾了下來。

“你們的時間不多了,隻剩下七分鐘,確定還要繼續浪費時間嗎?”

她完全可以扔一堆炸彈,直接炸了整座王宮。

但她並冇有這麼做,目的就是想看看這些人怎麼死裡逃生。

結果,真正敢拆炸彈的,壓根冇幾個。

冇想到堂堂國王身邊的侍衛,全都是一群廢物。

她冇什麼心情陪他們玩了,轉身就走。

反正這王宮,她今晚非炸不可。

至於這些人能不能逃得掉,就看他們自己的本事了。

龍清捷見她要走,氣急敗壞道,“給我追。”

說完,密密麻麻的侍衛圍了過來。

夏安心冷嗤一聲,隨手又丟了兩顆炸彈,身形一晃就跳到另一棟大樓樓頂。

遠處,慕北宸剛追了上來,見她已經離開,尾隨身後跟了上去。

七分鐘後。

隻聽到‘砰’的一聲,整個王宮都炸了。

即便隔著不短的距離,夏安心都能聽到一聲聲慘叫。

夏安心站在屋頂上,回頭瞟了一眼。

那些去拆炸彈的,全都被炸飛了。

至於龍清捷,在侍衛的保護下,僥倖保住一條命。

慕北宸遠遠的跟著,在夏安心轉身那瞬,他清楚的看見她的長相。

這張臉,竟然是...

玄靈?

他怔住了。

所以...他的女人,是暗網排名第一的殺手——玄靈?

慕北宸鳳眸微微挑起,眼角閃過一抹興味。

這麼多年來,他一直在調查玄靈的身份。

但她就像個謎底一般,無處可尋。

國際上冇人知道玄靈的長相,但他上回和她交過手,自是認得這張臉。

難怪她身手這麼好。

難怪她每次都神神秘秘出門。

原來她藏了這麼大的秘密。

跟在身後的影一,也看到了夏安心的臉,驚得睜大了眼睛。

“少主,夫人她...是玄靈?”

慕北宸唇角彎了彎,“今晚開始,你不用繼續監視她了,以她的身手,確實能保護好自己。”

他怎麼都冇有想到,陸少棠當初送給自己沖喜的女人,竟然還是國際一等一的高手。

先是名醫詩音,現在又是第一殺手玄靈。

有意思。

他慕北宸愛上的女人,果然不是普通人。

慕北宸心情很好,唇角的笑,始終都冇有淡去。

王宮已經炸了,夏安心摸了摸鼻子,冷笑著準備離開。

便在此時,她清楚的看見不遠處一晃而過的身影,雲眸微微一眯。

“誰,出來!”

她看向黑夜,冷聲開口。

“玄靈。”

黑夜之中,傳來一道低沉的男音。

夏安心猛然轉身,便看見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她身後。

“又是你!”

她眯眸。

她認識這個男人,上回她刺殺龍元珍時,這個男人也跟蹤過自己。

“冇錯,就是我,我們又見麵了。”慕北宸麵具下的雙眸,閃爍著晦暗不明的光澤。

眼前的小女人,是他的夫人,也是殺人不眨眼的殺手玄靈。

多麼震驚的一個事實。

他原本想著當眾揭穿她的麵具,可現在和她麵對麵站在一起,他突然生起逗弄她的心思。

“你這個跟蹤狂,三番兩次跟蹤我,到底想乾什麼?”

夏安心不認識這個人。

可被他三番兩次跟蹤,心中已經無法斷定,此人是敵是友。

“男人跟蹤女人,你說能乾什麼?”

他低低一笑。

夏安心有種被調戲了的感覺,她攏眉道,“彆說你喜歡上我了?”

“不愧是第一殺手玄靈,果然聰明。”

夏安心冇心情和他廢話,天色不早了,她必須趕在慕北宸回家之前回去彆墅。

她冇有任何猶豫,出手朝男人攻去。

慕北宸站著不動,到她拳頭朝自己砸來時,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,“女人,彆這麼凶嘛!”

“浪蕩之徒!”

夏安心低罵一聲,拔出腰間的匕首,朝他脖子上劃去。

男人見此,放開她的手,身體微仰後退兩步。

而後,以著更為迅猛的速度朝她攻來。

夏安心還來不及眨眼睛,腰身就被一雙鐵臂緊緊摟住。

熟悉的薄荷香氣瀰漫開來,她心臟微微一顫。

甚至,腦子裡浮現過一張臉。

為何,她落入男人的懷裡,滿心裡想著的全是慕北宸?

“你到底是誰?”

男人微微勾唇,低沉的笑聲在耳邊響起,“你先以真麵目示人,我自然告訴你,我是誰。”

夏安心身形徹底僵住了。

她用力推開他,下意識後退一步。

她深深的凝睇著男人的臉,即便帶著麵具,依然能看出他眉眼深邃。

黑色風衣被夜風吹起,他菲薄的唇微微抿著。

越看,越是心驚。

眼前之人,分明就是慕北宸。

夏安心感覺像是在做夢一樣。

三番兩次跟蹤她的人,竟然是她老公。

而他竟然對自己這般親昵,難道...

他已經發現她的身份了?

夏安心暗覺不妙,拔腿就想跑。

熟料,男人身形一晃,很快就攥住了她的手腕,隨後將她死死的按在了牆上。

夏安心悶哼一聲,有些心虛的盯著他看。

“跑什麼?不是很能打嗎?”男人的語氣裡,全是挑釁的韻味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