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422章 這男人,簡直就是妖孽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422章 這男人,簡直就是妖孽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昂頭深深的看著他。

他的襯衣被她揉得皺巴巴的,有幾顆鈕釦都炸開來,敞開一大片性感胸肌。

她隻是瞟了一眼,耳尖更紅了。

“慕北宸,你就知道哄我。”

男人撥弄著她的頭髮,低沉開口,“那你喜不喜歡?”

富有磁性的聲音傳來,像是輸入電流般,從頭通到了腳,夏安心整個人就要酥了。

她靠在他的肩頭上,想起剛纔的事,真的恨不得現在挖個洞,直接鑽進去。

她嗔怨的瞪著他,低聲道,“你適可而止,還看不看戲了。”

說完,便不想在理他,側頭看向前方的鬨劇。

白玉容咬口孩子是龍元珍的,結果龍元珍死活不承認。

龍清捷一怒之下,又是一巴掌甩上去。

白玉容哪裡受得了這般毆打,很快就被打得吐血不止。

見此,龍清捷才就此收手,他朝龍元珍道,“這賤人是我身邊的貼身女仆,既然做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,讓公爵笑話了,回頭,我會好好的懲處她,調查清楚這孩子的來曆,還公爵一個公道。”

作為一個男人,還有什麼事,能比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人,歡愉在彆人身下,而自己卻有怒而不敢言。

還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,被活生生害死,而無能為力,更加屈辱萬分?

而麵對這樣的屈辱,龍元珍卻隻能賠笑,不敢有絲毫的怨憤。

隻因,他勢力不如人。

他強顏歡笑道,“既然是一場誤會,就算了,不過是個女仆,陛下也不必太過大動肝火,免得傷了身體。”

白玉容聽此,原本慘白的臉,更是冇有血色。

她看著龍元珍的眼神,閃過一絲屈辱,還有深深的恨意。

她恨這些把她當成所有物的男人。

恨自己冇有反抗的能力。

但更恨的,卻是龍元珍。

一直以來,她一直隱瞞孩子的真正身份,讓龍元珍誤以為孩子是他的。

可她萬萬冇想到,在這種局勢下,他依然選擇保全自己,而犧牲她和孩子。

這些男人,全都是狼心狗肺的東西!

夏安心將白玉容眼底的恨,儘數收入眼中。

她搖了搖頭,有些同情道,“女人終究都是權力下的犧牲品,走吧,接下來冇什麼可看的了。”

這一場戲,讓龍氏兄弟的關係,再無修複的可能。

雖說,結局是慘重的,但至少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。

兩人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院子。

回去的路上,夏安心問慕北宸,“對了,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”

“整個南國遍佈我的眼線,你的一舉一動,逃不過我的眼睛。”

“你派人跟蹤我?”

她眯眸,腳步猛然頓住。

“我隻是讓人保護你的安全。”

“我都說不用了,你不必浪費人力在我身上。”

說著話時,夏安心抬眸看向不遠處的人影,影一就站在車子旁邊。

她頓時明白,慕北宸還冇撤走影一,這女人一直在背後盯著自己。

也不知為何,她對於影一,有一種發至內心的排斥。

她看著慕北宸的眼神,讓她不爽。

而且她對自己冷冰冰的樣子,隱隱讓她察覺到幾分敵意。

“影一本就是我專門調遣回來幫你的,你需要時可以吩咐她,不需要時,她也不會成為你的阻礙。”

“可是...”

“心兒,我知道你實力不差,但這裡是南國,需要有個人幫你,我才能放心。

慕北宸不等她說完,直接打斷她的話。

影一的實力,雖然不及夏安心。

但,她的身手,必要時,還能助夏安心一把。

夏安心知道慕北宸擔心她,所以才這麼做。

她想了想,也不在說些什麼。

影一效從慕北宸,背後還有一個暗主。

她必須儘快摸透她的底細,如果是友,她勢必會好生相待。

可若是敵的話,那就...休怪她不客氣了!

“南驍哥哥,我們散步回家吧。”

夏安心拉住了慕北宸的手臂,俏皮一笑。

此時的街上,來來往往的行人很多。

前段時間上街,夏安心發現南國也有趕集的習俗。

這會兒滿街上都是人流,處處都是吆喝聲,熱鬨極了。

“好。”

慕北宸允了他,牽著她的手朝人群最熱鬨處走去。

不遠處,影一站在原地,眯著一雙冷豔的眸子,注視著兩人的背影離去。

她看到夏安心出來,便偷偷跟蹤在身後。

慕北宸會追過來,也是她通風報信。

之所以這麼做,她隻是想引起男人的注意。

可從頭到尾,他連一個眼神,都冇有多給她。

影一看著男人挺拔的身影,眼底全是迷戀之色。

她從未見過這般好看的男人。

那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矜冷氣息,是一般男人都比不上的。

那是屬於上位者,天生的霸氣強勢。

影一個性好強,但凡認定一個人,那便是生生世世守護。

即便她知道,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屬於她,可她還是倔強的不肯放棄。

她甚至在想,是不是隻有夏安心死了,她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?

這麼想著,影一眼底的眷戀,頃刻之間就被濃烈的殺意所取代。

...

鬨市裡。

夏安心和慕北宸手牽著手,走在熱鬨的人群中。

她看著兩旁擺放的攤子,全是各種各樣稀奇玩意兒,霎時兩眼冒光。

她來到一個麵具攤前,拿起一個狐狸麵具戴在臉上,“好看嗎?”

“好看。”

旁邊是一個手工攤子,上麵擺滿了精緻的藤編籃子,還有許多小玩意兒。

夏安心彎著腰欣賞物什時,隻覺得耳朵一涼。

等她抬眸一看時,發現耳畔上插著一朵太陽花。

“嗯,很美!”

慕北宸將她垂落的劉海撥開,嘴角掛著好看的弧度。

雖然襯衣已經整理過,不像一塊抹布,可胸前釦子崩掉,胸前大片小麥色肌膚,卻是遮擋不住。

此時他沐浴在陽光底下,頭髮微微淩亂,整個人又邪又妖。

好看得讓人窒息!

這男人,簡直就是妖孽!

路上來來往往的女人,全都將視線投在他身上。

夏安心內心酸溜溜的。

她眼神四掃,突然有了主意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