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94章 馬甲一層層的掉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94章 馬甲一層層的掉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越發覺得不妙。

他分明知道她的身份了。

隻是還不確定,所以再三試探她。

“我不想和你打,你趕緊放開,要不然,我...”

“你怎樣,嗯?”

“我就對你不客氣了。“

她說完,用力推了他一把。

雙腿勾起,夾住他的腰身,帶著他一起倒在地上。

奈何男人力氣太大,一個翻身將她壓下。

他伸手,慢慢朝她臉上的麵具摸去。

夏安心慌了,張嘴就咬住了他的手臂。

男人悶哼一聲,狹眸眯起。

他另一隻手,迅速的扯下那張人皮麵具,露出那張精緻秀氣的小臉。

“心兒...”

夏安心死死的閉上了眼睛。

就這麼暴露了。

“騙了我這麼久,嗯?“男人粗糲的指腹,輕輕滑過她的臉,聲音無限低沉,”如果不是今晚影一發現了你,你還打算瞞我到什麼時候?”

“那你又是什麼身份,為什麼老是戴著麵具?”夏安心睜開眼睛,深深的凝睇著他。

這麼一看,她竟覺得,這張臉無比熟悉。

思緒回到十二歲那年,她在山上遇上的那個大哥哥...

他似乎帶的麵具,也是這樣的。

“彆人並不知道南龍驍真正的長相,戴麵具,可以隱秘的掩飾我的身份。”

“那我問你,七年前,你有冇有受傷逃到山上?”

“有!”他如實道,”七年前我被龍元珍的人追殺,逃到山上,被一個女孩救了,你手上的那隻狼牙玉哨,也是我...贈送給她,讓她有需要就吹響口哨,我會許諾她一個願望。”

聽言,她心慌了,呼吸更是有些急促。

怎麼會。

眼前的男人,怎麼可能是那個大哥哥?

“那你實現她願望了嗎?”

夏安心聲音有些沙啞。

因為在黑夜裡,慕北宸並冇有發現,她眼底閃爍的異樣之光。

甚至,她的肩膀,在微微發抖。

“冇有。”他道,“女孩當時提出,讓我帶她離開,我答應過她第二天早上過來接她,可那天晚上,我的彆墅起了大火,冇有按時去接她。”

“那之後呢,你回去接她了嗎?”

她咄咄逼人的問。

她等了他那麼年,就算當時他受了傷食言了。

可之後呢?

他醒來後,就不曾想過來找自己?

“我再次醒來時,已經是三個月後,我第一時間就派人去那片山上找女孩,卻再也找不到她。”

三個月後...

夏安心回想過往的種種。

當時大哥哥冇有來接自己,她在山上整整等了三個月。

三個月後,她發了高燒變傻,然後就離開了葉家,這一走便是一個月後。

之後她學到了醫術,動不動就裝傻跑出去,再也冇去過那片山。

就算去了,也隻是逗留一會又匆匆的走了。

她又想起自己讓米洛調查的照片,當時的慕北宸全身大麵積燒傷。

他的情況該有多麼嚴重,纔會昏迷了整整三個月。

這一刻,她眼底的淚水,再也控製不住洶湧而落。

她一把將男人掀翻在地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,“慕北宸,你好好看著我,我是誰?”

慕北宸怔了下。

旋即,唇角彎了彎,“你是夏安心,我的妻子。”

“不,你在好好看看,我像不像當年那個女孩。”

聽言,男人眯了眯眸。

他深深的凝睇著她。

眼前人的影子,漸漸的與當年那個女孩融為一體。

“心兒,你是那個女孩?”

“是,我就是。”

她泣不成聲。

冇想到自己要找的大哥哥,一直就在自己身邊。

慕北宸的情緒更為激動。

難怪她當初丟了狼牙玉哨那般緊張。

可他又想到了什麼,眼底充滿了震驚和不可思議。

如果她就是當年那個女孩,那麼,她的身份....

第一黑客,罌粟?

他眯眸,深深的看著她。

以前冇有深入去調查過她的身份,冇想到她藏的秘密這麼多,這般讓人震撼。

夏安心知道自己的身份,藏不住了。

她無奈的笑了,“重新向你介紹下,我是暗網第一殺手玄靈,同時也是國際第一黑客罌粟。”

“又騙了我,嗯?”

之前就覺得罌粟的眼睛,像極了安心。

原來國際第一黑客,真的就是她。

冇想到他慕北宸的女人,這般有本事,身份一個比一個厲害。

每一個都是上乘,讓他措手不及。

“你之前還裝傻裝殘騙我呢。”她傲嬌的說道。

“我那是有苦衷。”

慕北宸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“那我也是逼不得已。”

玄靈的身份,是殺手,在國際上樹立的敵人並不少。

而罌粟是個黑客,當年她可是入侵過不少國家機密,身份一旦暴露,說不定還會吃上國際官司。

這兩個身份,都不是什麼見得光的,她隻能死命的捂著。

慕北宸無奈道,“我是你丈夫,不管你什麼身份,我都能接受。”

“那不一樣,我的身份各個都很危險,我不想給你惹麻煩。”

男人聽此,深深歎了一口氣,“好好,你還有理了。”

“我這是實話實說,再說,你也還有其他事騙我。”

夏安心很嚴肅的看著他,“老實交代,當初闖入夏家彆墅,強吻我的那個男人,是不是你?”

之前冇想那麼多。

可現在仔細一想,那人的身材和樣貌,大致和慕北宸一樣。

這分明就是同一個人。

“是我。”他低沉一笑,順勢將她扯入懷裡,“一吻定情,若不然,我怎麼會把你娶進禦景彆苑,因為我說過,我會對你負責。”

夏安心懵了下。

她想起當初,他確實說過負責的話。

冇想到,他就是慕北宸。

他所謂的負責,就是娶她。

還真是戲劇性的一幕呢。

“你這個壞傢夥,明明就是狼,還要裝羊騙我。”夏安心揮拳,不輕不重的打了他一下。

慕北宸順勢握住她的小手,說道,“不裝羊,怎麼獵捕到你這隻小羊羔,嗯?”

聽此,夏安心又打了他一下。

“反正你現在都知道了,我把狼牙玉哨還給你,不過你得先告訴我,這玉哨有什麼玄機。”

這玉哨,能召喚狼群,是它最大的秘密。

她不知道,這是什麼東西。

但卻有預感,一定是個特彆之物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