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593章 挑起折磨她的興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593章 挑起折磨她的興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白狐笑笑,“女人的世界你不懂,有些人啊,殺了是能解一時之氣,可留著慢慢折磨,看著她生不如死的樣子,那才解氣。”

黑炎聽言,忍不住打了個抖。

女人的世界他是不懂。

可他卻懂,最毒婦人心這個道理。

還有,惹誰都不能去惹女人,後果很嚴重!

“行吧,你們女人我招惹不起,但我躲得起吧!”

黑炎摸了摸鼻子,像是想起了什麼,又道,“對了,既然那女人都放了,你什麼時候讓肖炎那傢夥回去?”

最近身邊老是跟個跟屁蟲,黑炎總覺得做什麼都有人盯著,渾身都不自在。

白狐眨了眨眼,齜牙笑道,“留著不好麼,有人幫我們洗碗做飯,你不輕鬆很多!”

黑炎想了想,確實是這麼個道理!

不過這個肖炎最近和白狐走得太近,他反而被孤落了,心情莫名不爽!

“我寧願做飯,你還是讓他離開吧!”

白狐瞪了他一眼,哼道,“行,走就走,你一個人守著靈鴉閣吧!”

最近幾天她耍瘋了,夏妍溪走了,她又回到以前那種冇勁兒的生活方式!

好不容易來了個肖炎,這連他也走了,她不得更無聊!

既然肖等得走,那她跟著他一起離開好了。

聽說老大懷有寶寶了,她想去看看她家小公子呢!



慕建國的病情基本穩定了,除了記憶錯亂之外,目前還冇有出現其他併發症。

夏安心決定回一品堂後,便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雲項城去做,臨走時再三囑咐雲項城注意觀察老爺子的腦部變化。

至於米洛,每天負責將雲項城開的藥物送過去。

為了見到心愛的女人,雲項城可謂是不要臉不要皮,明明能一次性開幾天的藥,結果卻找各種理由天天讓米洛往老宅跑。

夏安心潛心研究醫治器官衰竭的藥物,這一進實驗室,眨眼之間就是三天過去了。

三天後,便是夏安心母親白芷蘭的祭日。

慕北宸準時來醫館接她一起去墓地,

來的路上,他已經準備好了一切,包括祭拜的鮮花和紙錢。

母親的墳地已經轉移到了一處山青水秀之處,修建墓地的時候,夏安心專門讓人在旁邊種植了不少梔子花樹。

這個時候,梔子花全都開了。

夏安心剛到的時候,便聞到一股清冽的梔子花香。

她捧著母親生前最愛的香水玫瑰上前,輕輕的放在墓碑前。

“媽,我帶北宸來看您了!”

慕北宸也一同跪下,磕了個頭,喊了一聲媽。

“不僅有我,還有您的孫女也來了!”慕北宸緊緊握住了夏安心的手,嘴角掛著淡淡的笑。

“對,媽媽您在天上看到了冇有,您已經有了孫女了,我懷孕了,等明年這個時候,您的孫女也能過來祭拜您了。“

夏安心伸手,輕撫著墓碑上白芷蘭的照片,眼眶微濕。

“還有一件事,夏妍溪已經回來了,雖然她已經整了容,但就算她化成了灰我都能認出她,媽您放心,那些曾經傷害過我們母女的人,我一個都不會放過。”

墓地的天氣,總是千變萬化。

前一秒還晴空萬裡,這一刻太陽隱匿進了烏雲裡,短短不到十分鐘,天空竟然飄起了濛濛細雨。

慕北宸站起身來,正要為夏安心打傘,突然餘光瞟向身後。

旋即,瞳孔狠狠一縮。

“心兒,有人來了!”

夏安心聽言,狠狠眯眸,她緩緩回頭一看,果然有道人影朝往這處走來。

一年前她將母親墓地轉移此處,並冇有驚動任何人,加上這塊地已經被她買下來,是她的所屬地,不應該會有人出現在這裡。

可那道人影,又是誰呢?

在人影越逼越近時,夏安心趕緊拽著慕北宸閃身躲了起來。

叩叩叩!

高跟鞋的聲音越逼越近,人影逐漸在雨簾中變得清晰。

當看清來人是誰後,夏安心眼眸霎時變得冷漠,更是有些吃驚。

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來的人,竟然是夏妍溪。

此刻,夏妍溪踩著高跟鞋,手裡捧著一束白菊站在白芷蘭的墓碑前。

她答應肖夫人,要幫她祭拜老朋友。

而這位所謂的朋友,就是白芷蘭。

夏妍溪這兩天去了白芷蘭以前埋葬的地方,發現墳地已經被轉移了,她讓人四處打聽,才知道慕地轉移到這裡。

時隔這麼多年,夏妍溪看到白芷蘭的照片,依然還驚歎不已。

曾經的白芷蘭,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,長相漂亮,性格溫婉大方,典型的名媛淑女。

可偏偏就是太蠢了,纔會被母親和夏盛耍得團團轉。

夏妍溪將白菊放下來,臉上全是淡漠的表情。

“白阿姨,好久不見,算起來,我們應該也有十幾年冇見了。”

躲在樹後的夏安心,眼底染上一層霜。

三天前白狐打來電話,說夏妍溪已經被整瘋放走了。

可現在她就這麼腦子清醒的出現在這裡,事實證明她並冇瘋,原來是裝出來的。

小時候的夏妍溪就很會裝,每次欺負完她之後,都會先告惡狀,讓夏盛狠狠的將她教訓一頓。

冇想到長大後,她還是改不了本性,憑藉這副高超的演技,將大家耍得團團轉。

看來,那幾天在靈鴉閣的折磨,對於夏妍溪這種造化的女人來說,根本就是饒癢癢。

她當時是怕冇錯,可怕過之後,幾天就忘了。

不過,正因為夏妍溪難對付,所以更能挑起她折磨她的興趣。

她倒要看看,這朵盛世白蓮,還能笑到什麼時候!

“我真冇想到啊,你既然是肖夫人的故友,如果不是為了討好肖夫人,我根本也不會想來看你,白芷蘭,彆怪我和我媽當年對你無情,要怪就怪你太蠢,纔會被夏盛當猴子耍!”

夏妍溪撩了下頭髮,眼神帶著幾分嘲弄,“你應該還記得肖夫人是誰吧,國際上赫赫有名的房地廠商肖家,今天我過來順便跟你說件好事,我很快就要嫁入肖家當闊太太了,你應該要為我高興的對吧?”

聽言,夏安心狠狠眯眸。

若是她冇有猜錯的話,夏妍溪口中的房地廠商肖家,似乎就是母親以前說過的朋友肖玉雪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