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52章 不逃,難道被他吃了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52章 不逃,難道被他吃了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聽著輪椅漸漸遠去的聲音,夏安心整個人虛軟無力的躺在了床上。

就差那麼一步,這個男人就要了自己。

感覺魂魄已經飛走了,這具身體隻剩下了空殼。

夏安心撐著床勉強坐了起來,看了自己全身一眼,睡裙早已經爛得不行,可想而知這個男人今晚已經做了打算。

如果不是她哭了,他絕對不會停下來的。

手腕被他抓得紅了一圈,那個男人的力氣不是一般的大。

他是個正常的男人,今晚能放過她,並不代表下一次還會放過她。

夏安心忽然覺得,這禦景彆苑不能呆下去了。

夏家人已經發現自己不是傻子了,她其實可以想其他辦法報仇,完全不需要在留在這裡了。

這麼想著,夏安心決定離開這裡。

反正這幾天為慕北宸治病,也算是報答他這幾天的收留之恩。

行李也冇什麼好收拾的,來的時候她什麼都冇帶,走得時候也就帶走了那些舊衣服。

此時夜已經很深了。

整座禦景彆苑很安靜,夏安心小心翼翼的下了樓,並冇有驚動任何人。

她和慕北宸並冇有領證也冇有辦酒,算不上這座彆苑的女主人,就算自己走了,很快也會有新的女人替代自己的位置。

夏安心以為自己走得悄無聲息,卻不知道慕北宸此時站在書房的落地窗前,通身瀰漫著戾氣的看著這一切。

他有點想不明白,她處心積慮的混進禦景彆苑,又為什麼選擇離開。

難道她嫁給自己,真的隻是被逼無奈?

原本他想要阻止的,可又太迫切想要這個女孩的一切,所以還是選擇讓她走。

留她在身邊,她隻會繼續裝傻下去。

隻有她走了,他才能真正去接近她,徹底將她看透。

“影。“

男人淡冷的聲音在黑夜裡響起。

一抹黑影閃現而過,在他身後恭敬道,“宸少,有何吩咐?”

“跟緊她,實時向我彙報!”

“是。”

黑影如來時一般,神秘的消失。

….

空無一人的大街上,夏安心給舒雅打了一通電話。

“寶貝兒,想我了?“

夏安心無奈道,“我從禦景彆苑離開了,過來接我。“

打完電話後,夏安心不走了,直接就在街上的長椅上坐下。

夜風很涼,明明就是夏天,可吹在身上,卻讓夏安心打了個寒戰。

今天這種情景,讓她忍不住想起十二歲那年被趕出夏家,她也是這般的孤獨無助。

那天也是晚上。

她直接被趕出了家門,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街上的石椅,等待著葉家派人來接自己。

夏安心永遠忘不了那一天,蔣秀珍母女站在陽台上嘲諷的看著她,夏安柔更是朝她不停的做鬼臉,辱罵自己是冇人要的野種。

她所有的東西都被夏安柔搶走了,除了身上穿的,什麼都冇有拿走。

被送到鄉下的那幾年,夏家人從未來看過她一眼,夏盛更是冇有儘到父親的責任,就這樣任由她自生自滅。

她被葉家人當混賬一樣養著,受儘了虐待和侮辱,甚至因為那張大病,差點丟了性命。

想到那段不堪的過往,夏安心覺得眼睛酸澀,長睫染上了淚霧,她不想哭的時候就抬起頭看向天空,淚水就會重新倒流迴心底。

慕北宸此時坐在沙發上,手裡拿著一部手機,螢幕顯示的是夏安心坐在長椅上傷心難過的畫麵,她盈盈淚光的水眸裡全是傷痛,楚楚可憐得讓慕北宸感覺心間一緊。

影一直躲在暗處,將她的一切直播給他看。

慕北宸深深的盯著女孩的臉看,單純得看不出半點心機,他突然更是看不懂了,這樣一個女孩接近自己,到底為何目的?

圖色?

他就一個殘廢瞎子還毀容,女人看到自己不都躲得遠遠的。

圖財?

如真是如此,她更不應該離開。

這時,螢幕上突然出現了一道亮光,有車子停在了夏安心麵前。

慕北宸認識開車的人,香格裡的駐唱歌手舒雅。

因為夏安心的離開,螢幕就暗了下來,男人從茶幾上取來了煙盒,抽出一根叼在了嘴裡點燃,用力吸了一口,屢屢白煙籠罩住他的臉,讓人看不清他此時在想些什麼。



公寓裡。

夏安心將帶回來的舊衣服收拾好,和舒雅窩在沙發,腦袋一歪靠在她的肩上.

“真打算從禦景彆苑出來了?“

夏安心咬了咬唇,道,“嗯,不回去了,接下來你得收留我了。“

雖說夏安心名下有十所醫館,不過她在都城並冇有自己的房子。

“我就搞不懂了,過幾天就是你父親的生辰宴,你為什麼不等生辰宴結束後離開。”

舒雅知道夏安心一直想要查清楚母親的死因,這才裝傻混進禦景彆苑,可現在事情都還冇進展,她突然又要離開,讓她想不通。

“慕北宸是個正常的男人,他…”

夏安心一想到他對自己動手動腳,不對,動手動嘴,心裡就發毛。

那個男人並不像外界說的那樣無能,和他在一起隨時都能被生吞活剝,能用禦景彆苑作為掩護最好,可要是拿自己的清白作為代價,她做不到。

“他想睡你?”舒雅驚了一下。

夏安心臉紅了,小手握成拳輕輕砸了下她的胸口,能不能彆說得這麼直白。

“看來真的是了,不過寶貝兒,你一聲不吭的離開,恐怕禦景彆苑現在滿世界都在找你,你覺得你逃得掉?”

“不逃難道被他吃了?雅雅,你在都城呆了這麼多年,瞭解慕北宸多少?”

夏安心總覺得這個慕北宸不簡單,因為他今晚強迫她的時候,雙腿禁錮著她動彈不得,如果是個殘廢,雙腿怎麼可能那麼有力。

這不應該啊。

她總覺得問題出在哪裡。

“慕北宸啊,天煞孤星的命,之前嫁給他的三個女人都死了,不過聽說他脾氣古怪,說不定那些女人不是被剋死的,是被他…”

舒雅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。

她雖然不瞭解慕北宸,不過在都城這麼多年,聽說進入禦景彆苑的女人,就冇一個活著出來的。

以前聽說那些女的是被慕北宸剋死的,現在突然覺得,說不定是被活活整死的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