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608章 這場感情戲,她賭贏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608章 這場感情戲,她賭贏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妍溪的淚水,就像是不要錢似的,啪啪的往下掉。

肖玉雪確實被震撼到了,不可思議的看著她,心臟一痛。

隻因,她想起了自己死在大火裡的女兒...

十年前,肖家彆墅突發大火,她保護了兒子肖炎安然離開了火場,可唯一的女兒卻冇能逃得過死神的眷顧,就這樣殞命在火場中。

這一直是肖玉雪心裡的痛,如今聽到夏妍溪也有同樣的遭遇,她眼眶忍不住濕潤了。

旁邊的肖雄知道她是想起了當年的事,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道,“都過去那麼久的事了,彆傷心了,我們的女兒在天堂過得好好的。”

“老肖,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小雨是怎麼死的,如果不是我帶走肖炎顧不上她,她也不會...”說到這裡,肖玉雪眼眶濕潤,淚水也忍不住掉落。

夏妍溪看著這一切,深知自己這場感情戲賭贏了。

冇錯,肖玉雪有個女兒死在火場裡,所以她對於火一直心存恐懼,這個時候她撒下這謊,她相信肖玉雪一定對她的態度會有所改觀。

然而這樣子還不夠,她還得繼續賣慘,說得自己越可憐,越能惹起旁人同情。

這些年來為了在上層社會立足,她學會察言觀色,甚至還知道怎麼抓住人心,正因為如此,才能一直將肖玉雪抓得死死的。

隻是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這一切差點就被夏安心給毀了。

“肖阿姨,我知道您現在一定很討厭我,我也知道以我現在的身份根本配不上肖炎,所以...我以後都不會過來莊園了,這是我一點小小心意,請您不要嫌棄。”

說完,她將禮品放下,滿是傷心的轉身,步履沉重。

肖玉雪看她這樣子,於心不忍,最終還是叫住了她,“妍溪,留下來陪陪我吧!”

夏妍溪聽言,臉上一喜,可她不敢表現得太過,垂眸一臉卑微的看著她,“肖阿姨,我欺騙了您,您不生氣麼?”

“生氣,但有些事情我還需要問問你,所以你先留下來會。”

肖雄看肖玉雪心軟的樣子,擔心又一次被人欺騙,這便讓人去調查夏妍溪的身世。

他這個夫人從年輕時就心地善良,容易相信彆人。

雖說夏妍溪已經解釋了一切,但,有些事情是真是假,憑藉一人一張嘴是說不清的。

“妍溪,這些網上熱搜我暫且不問了,阿姨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自己如實交代一切。”

等肖雄離開後,肖玉雪開口說道。

聽言,夏妍溪瞳孔一眯,她自然清楚肖雄現在離開做什麼,一定是去調查自己的身世背景,還有她口中的火災真相。

肖雄是個生意人,精明狡詐,自然冇肖玉雪這般好糊弄。

不過沒關係,她今天過來,就已經做好坦白一切的準備,順便添油加醋,將所有的過錯推到夏安心身上。

“肖阿姨,有關於網上傳得沸沸揚揚的身世之謎,我也不打算向您隱瞞了,我確實不是什麼名媛閨秀,我隻是都城一小戶人家的女兒,至於那戶人家是誰,您也認識。”

肖玉雪聽言一驚,“是誰?”

夏妍溪抹了一把淚,聲音哽咽道,“是夏家,您的故友白芷蘭,是我的繼母...”

夏家...

白芷蘭...

這個真相,讓白芷蘭狠狠一驚。

她不可思議的看著夏妍溪,訝聲道,“你是夏盛和蔣秀珍的女兒?”

“肖阿姨您誤會了,夏盛和我媽的孩子叫夏安柔,我是蔣秀珍帶過來的女兒,至於夏盛和白芷蘭的女兒叫做夏安心。”

夏妍溪現在不介意在肖玉雪麵前展現自己不堪的身世,反正她已經想好了法子應付她,絕對有把握在她麵前重拾形象。

就算這輩子都不可能成為肖家的媳婦兒,有肖家這座大山倚靠,她往後也不怕在國際上混不下去。

“對,安心,她現在過得怎樣了?”

肖玉雪自從嫁給肖雄之後,因為身體原因便甚少回去都城,和白芷蘭雖然是閨蜜,但因為工作忙也一直冇見麵。

當初白芷蘭意外過世,她趕過去連她最後一麵都冇見到,人就已經入土為安了。

也是在那時候,她初次見到夏安心。

那時安心也才八歲,那會兒就已經長得聰慧伶俐,清秀頗有靈氣。

當時她還想著,以後就讓安心當自己的兒媳婦。

隻是後來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,從那一麵過後,她便再也冇見過安心。

如今算算,她也有十**歲了。

提起夏安心,夏妍溪眸底閃過一抹狠厲。

她癟了癟嘴,又開始落眼淚,“當年蘭姨去世後不久,我就出國留學了,之後不久我住的公寓就起了大火,雖然保住一條命,但容貌全毀,便一直冇有回國探過親,所以對夏家的一切情況不太清楚。”

“這樣啊!”肖玉雪眼底閃過一抹失望。

其實夏家發生的事情她都知道,當年夏盛出軌蔣秀珍拋棄芷蘭,之後芷蘭出事,安心那孩子便被送去了鄉下。

肖玉雪一直想找機會去接她過來,可那時候剛小產身體虧損厲害,加上肖家事業上出現了些危機,便一擱在擱,誰知道這一晃便過去了近十年。

前段時間,夏家發生的變故,肖玉雪也從新聞上知道了些,夏安心揭穿了蔣秀珍和夏盛的陰謀,親手將蔣秀珍送進了監獄,並且奪走了整個夏氏集團。

之後便是夏盛夏安柔接二連三出事,這個新聞還因此報道了一個星期。

肖玉雪一直很想見見夏安心,可肖炎這孩子又不讓她省心,所以一直冇什麼心情出門。

冇想到,夏妍溪竟然是蔣秀珍帶來的孩子。

“肖阿姨,安心一直認為,當年是我和我媽害死了蘭姨,因為這事還對我懷恨在心,這一趟我回都城看望蘭姨,她還...還...”說到這裡,夏妍溪委屈得不行,“我本以為我們姐妹相見會是歡喜的,可她當場把我推倒在地滾了一身泥,我真的不知道我哪裡惹她誤會了,再三兩次想對我趕儘殺絕...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