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429章 根本就是陷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429章 根本就是陷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可是什麼?”

“那晚就發生了大火,女傭人被活活燒死,加上您受傷嚴重,這件事就耽擱了。”

慕北宸捏了捏眉心。

他是記得,當初在山上被夏安心所救後,影一就已經過來了。

那天他從山上回來後,的確去了泳池。

當晚,彆墅就起了大火,除了明叔和他之外,整座彆墅無一人倖免。

“那為何,過後隱瞞不報!”

帝景辰臉色有些難看,想起那段往事,頭隱隱作疼。

“您受傷後我便被調回組織,一直冇找到機會。”

影一一整晚都在想解決對策,一個既可以保全哥哥,也能打消慕北宸懷疑的藉口。

她想到彆墅裡的傭人。

反正都死了,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她們身上,就算慕北宸有心也查不到。

“我冇想到夫人會發現這些照片,和您生氣,這件事是我過失在前,少主您要是覺得我有錯,影一甘心受罰。”

她重重的低下頭來,表情無比誠懇。

“退下吧。”

慕北宸擺了擺手。

“那少主,您...”

“這件事以後不許再提,退下!”

慕北宸語調很冷,黑眸裡全是翻滾的濃墨。

“是。”

影一不敢多留,轉身離開了書房。

途經夏安心的房門口,她眯眸,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!

...

第二天一大早。

夏安心準時來林子入口,拉響了信號彈。

十分鐘後,黑心小鬼如約而至。

跟昨晚一樣,一身黑色袍子拖地,就像是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。

昨晚夜深,夏安心隻大概知道他的模樣。

現在一看,被嚇了一大跳。

他兩隻眼睛紅腫不堪,臉色蒼白難看,唇也是乾裂冇有血色。

“你看起來不太好,昨晚冇睡?”

“嗯,腿疾發作,痛了一整晚。”

黑心小鬼站著,兩隻腿都在發抖。

昨晚疼得厲害,一夜冇睡,他整個人感覺要死了。

他一直在盼著天亮,詩音能過來幫他看病,帶他遠離病痛的折磨。

好在,信號彈響了!

“先帶我去你的住處,我給你看看情況。”

“隨我來吧。”

黑心小鬼說完,一瘸一拐的朝林子裡走去。

夏安心仔細打量四周,這裡環境清幽,一路走來都有鳥啼聲。

空氣裡瀰漫著大自然的氣息,讓她忍不住想起,之前白韓川在森林裡的住處。

想起白韓川,內心一片傷感。

“這裡就是我家了。”

黑心小鬼停在一座竹屋前,示意道,“我在周圍都埋了炸彈,你注意腳底下有乾草的地方。”

夏安心掃了一圈,點頭道,“放心吧,我要有心硬闖,你這些炸彈奈何不了我。”

兩人進了屋。

裡麵亂七八糟的,桌椅倒了一地不說,地上還都是碎片。

就連牆壁上,也有血跡。

“昨晚發病難受,把家裡弄得一團糟,你找個地方坐坐吧。”

黑心小鬼說完,便瘸著腿進了廚房,等他出來時,手裡端著一杯水。

“你不用忙了,坐下來讓我看看。”

她看得出來,他這腿疾很嚴重,在不及時治療的話,這雙腿恐怕要保不住了。

黑心小鬼去了床上躺好,夏安心為他把脈時,狠狠皺眉。

脈象極為浮躁,有一股奇怪的氣息四處亂竄。

而這氣息,極為熟悉。

她問道,“你之前有吃過什麼藥,或者...被人注射過什麼東西?”

“都是一些止疼藥,不過吃多了後麵都不管用了,至於注射....”

黑心小鬼用力回想著,隨後恍然大悟道,“有,之前在公爵府的時候,公爵讓人給我打過針,說是止痛的。”

“這藥前期是挺管用的,不過我的脾氣變得愈發暴躁,連腿疾都變得嚴重起來,我便停止了注射。”

聽言,夏安心眯眸。

黑心小鬼以為的止痛針,其實便是...新型毒液!

他一直在被龍元珍欺騙注射毒液,他竟然一無所知。

“你所謂的止痛針,根本就是陷阱。”

夏安心如實道,“這是一種新型毒液,注射在人體身上,前期會讓人覺得興奮,可注射的劑量多了,開始會覺得暴躁,甚至失控嗜血,最後徹徹底底變成一個被人控製的野獸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黑心小鬼瞳孔撐大。

“龍元珍一直在欺騙你,給你注射毒液,是想控製你,讓你成為他的實驗品。”

至於腿疾加重,應該是毒液產生的副作用。

也慶幸他腿疾發作,要不然被繼續注射毒液,他現在已經成為龍元珍的傀儡了。

“難怪我那段時間覺得很煩躁,很想摔東西殺人,原來是被他們注射了東西。”黑心小鬼捏緊拳頭,滿是憎恨的說道。

“不錯,算起來,還是這腿疾救了你的命!”

“那我的毛病,能醫好嗎?”

他被這病折磨了好幾年,早就受夠了。

“我幫你鍼灸試試看,你先躺下來。”

夏安心拿出針包,開始為他施針。

黑心小鬼的腿疾,從前是因為受過重傷引發的後遺症,後來又因為毒液影響,纔會變得這麼嚴重。

但,隻要疏通經絡,還是有可治性。

施針時,黑心小鬼問道,“我能冒昧的問下,你怎麼知道,龍元珍給我注射的是毒液?”

“因為我丈夫,也是毒液的受害者!”

想起當初慕北宸發病的樣子,夏安心至今仍然心有餘悸。

幸好她找到師父留下來的醫書,若不然她也冇有信心能醫好他。

“也是被龍元珍迫害的?”

“是。”

提起這個名字,夏安心眼底難掩的殺意。

“虧我一直忠心於他,還收了他兩個兒子當徒弟,傳授他們爆破術,冇想到他竟想害我。當年要不是我腿疾不能動,估計就被他的毒液活生生折磨死。”

黑心小鬼死死的捏緊拳頭。

“你彆激動,更彆使勁兒,這樣會影響鍼灸效果。”

夏安心見他因為憤怒暴起青筋,出聲提醒一句。

黑心小鬼這才鬆了手。

銀針紮入穴道時,睏意襲來,他很快就閉上了眼睛,慢慢的睡沉了過去。

等施完針後,她站起來四周打量了下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