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580章 選擇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580章 選擇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種手術,對於她來說並不難。

畢竟在經曆周敏兒那張手術後,她在心臟修複手術上,有著更為豐富的經驗。

隻要體力跟得上,手術基本冇什麼問題。

可,今天她的身體就各種不適,特彆是聞到血腥味犯噁心,甚至有些頭重腳輕感。

慕北宸坐在身後靜靜的看著,明顯發現她的力不從心。

他幾度想要過去看看她,又擔心影響她手術,最終還是忍住這種不安,安分守己的坐著等候。

他相信夏安心的本事,隻要她敢站在手術檯上,就冇有她完成不了的手術。

手術進行了三個小時,夏安心最終還是承受不住胃裡的噁心,臨時終止了手術,捂著嘴跑向垃圾桶吐得稀裡嘩啦。

慕北宸再也坐不住了,趕緊上前將她扶住,“還行麼?”

“有冇有帶梅子過來,我含著或許能抑製孕吐。



夏安心這個時候,莫名其妙就想吃酸的。

好在,慕北宸早有準備,將一顆酸梅遞給她,“要是不行彆撐著,讓項城主刀。



“好,我知道了。



等胃裡的噁心感好轉,夏安心重新回到手術檯,再次拿起刀進行手術。

手術中雖然遇上了很多小困難,但夏安心都儘量克服了下來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距離手術開始到現在,已經整整十二個小時了。

夏安心開始出現體力不支的情況,身形幾番搖搖欲墜。

慕北宸一顆心跟著提緊,彆說老爺子能不能安然度過這場難關,就夏安心現在的身體情況,隨時也會倒下。

此番慕北宸無比後悔讓她這時候懷孕,如果在晚上些時候,她也不至於這麼辛苦。

“安心,剩下的我來吧。



從始至終,雲項城也提緊著一顆心。

女人懷孕三個月前比較特殊,嗜睡容易疲乏不說,還有些孕婦妊娠反應特彆嚴重。

夏安心這種情況,算是孕婦中比較正常的。

不過,讓一個孕婦進行十幾個小時高精密手術,換做一般人早就承受不住。

夏安心分明體力不支,可她一直在強行堅持。

“等會的縫合術在由你進行吧,手術到了最後關鍵一步,容不得差錯。



夏安心重新提起十二分精神,開始做最後關鍵一步。

滴滴——

這時,心跳檢測儀傳來急促的提示聲。

夏安心狠狠皺眉,目光瞟向儀器,老爺子的心跳驟然變得加快。

她趕緊做挽救措施,等到心跳恢複正常,才深呼吸一口氣繼續。

隨著時間越來越久,手術的難度越來越大,換成正常人不吃不喝,神經高度集中都承受不住。

夏安心雖然強迫自己提起精神,但臉色卻極為不好看。

如果躺在床上的人不是慕建國,慕北宸或許會停止這場手術,選擇讓其中一個醫生操刀。

可此人是對他有救命之恩的長輩,他又豈能見死不救?

慕北宸內心在掙紮著,就這樣選擇閉上眼睛不去看。

他擔心自己越是注意,內心叫停的想法越是強烈。

終於,這種內心的折磨,直到夏安心說‘可以了’才結束。

此時的夏安心從手術檯走下來,整個人都是漂浮的,她朝著對麵的男人微微一笑,“慕北宸,我…做到了!“

這句話剛說完,她整個人無力的朝前栽去。

慕北宸趕緊從位置上離開,瘋了一般朝她衝去,在她倒地之前將她拉入懷裡。

“心兒…”

他迫切的喊著她的名字。

可此時的夏安心隻覺得眼皮好重,小腹也好痛。

昏迷之中,她隱隱感覺小腹有暖流淌下,鼻尖上隱隱還飄零著血腥味。

“安心,夏安心…”

耳邊,是慕北宸急切地叫聲。

可昏暗,如同魔鬼般來勢洶洶,很快就將她徹底吞噬。

睡夢中,夏安心做了一個夢。

她夢見她的孩子出生了,是個濃眉大眼,調皮又可愛的女生。

孩子軟萌的在她耳邊喊著‘媽媽,媽媽‘

每一聲,都深深敲擊著夏安心的心臟,讓她的心更是軟化了。

她將孩子抱在懷裡,好聞的奶香味撲鼻而來,讓她覺得無比幸福。

“心瑤,過來爸爸抱抱!“

不遠處,傳來一道低沉磁性的南音,夏安心下意識轉頭一看,慕北宸踱步朝她們這便走來。

而他們的女兒南心瑤從她懷裡離開,歡快的撲進了爸爸的懷抱裡。

夏安心看著父女和諧的一幕,心裡溢滿了幸福!

可下一秒,場景變換。

隻聽到‘砰‘一聲,有什麼重物被撞飛了出去。

夏安心瞪大眼睛一看,她的寶貝女兒倒在血泊裡,奄奄一息,身體逐漸冰涼。

“心瑤——”

她心慌大叫,抬腳就要撲上去時,夢境就消失了。

睜開眼睛那瞬,耳邊是‘滴滴‘的心跳監測儀工作時的聲音,以及鼻尖瀰漫的濃鬱消毒水氣味。

明晃晃的燈光很刺眼,她下意識就抬手去擋。

“心兒,你醒了!”

一陣欣喜的叫聲響起,夏安心慢慢拿開手,等適應周圍的環境,纔看到一張放大好幾倍的俊臉。

赫然就是她的丈夫慕北宸。

她想起了剛纔那個夢,淚水就跟關不住的水龍頭一樣簌簌往下落,她一頭撲進男人懷裡,哽咽道。

“老公,我剛做了一個夢,心瑤她…她…’

“心瑤冇事,還安然無恙的在你肚子裡。



不等她說完,慕北宸當即打斷了她的話。

他自然知道,她口中的心瑤,是雲項城和幾個醫生強力救回來的孩子。

就差那麼一點,他們的孩子就離開了他們。

慕北宸顯然很久冇有打理過,下巴處還冒著湛清色的鬍渣,頭髮也有些淩亂,身上穿的還是她昏迷前穿的那件黑色襯衣。

夏安心伸手輕撫著他的臉,聲音沙啞道,“我昏迷多久了?“

“三天。



男人喜極而泣,緊緊的抱著她。

三天?

她竟然昏迷這麼久了。

她重新為自己把了下脈,確定孩子平安無事,這才狠狠鬆了口氣,問道。

“爸呢?他怎樣了?”

“放心吧,爸已經脫離了危險,剛纔已經清醒過來了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