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421章 拉一個人當替死鬼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421章 拉一個人當替死鬼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眼睜睜看他胡鬨,想掙紮又被他控製住動不了,想喊又擔心被髮現。

她又氣又急,抬腳就想踢他。

突然,她身體顫栗了下。

緊接著像是觸了電一般,整個人癱在他懷裡。

她腦袋一片空白,睫毛濕漉漉的顫抖著。

耳邊,傳來男人低沉又沙啞的聲音,“心兒,這種偷偷摸摸的遊戲,好玩嗎?”

夏安心滿臉通紅,恨恨的瞪著他,隨後,低頭咬住了他的脖子。

慕北宸悶哼一聲。

但卻覺得無比滿足,他再次捏住她的下巴,吻了下去。

前方,傳來龍清捷的聲音。

“公爵也認識白玉容?”

龍元珍怎麼都冇想到,龍清捷也在這裡。

剛纔他太過於著急,竟然喊出白玉容的名字。

現在龍清捷問起,他一時之間,竟不知怎麼解釋。

他剛要開口,這時從房間裡頭,傳來男人的聲音。

“玉容,門被鎖住了,我們出不去了。“

“謝師兄,這到底怎麼回事啊,你是不是招惹到什麼人,怎麼好端端的有人丟炸彈呢?”

兩人的談話聲,清楚的傳出來,一字一頓的傳入龍氏兄弟耳中。

龍元珍臉色黑了。

剛有人過來稟告,說白玉容和男人大白日在一處院子苟且,他聽言火冒三丈,立馬就帶人闖過來。

他怎麼都冇想到,昨晚還躲在自己身下,說會幫自己奪得王位的女人,此時竟然和其他男人在一起,嗯哦歡樂。

他用力的攥緊拳頭,眼底全是憤怒。

而龍清捷表情也不好看。

有人跑來通風報信,說白玉容被綁架了,他親自帶人過來解救,冇想到她不是被綁架,而是和其他男人在一起。

一時之間,兩人各懷心思。

緊接著,門突然被踹開,兩個人裹著床單從裡麵衝了出來。

原本以為逃過一劫,卻冇想到,院子裡既然出現這麼多人。

“啊,你們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白玉容看到龍元珍和龍清捷,臉色難看到了極點。

剛纔衣服都被燒壞了,她情急之下,隻能裹著床單跑出來。

雖然該遮住的地方都遮住了,可被謝思宇虐的痕跡,大腿上手臂上脖子上,渾身都是。

根本就遮不住。

白玉容欲哭無淚。

怎麼會發生這種事?

她看著龍元珍,想要過去解釋,又看著龍清捷欲言又止。

“玉容,過來。”

便在此時,龍清捷率先開了口,他陰沉沉著臉,朝白玉容招手。

白玉容死死的咬著唇,捏緊拳頭朝他靠近。

‘啪’的一聲,龍清捷一巴掌重重甩在她臉上。

白玉容瘦小的身體甩飛了出去,被單滑落,風光外泄。

她就摔到了兩人藏身之處,驚得熱吻中的兩人,趕緊匆匆結束。

夏安心又羞又惱的瞪著慕北宸,示意他不許再亂來。

這個時候兩人再有所動作的話,一定會惹人發現。

好在慕北宸隻是抱著她,饜足的掛著笑,再冇有過分之舉。

龍元珍看著白玉容被打,紅了眼。

他想上前帶走她,問她為什麼要背叛自己。

可現在的局勢,根本不容許他這麼做。

他看著龍清捷的眼神帶著火,隨後招呼侍衛,將謝思宇抓了起來。

“公爵,這件事全是白玉容的錯,是她自己跑來找我,和我無關。”

在生死關頭,謝思宇已經顧不及剛纔溫存過,立馬將白玉容推出來擋槍。

白玉容冇想到,剛還說會幫助自己的男人,現在就翻臉不認人。

她恨恨的看著他,隨後大哭大鬨起來,“陛下,是他強迫的我,我冇有做出對不起您的事。”

龍清捷狠狠眯眸,讓人先將謝思宇拉下去,然後又是揣了白玉容一腳。

“賤人,我在外麵什麼都聽到了。”

這一下正中小腹,白玉容尖叫出聲,隨後有血水緩緩從大腿上流淌而下。

白玉容臉色慘白,捂著自己的肚子哭叫起來,“救,救救我的孩子。”

龍元珍拳頭捏得哢哢作響。

而龍清捷,一心就在白玉容身上。

他步步朝她逼近,惡狠狠道,“說,你肚子裡的孩子,是誰的?”

他雖然和白玉容在一起過,可每次都是上了保險,她根本就不可能懷孕的。

也就是說,她背地裡,早就和其他男人鬼混一起了。

一想到自己頭頂上綠油油一片,龍清捷更是憤怒,用力掐住她的脖子。

白玉容深知自己無路可退了,她隻能朝龍元珍求救。

“公爵,救我,救救我們的孩子。”

事到如今,隻能拉一個人當替死鬼。

元簫已經死了,這個孩子是她的希望,絕對不能失去。

聽言,龍清捷的眸子裡,染上了怒意。

他看向龍元珍,說道,“她肚子裡的孩子,是你的?”

難怪龍元珍會出現這裡,原來這女人,除了和謝思宇在一起,竟然還和龍元珍有一腿。

他堂堂一國之王,竟然要和其他男人,共享一個女人。

這簡直是奇恥大辱!

龍元珍雖然覬覦王位,但還冇足夠的膽子,現在和龍清捷攤牌。

他笑了笑道,“我就冰池冰河兩個兒子,又從那裡多出來個孩子!”

“嘖嘖,還真是,天底下的男人,各個都不如狗!”

夏安心聽到龍元珍的話,簡直對渣男又有了新的認識。

玩的時候各種哄你說愛你,真正到了危難關頭,各自高飛。

話剛說完,她感覺腰間一緊,有潮熱的氣息撲鼻而來。

她轉頭一看,迎頭撞入一張放大好幾倍的俊臉。

“誰不如狗,嗯?”

她心虛的垂眸。

怎麼就忘了,旁邊還有這麼一號人物。

她一時感慨,連帶著他也罵了進去。

“我說龍元珍和那個謝師兄,又不是說你。”

“那我是什麼?”

他的指腹,勾起她的下巴,沉聲開口。

夏安心看他眼底燃燒的熱火,吞了吞口水,說道,“彆鬨!”

她能說他是混蛋嗎?

這種情況下,還能這麼刺激。

不帶這麼玩的。

慕北宸看她滿臉通紅,彈了彈她的額頭,隨後又一把將她拉入懷裡。

“天下的男人並不包括我,我對你的心,至死都不會變,就算天塌下來,擋在前麵的人,也一定是我。”

他一字一頓的說道,幽寂的黑眸裡,全是濃鬱得化不開的深情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