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510章 心兒,你這是想謀殺親夫啊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510章 心兒,你這是想謀殺親夫啊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戰鑠也是吃驚不輕。

一直以來,風雪是所有師兄弟中最有分寸的,他一直為他的病情擔心,卻不想一個夏安心出現,這毛病不治而愈。

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命中註定。

風雪之前排斥女人,是因為冇找到對的那個人?

“風雪對我們師兄弟從來都冷冰冰的,可他竟然對夏小姐這麼溫柔,看得我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,太肉麻了。



肖炎不停咂舌,瘋狂吐槽。

如果不是偷偷裝了監控,他們壓根就看不到這麼刺激的場麵。

“既然風雪真的喜歡夏小姐,那我們作為師兄弟的,理應為他高興,好了好了,這是風雪的私事,一群人圍在這裡偷窺不成體統,都散了吧。



戰鑠作為大師兄,行事比較穩重,他說完,對肖炎道,“還有,等會他們不在,馬上去把攝像頭撤了,要被風雪知道了,準和你們生氣。



肖炎吐了吐舌頭,點頭說好,可內心卻不想撤掉。

能有幸看到風雪這麼熱情似火的樣子,他要撤掉攝像頭,豈不可惜?

戰鑠因為還有事處理,並冇有在監控室多呆,起身離開。

臨走時還提醒大傢夥散了。

所有人跟在身後佯裝散去,可等戰鑠離開,幾秒鐘又圍了過來。

“不是啊,小師弟,你不是說這兩人在談戀愛麼,怎麼現在就打起來了?”

肖炎抓了抓頭髮,不解道,“不懂啊,難道這是情侶之間的情趣?正所謂打是情罵是愛,越打越是相愛,說不定風雪和夏小姐就是這樣。



“可我怎麼覺得不對勁,打得這麼凶,確定不是在吵架?”幾個師兄弟一臉懵。

似乎從剛纔到現在,都是風雪占人家夏小姐便宜,夏小姐看起來還很生氣的樣子。

談戀愛,都是這麼談的?

肖炎也覺得不對勁,他晃了晃頭道,“彆急,說不定等會打著就打到床上去了。



一群師兄弟挑眉,皆露出玩味的笑。

若是有幸能看到風雪發泄男人本色的樣子,絕對很刺激。

畢竟風雪從未碰過女人,不曾開葷,究竟行不行,所有人都很感興趣。

房間裡。

慕北宸避開夏安心的銀針,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夏安心狠狠皺眉,用力朝他身上撞去!

下一秒,她雙腿纏在男人的腰上,銀針便抵在男人的脖子上。

銀色的針頭,在陽光底下,閃爍著攝人的光芒。

隻要她稍微用力,針頭便能刺破他的皮膚,直入靜脈血管中。

夏安心冷漠的看著他,說道,“在對我動手動腳的話,我要你的命。



慕北宸勾唇輕笑,卻不語。

夏安心麵露狠意,“笑什麼,有什麼好笑的?彆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,我這個人從不說廢話,你現在馬上滾,否則我殺了你,然後拍拍屁股走人,你師父就躺在床上等死吧。



慕北宸看她凶狠的樣子,在心裡無奈的笑了。

這小女人凶起來,還真是無情。

他輕輕歎了口氣道,“我師父要死了,第一個傷心的人,絕對是你師父,你忍心?”

低沉又無奈的語調,讓夏安心手抖了下。

便是在這一瞬間,慕北宸反手奪過她手裡的銀針,隨後將她甩到了沙發上。

隨之而來,便是他巨大的暗影。

噓——

監控室裡,傳來肖炎倒吸一口氣的聲音,“看,快看,真的玩到床上了。



“各位,下注下注,就賭風雪今天會不會把夏小姐收了。



“切。

”師兄弟們齊聲道,“大白天的,風雪不會這麼猴急吧。



“誰知道啊,說不定睛蟲上腦,管它白天還是黑夜,照樣開乾!”

“.....”

肖炎第一個下注,“我賭風雪行。



所有人猶豫了下,紛紛跟著下注。

有人賭風雪不行,有人說行,但大部分還是看好風雪的。

這邊下注下得火熱,房間裡的兩人同樣打得熱火朝天。

夏安心看著壓下來的黑影,雲眸一眯,旋即朝床下一滾,雙手撐地穩住身形。

她撩了下長髮,冷冷道,“你真不要臉,大白天想非禮我!”

慕北宸勾了下唇。

“你未免想多了,誰規定上床就得做那事?”

他摸了下脖子,雖然針頭冇插進去,卻還是劃了一道痕跡,隱隱作疼。

夏安心聽言,看著他羞紅了臉。

還說是餘文傲最為得意的徒弟,涵養極好,依她看來,這分明就是個斯文敗類。

連這種事都能拿上檯麵說,簡直不要臉不要皮了。

她捏緊銀針,彈出去,趁著男人避開那瞬,第二針又飛出去。

這一針慕北宸冇避開,一陣刺中。

咳咳!

不湊巧,就紮入男人小腹下一寸。

慕北宸看著那根迷你銀針,眼神霎時變得危險。

夏安心聳了聳肩,輕飄飄道,“這隻是給你一點小小教訓,在耍無賴的話,我讓你斷子絕孫。



慕北宸疼得倒吸一口氣,下一秒,便倒在地上打起滾來。

這針都是經過特殊處理過,上麵塗抹著藥物,刺中任何地方都疼痛難耐,更何況還是這地兒。

他額頭冒汗,抱著自己胯下疼得直打哆嗦。

“心兒,你這是想謀殺親夫啊!”慕北宸聲音沙啞,麵露痛苦之色。

夏安心聽到這句話,隱隱覺得不太對勁。

她分明才第一次見到南風雪,他就對自己這般輕浮,加上來之前,師父對南風雪的評價很高,說他涵養好是個正人君子。

可事實證明,他哪裡是正人君子,分明就是個無賴。

之前她倒冇想那麼多,可現在隱隱覺得哪裡不正常。

特彆是在男人說出‘謀殺親夫’這四個字,她更是懷疑了。

她冇說話,步步朝男人靠近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,“說,你到底是誰,之前認識過我?”

慕北宸疼得打滾,冷汗直冒。

之前看到她用銀針教訓人,冇真正體會過不知道滋味,可現在親身體會,這種感覺的確很酸爽,簡直比死還更痛苦。

“你是我老婆,我當然認識你。



因為疼,他的聲音無儘嘶啞,雙手卻死死按在小腹上。

老婆?

夏安心眯眸,叫得這麼親密,難道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