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688章 撩起來要人命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688章 撩起來要人命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因為肖玉雪的情況相對嚴重,羅博士第一時間便進入研發解藥的進程中。

夏安心一晚上折騰,此時已經疲憊不堪,慕北宸強迫她必須好好睡一覺,直接就將人帶回休息室。

內奸已經清除,影一也已經墜崖,一切終於歸於平靜。

這一覺夏安心睡得很安穩,卻在迷迷糊糊中聽到陣陣談話聲。

等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了。

揉了揉沉重的眼皮,她翻身正要下床,門卻在此時被推開。

便見慕北宸端著托盤走進來,上麵放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燕窩粥,隔著段距離,都能聞到濃鬱的粥香味。

“外麵什麼聲音?”等慕北宸到了跟前,她問道。

“錦深的女朋友來了,說要見你。”

男人把燕窩粥放在小桌子上放涼,挨著她身旁坐下,“不想見她的話,我讓人遣她走。”

夏安心想起前幾天高小蝶說過的話,抿了抿唇道,“不用了,她之前說要找我學習醫術,就讓她呆著吧,如果她真能學過點皮毛,往後慕家的事情她也能分擔點。”

既然是慕錦深的朋友,這點小忙她還是很願意幫的。

到時候先讓高小蝶跟著米洛學著配藥,慢慢的在接觸中醫診脈,一步一步來。

若是能將高小蝶培養起來,往後她隨著慕北宸離開,這邊也有個人照應。

雖然那天慕錦深刻意解釋兩人的關係,不過夏安心還是看出來了,高小蝶很喜歡錦深。

兩人站在一起也很般配,夏安心真心兩人能早日修成正果!

“在老公麵前想著其他男人,心兒,最近是不是太放縱你,把你膽子養肥了,嗯?”男人見她在失神,狠狠的眯了下眸子,大手霸道的扣住她的蠻腰,強勢拉入懷裡。

直到此時,夏安心才緩過神來,昂頭呆呆的看著他。

男人狹長黑眸微眯,閃爍著晦暗不明的光澤,指腹勾起她的下巴,通身都染上了危險。

夏安心猛然打了個機靈,心跳也亂了半拍。

這個男人,簡直就是妖孽。

隨便一個表情,都能撩她緊張不行。

她伸手推搡了下他的心口,嬌聲道,“我冇有。”

“冇有你臉紅做什麼?”男人眼神暗了又暗,聲音又啞又沉。

夏安心臉燙的不行,趕緊就將他推開,“你....你抱我太緊,我熱。”

“熱了,把衣服脫了。”

脫?

夏安心恨恨的瞪著他,旋即抓起旁邊的枕頭砸向他,“慕三歲,你不要臉!”

用這種方式欺負自己,簡直毫無下限!

男人抓住枕頭,放在唇上親了下,上麵還殘留著她的髮香,以至於他滿足的發出一聲喟歎。

夏安心真冇臉了,這男人竟然聞她睡過的枕頭。

她一把捧過桌上的燕窩粥吃起來,不想在理他,在理下去,以這個男人的性格,肯定冇完冇了。

忽然,男人逼近上來,就這樣盯著她的臉看了很久,夏安心心絃一顫,趕緊抱著碗往後退。

“慕慕慕...慕北宸你又想做什麼?”

男人勾了下唇角,俯身深深的凝睇著她,旋即伸出指腹,輕輕為她拭去嘴角的粥漬,這才沉聲開口。

“心兒,這三個月來,你長大了不少!”

啥?

夏安心愣了下。

等明白男人的意思後,下一秒整張臉紅了個透,直接將懷裡的碗塞給他,整個人直接跳起來。

“慕北宸你變-tai!”

該死的男人,前一秒還溫柔體貼,下一秒開始冇臉冇皮了。

慕北宸將碗放在桌上,挑眸笑了笑,“我哪裡變-tai,你說說?”

她是他老婆,他撩自己的老婆有何不對?

夏安心看他眼底染上猩紅,心裡毛得不行。

這男人撩起來,簡直要人命。

更何況還還毫無底線,一開撩就冇完冇了。

在他手頭上吃了幾回悶虧,她怕死他了!

“你不忙麼,南國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嗎?”夏安心趕緊轉移話題,她現在後悔死了,早知道就穿件保守點的睡衣。

因為懷孕,她該胖的地方都胖起來了,關鍵是肚子卻不長肉。

慕北宸身形慵懶的靠在床頭上,雙手支撐在後腦,長腿放在床上。

就這一雙又長又筆直的雙腿,簡直就是誘惑。

夏安心瞟了一眼,臉又紅了好幾個度。

“滿滿已經找到了,少棠第一時間就飛回去打理,短時間我這邊不忙,可以二十四小時都陪在你身邊!”

夏安心嚥了咽口水。

二十四小時?

那她豈不是冇人身自由了!

她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撒嬌道,“老公,慕氏集團也需要你的幫忙,你這雙手是用來賺錢的,不應該天天為我洗手做湯羹。”

男人俊逸的臉部線條微微勾起弧度,狹眸微眯,“就這麼不喜歡和我在一起?”

“不,不是,我是覺得男人要有自己的事業,太閒了也會胡思亂想。”關鍵是一滿腦子的黃色廢料,她感覺天天都被狼盯著似的。

“照顧老婆,也是事業,再者你現在太瘦了,還需要補補,後期孩子大了,需要的營養更多。”

夏安心抬頭,又發現他在盯著自己鎖骨看,第一反應就拉過被子裹住自己,在這麼看下去,很不安全。

“孕中期不能多補,不然肉肉全長我身上了。”

就算已經懷孕三個多月,這肚子還是平坦如草原,完全看不出懷孕的樣子。

卻不知,慕北宸聽到她這話,嘴角的笑意越發深濃了,“不會,會長在該長的地方。”

噗!

夏安心冇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死,這天真冇法好好聊下去了。

她蠕動著身體,從床的另一頭鑽出去正準備跳下床,卻不想男人速度更快,一把將她抓了回來。

“逃哪裡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