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603章 易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603章 易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冇什麼好問的,洛洛現在或許會需要你,過去找她吧!”

作為閨蜜,她能做得就隻有這麼多了,米洛現在的心情絕對很糟糕,此刻最想見的應該就是雲項城,躲進他懷裡尋為溫暖,好好的發泄一番。

畢竟,這個男人是她的避風港,她可以靠在他的肩上,肆意放低自己的姿態,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麵。

從夏安心的話中,雲項城隱隱預感到發生了什麼,趕緊撈出手機,邊走邊給米洛打電話。

看他那副著急的樣子,夏安心狠狠鬆了一口氣。

看來她還是低估了雲項城對米洛的感情。

雲項城這個人,性格相對沉穩,即便在生死關頭都是不急不躁的樣子,可現在滿心慌張的模樣,證明洛洛真的已經徹底走進他心裡,成為他內心不可割捨的一部分。

“雲醫生,去醫館找她吧,她應該會在哪裡!”

夏安心瞭解米洛,心情不好會用工作來麻痹自己。

她不接電話,證明她的心,確實已經難過到了極點!

一秒記住https://

樓上書房。

慕北宸和陸少棠在討論南國的事情。

說完,陸少棠麵無表情的說道,”還有,你讓我調查魂唸的行蹤,抱歉,還是找不到魂念。



慕北宸微微眯起了雙眸,修長的手指頭敲了桌麵兩下,“那影一呢,找到了麼?”

“冇有。



陸少棠如實道,“影一從離開組織後,像是從人間消失了一般,根本找不到蹤影。

不過,根據我們調查的結果顯示,影一曾經在z國出冇過,隻是逗留時間太短,我們的人追蹤上去被髮現甩掉了。



慕北宸聽言,拳頭慢慢收攏,骨節泛白之際,傳來咯吱作響的聲音,連同那雙幽寂狹長的鳳眸都閃過一抹冷厲的寒光。

勿以質疑,影一和魂念認識,而且魂唸的失蹤,絕對和影一逃離不開關係。

“我懷疑影一可能換了身份,畢竟她學過易容術,想要換張臉並不難,不過你這麼大肆追殺影一,究竟是為了什麼?”

當初陸少棠收到慕北宸釋出的狙殺令,還是震驚不輕。

s組織的狙殺令,隱藏於全世界各地的部下都會觸動,對目標進行永無止境的追殺。

這個令牌慕北宸從未動過,即便是對付龍氏家族,也不曾如此興師動眾。

可如今為了一個影一,竟然出動了狙殺令,陸少棠至今還不知道什麼情況。

“在南國,買通璐璐和瑟琳娜在法庭上對付安心,試圖讓我的女人身敗名裂入獄,這是一罪;在都城服裝展上,冒充魂唸的身份狙殺安心,這是二罪;甚至還收買慕北棠和慕錦繡,在老爺子身上下毒,還在安心的燕窩上下了致命的毒藥,想要讓我的妻女一屍兩命,這是三罪,這樁樁件件加起來,夠她死上千次萬次,還需要我繼續說下去麼?”

陸少棠聽言一怔。

萬萬冇有想到,一向對慕北宸忠心耿耿的影一,竟然做出這種大逆不道之事。

慕北宸所列出的這三罪,已經嚴重觸到他的逆鱗,難怪他會怒成這般,釋出狙殺令對付影一。

影一這回,可謂是把宸少給惹毛了。

陸少棠狠狠皺眉,問道,“那找到了影一,你打算怎麼處理她”‘

男人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意。

認識慕北宸的人都知道,他不輕易笑,除卻對夏安心溫柔的笑之外,對於旁人笑,那是有人要倒大黴了。

“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,一個月我就要見到她的人,死了就死了,帶回來鞭屍棄海,若是僥倖冇死就按照組織的規矩走,留著,慢慢折磨至生不如死!!”

聽言,陸少棠狠狠打了個顫栗。

他自是清楚慕北宸的手段,龍清捷的下場便是如此。

留著一口氣在,每日活在被狼群追逐的痛苦之中,死又死不了,痛苦卻是永無止境的。

這種折磨,可以將人虐到極致,後悔自己曾經活在這個世上。

“宸,這麼做,未免”

陸少棠有些猶豫,影一好歹也是他們看著長大的,這麼無情折磨她,真的太殘忍了。

“怎麼,你心疼她?”

慕北宸轉頭,用著冰森森的眼神看著他,“若是你無法勝任這個任務,我隻能讓影親自執行。



陸少棠狠狠皺眉。

讓影執行

兄妹殘殺,這

他捏緊拳頭,深深歎了一口氣,說道,“罷了,影一確實膽大妄為,落到今天這般下場,全是她咎由自取,我會儘力找到她,儘量活擒!”

說完,他起身準備要走。

這時,慕北宸卻突然喊住了他,說道,“對了,還有一件事。



“嗯,你說。



“我要你調查十九年前白芷蘭醉酒受辱一事,還有那個和他發生關係的男人身份,一有訊息馬上向我彙報。



“宸少,這件事都過去十九年了,要調查起來有些困”

“在困難我都要知道真相,你儘管去查,有需要提供什麼資料隨時找我。



夏安心雖然不在乎自己的身世,但他捨不得她受委屈。

所以這件事,他會替她調查清楚。

畢竟他知道,她心裡有太多太多的問題,想要從那個男人口中知道。

“是,但過去太久,調查起來費力,我需要時間。



慕北宸冷冷開口,“可以!”

等陸少棠離開後,慕北宸整個人仰靠在真皮座椅上。

他微微闔上眼睛,手指頭捏了捏眉心,仔細回想剛纔陸少棠說的話。

影一擅長易容術,如果她真的換張臉行於人群中,想要抓住她便冇那般容易了。

看來,坐以待斃行不通,如此真的隻能以身犯險,引她自己現身。

外麵傳來腳步聲,夏安心敲了敲門,“我可以進來麼?”

男人思緒被拉回,穩了下心神,這纔開口道,“可以。



夏安心推門而入。

見男人的臉色有些難看,微微眯眸道,“怎麼了,發生什麼事了?”

話音落,她踱步靠近,抓住他的手把了下脈。

見他心率脈動都正常,這才狠狠鬆了一口氣。

剛想說話,卻不想男人鐵臂一撈,直接將她拉到了膝上坐下。

“心兒,有件事我覺得有必要跟你說下,你想不想聽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