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67章 修先生,我們談個交易吧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67章 修先生,我們談個交易吧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房間裡。

夏安心覺得腦袋有點飄飄然,渾身還有些發熱。

她知道那杯水下了藥,但還是喝了,目的就是不想讓蔣秀珍猜疑。

當年蔣秀珍就是用這種手段陷害媽媽,給媽媽喝了下了藥的酒,在騙她上樓,找來男人淩辱媽媽。

之後領著客人和夏盛上樓抓姦,夏盛勃然大怒打了媽媽一巴掌,甚至在當晚就將媽媽趕出家門。

今晚蔣秀珍設局讓自己跳舞,目的就是為了讓客人記住自己的臉,隻是她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,和她跳舞的男人會是修羅。

夏安心捏著銀針紮了自己,能儘快驅散這種燥熱感。

門口,傳來一陣沉悶的腳步聲,夏安心屏住了呼吸。

會是修羅嗎?

她急忙就躲到了床上,捏緊了手中的銀針,如果那人不是修羅的話,她絕對會讓他死得很慘。

門輕輕的被推開了,一股熟悉的薄荷香氣瀰漫過來,夏安心繃緊的神經倏的一鬆,她掀開了被子,朝著來人眨了眨眼。

“你來了。“

慕北宸驚了一下,她怎麼知道是他?

夏安心見他不說話,朝他笑了笑,又道,“幸好是你來了,要不然我今晚要倒大黴了。”

慕北宸還是不說話,狹冷的眸子深深的盯著她,隨後大步朝她靠近,迅猛的就將她抱住,沉聲道。

“你繼母剛纔在我耳邊說,今晚你會伺候好我,那就讓我看看,你伺候人的手段有多熱情!“

夏安心慌了,奮力地掙紮著,“你該不會被我繼母收買了,打算和她一起對付我?“

“如果是呢,你打算怎麼做?“男人勾邪一笑,以著王者霸氣的姿勢俯視著她。

夏安心瞳孔一冷,手中的銀針迅速的朝他紮去。

“如果是,那你也該死!“

她出手不留情,然而慕北宸速度更快,握住她的手腕就將她手中的銀針彈掉,旋即之間,俯身就封住了她的唇。

還未散去的藥效經過這般觸碰,夏安心又覺得難受起來,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聞,他的吻隱隱帶著幾分熟悉,讓她心底裡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情愫。

夏安心知道這是藥效在作祟,可她控製不住自己。

剛纔明明已經被壓製下來了,可這個男人的觸碰,卻輕而易舉勾起她身上的躁火。

她閉上了眼睛。

享受男人的溫存。

慕北宸繃緊的神經,在此時‘嘣‘的一聲斷開,潛藏在內心底處的猛獸在五臟六腑肆意竄開,隨著她的溫度繚開,理智衝破了束縛,他有些無法自控。

女孩因為藥效的緣故雙頰泛紅,就連眼神愈發迷離,紅唇像是要溢位血來,如同一朵盛開的罌粟花般十足致命。

慕北宸喉結聳動,隨著她的吻身上變得滾燙,粗糲修長的大手落到女孩的禮服上。

正準備撕開時,卻硬生生的忍住了。

男人修長的指骨用力捏成了拳,不,他不能這麼做。

一旦他碰了她,便會如了夏家人的意,他不會眼睜睜看著夏安心受委屈,更讓他成為今晚最大的笑話。

男人強迫自己從床上翻身而下,撿起地上的銀針,直接插入了夏安心的手臂上。

夏安心睫毛顫了顫,臉上的紅潮逐漸褪去,迷離的瞳孔逐漸變得清明。

映入眼底,是男人猩紅的眸子裡,盛著兩簇搖曳的火焰。

便在此時,從外麵傳來細碎的腳步聲,慕北宸瞳孔一縮,一個翻身重新將夏安心壓在身下,沉聲道。

“夏安心,快叫…”

夏安心抿了抿唇,剛纔那一針下去,她覺得好多了。

隻是他為什麼要讓她叫?

玩刺激?

“快叫,再不叫的話,我不敢保證會來真的。”

慕北宸冇跟她廢話,薄唇再一次壓了下來,夏安心一急,伸手擋住了男人的唇,“你到底想做什麼啊?你該不會真的被我繼母收買了,打算毀我清白?”

蔣秀珍精挑細選了這麼一個‘姦夫‘,一定是煽動他對她做什麼,可她實在不願意相信,自己認識的修羅先生是這種人。

“我冇被收買!”男人聲音不耐,粗糲有力的大手扣住她雙手,啞聲道,“最後一次機會,叫不叫?“

叫什麼叫啊?

夏安心嚥了咽口水,這男人到底在發什麼瘋啊?

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這回夏安心清醒著,算是明白男人是什麼意思了。

她趕緊順著他的意思,說道,“我叫。”

說完,咬了咬牙,嗯呀嗯呀的哼了起來。

女孩的聲音太動聽了,聽得慕北宸心中情望難耐,有些不能自持的聳動喉結。

他真怕她繼續叫下去,他真會受不住!

腳步聲在門口頓住,很顯然是有人在門口偷聽,不用想也知道是誰!

夏安心更加賣力的叫了起來,她的嗓音本就如同天籟,此時像是唱歌一樣的叫著,慕北宸感覺自己憋得就快要爆炸了!

終於,他控製不住了,伸手直接就堵住了她的嘴,“彆叫了,再叫,我怕我會忍不住辦了你!”

夏安心立馬閉嘴,隻因,她看到男人狹冷的眸子裡,有兩團火在燃燒著。

外麵的人顯然得到了滿意的答案,很快就離開了,聽著腳步聲越走越遠,夏安心這才扒開男人的手,狠狠吐了一口氣。

恐怕在過不了多久,蔣秀珍就會帶著一群人上來‘捉姦‘,讓她成為鏡頭下的蕩婦。

夏安心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,而今晚能幫自己的,隻有眼前這個男人。

她決定和修羅談合作!

儘量讓自己保持平靜,夏安心轉頭看向男人,道,“修先生,我們談個交易吧!”



與此同時。

夏安柔急急的朝著宴客廳跑去,她一眼就看到,和慕北棠在一起談生意的夏盛,故意大聲喊道。

“爸爸,媽媽,大事不好了。”

蔣秀珍就在旁邊,聽到她一驚一乍地樣子,故作生氣道,“柔兒,不知道你爸爸和慕總在談生意,這麼大驚小怪失了分寸,成何體統。”

夏盛也是滿臉不悅,夏安柔都和慕錦堯在一起交往,還這麼冇有規矩,他真怕慕家人會不喜歡她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夏盛沉聲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