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665章 血性變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665章 血性變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一目十行,很快就看到了底了。

阿彪的血液存在引發腹痛的成分,可是阿慎的血液報告有點不太對勁,可她又說不出哪裡不對。

她放下了報告,看嚮慕北宸道,“能不能把這兩個人找過來,我想給他們看看。”

她是中醫,號脈可以知道很多病理,西醫的報告太過於抽象,她必須親自看看人在做判定。

“行,我馬上安排!”

慕北宸撈出手機打了通電話,這就帶著夏安心去了診室。

阿彪和阿慎早就等候在裡麵。

看到兩人進來,齊聲道,“少主,夫人!”

夏安心示意兩人坐下,“聽說你們兩人都中毒了,我看看毒性解了冇有。”

聽言,阿慎不經意的皺了皺眉。

他知道夏安心善於號脈,如此,他的情況就瞞不住了。

畢竟,他在驗血過後第一時間吃瞭解藥,何況他的血性有異於常人,如果被夏安心發現,他的身份很有可能會暴露。

可這種時候,他若是拒絕,更容易引人懷疑。

阿慎心裡很不安。

難道今天就要暴露了麼?

阿彪率先坐上去,夏安心示意他伸出手,開始為他號脈。

雲項城第一時間就給兩人解了毒,所以阿彪的脈象已經趨於穩定,並未發現異常。

到了阿慎時,對方臉色有些蒼白,甚至額頭隱隱冒汗,夏安心隻覺得奇怪,便問,“你那裡不舒服?”

“抱歉夫人,我...”

話還冇說完,阿慎突然吐了一口黑血。

見此,夏安心趕緊為他號了下脈,發現脈象極為混亂,明顯就是中毒不淺。

她趕緊取來了銀針,為他控製住毒性,隨後便讓人將阿慎送進了急救室。

經過半個小時的搶救,阿慎才恢複了穩定。

夏安心出來時,慕北宸凝聲問道,“怎麼回事,突然好端端就發病了。”

“應該是上次的餘毒還未清除乾淨,不過北宸,這阿慎的脈象有些奇怪,我剛纔為他檢查中,發現他的血性和常人不同,就好像經過了變異似的。”

變異?

慕北宸聞言,眉頭鎖得極深。

他早就懷疑阿慎不太對勁,一直說不上哪裡不對,況且白天雲項城談及阿慎的報告,明顯遲疑了下。

恐怕,連雲項城都懷疑了些什麼。

“等他體內毒性完全清除了後,我會再給他做次檢查,有可能是這種毒有一些無法預料的副作用,引發診斷錯誤也不好說。”

慕北宸點了點頭,“可以。”

說完,他突然想起了什麼,說道,“對了,爸下午的時候給我打電話,讓我們明天回家一趟。”

夏安心‘嗯’了聲,“正好我也準備去看看他的情況,今天在實驗室呆了大半天,已經有點頭緒了,就希望爸爸的衰竭速度能控製住,捱到我研發出藥物那天。”

“會的,我相信你,但也希望你好好休息,彆太勞累。”

慕北宸輕輕將她抱住,鼻尖與她相抵,“我抱你回去休息,不早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兩人前腳剛走,阿慎從暗處走了出來,臉上蒼白得嚇人。

剛纔他狠下心,將毒藥打入自己的體內,以此混亂自己的血性,冇想到還是被夏安心給發現了。

冇錯,他的血性和尋常人不同。

切確的說,已經變異了。

他和二哥莫離,是shou性毒液的犧牲品,雖然說僥倖被治癒,但血性卻發生了變化。

等過幾天,夏安心在為自己診斷一次,他恐怕在難以掩飾自己的情況。

所以,他必須在這之前完成任務,殺了夏安心!

...

夙苓閣。

紀玥玥坐在閣主的位置上,眼底全是高高在上的氣度。

這時,有下屬急匆匆趕來彙報道,“二小姐,幽左和幽右回來了!”

聽言,紀玥玥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。

米洛啊米洛,你終究隻是廢物一個,連個人都能被帶走,你的本事也不過如此!

“讓她們進來!”

“是。”

很快,幽左便扛著幽右急匆匆趕了進來,“二小姐,幽右已經帶回來了,但因為受了重傷需要馬上醫治,請您馬上讓醫生過來。”

幽右雖然詐死,但畢竟受過刑罰,加上米洛最後那一腳踹得不輕,幽右幾乎可以說冇了大半條命。

紀玥玥馬上請來了醫生,讓他務必要醫好幽右。

這對姐妹是她的左膀右臂,少了誰都不可。

“二小姐!”

幽左跪倒在地,眼底迸射著滲人的殺意,“米洛這般對待幽右,這口氣我噎不下,請二小姐無論如何都要為幽右報仇!”

紀玥玥眯了眯眸,冷冷開口,“放心吧,米洛這個禍害必除不可,不過現在唯一麻煩的是閣主,那場車禍冇要她的命,我怕她醒來會生有變數。”

這是紀玥玥最為不安的一件事。

閣主已經開始懷疑她,一旦醒來,勢必會深入調查這些事,到時候,她的所作所為就瞞不住了!

“二小姐放心,閣主傷得那麼嚴重,一時半會肯定醒不過來的。”

“一切都不好太早下結論,等幽右醒來在做決定吧!”

因為幽右是詐死,身上受的都是些皮外傷,半個小時後就醒過來了。

“二小姐...”幽右身體還很虛弱,連聲音都帶著顫音。

紀玥玥坐在她對麵,直聲問道,“說吧,為什麼會失敗?”

幽右善於偽裝,行事滴水不漏,加上她略懂醫術,想要闖入醫療室不難。

可她,竟然還是被拆穿了。

幽右的眼神有過片刻的泛散,但很快又變得清明起來,“米洛太精明瞭,我就動了下點滴瓶就被她識破,加上整個醫療室全都是精英人士,就算是高手來,怕也是插翅難飛!”

聽言,紀玥玥的眉頭鎖得緊緊的,所以說,就算在派人過去,也不一定能殺得了閣主。

“閣主現在的情況怎樣,有冇有機會醒過來?”

如今,隻能把希望寄托在閣主的病情上,隻要她不治身亡,所有的秘密就泥牛大海,從此以後都冇人會知道。

“我當時給她換藥的時候觀察過,人還處於重度昏迷中,能不能醒來不太能確定,但就算能醒來,也需要時間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