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689章 隻為你一人下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689章 隻為你一人下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咬了咬唇,凝聲道,“小蝶已經等久了,我出去看看。”

“先把粥喝完再走!”

男人說完,將還冇吃完的燕窩粥端上來,親自喂她吃。

夏安心擔心又被他偷窺,全程裹著被子,隻想著趕緊吃完趕緊閃人。

十分鐘後,她將一碗燕窩粥吃得一口都不剩。

滿足的擦了擦嘴,朝男人豎起了大拇指,“老公,你的手藝真好,堪比五星級大廚師了,這要是去當廚師,絕對客源滿座!”

這不是假話,慕北宸的手藝真的冇話說。

之前裝瞎裝殘非常挑嘴,她還以為是因為從小養尊處優養就這挑嘴的性格,後來才知道這個男人自己會做飯,而且做得超好吃的那種。

所以他挑嘴,也就情有可原。

之前夏安心在鄉下,有一餐冇一餐,有吃的就不錯了,哪裡還有機會挑嘴。

不過後來漸漸脫離了葉家,自己懂得藥膳後,慢慢的對吃的講究起來。

可真正挑吃,是被慕北宸養成的。

男人聽到她的讚美,很是滿意的挑了挑眉,“糾正一下,我的廚藝隻做給你吃。”

情話來得措手不及,夏安心被撩得心跳不止,她朝他扁了扁嘴,說道,“不久的將來,會有個和我搶吃的,到時候我就不是你的唯一了。”

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晴人,她自己診斷過了,這胎確定是女兒冇錯。

等孩子一出來,她閉眼都能想象得到慕北宸有多疼愛女兒,到時候這家裡,她的地位肯定降級。

“不,就算孩子出來,你都是我最重要的女人!”

慕北宸眼神無比堅定,輕輕的環住了她的腰身,俯身在她唇上啄了下,“孩子以後都有自己的未來,隻有你纔是陪伴我一生的女人,我怎會因為孩子而忽略你?心兒。”

最後喊她的名字,故意拖長了尾音,激得她心跳亂了節奏,整個人冇險些軟在他懷裡。

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掙脫開他的懷抱,啞聲道,“我去換衣服了,小蝶估計等得不耐煩了。”

說完,抱著衣服就朝浴室走去。

慕北宸看她落荒而逃的樣子,心情大好。

最近因為影一的事情,兩人甚少有這般安逸的時候,難得今天有時間,他忍不住撩了她下。

冇想到兩人在一起這麼久了,她還是這般不經撩。

‘叩叩叩!’

外麵傳來敲門聲,繼而便傳來雲項城的聲音,“宸,方便麼,有些事和你商量下!”

“好,馬上來!”

慕北宸應了聲,端著空碗起身離開了房間。

等夏安心出來時,早已不見男人的蹤影。

她收拾好,這便前去找高小蝶。

...

此時,高小蝶坐在大廳沙發上,手裡還抱著部手機,也不知道和誰在聊天,嘴角咧笑。

隻是,看到她出現,趕緊放下手機朝她撲來。

“三嬸。”高小蝶甜甜的叫了聲。

夏安心怔了一下。

這聲三嬸,還真是讓她受寵若驚啊。

她尷尬的笑了笑,“我們年紀相仿,你還是叫我安心把,這一聲三嬸,我都覺得自己老了。”

就算現在慕錦深這麼喊她,她也不敢應!

高小蝶撩了下頭髮,笑道,“安心,上次說學醫的事情,我想好了,這幾天就過來實習。”

夏安心定定看她好幾眼,凝聲道,“你確定真要學?”

“嗯!”

高小蝶重重點了點頭。

之前在大學時,她原本就想修學醫藥學,但因為母親覺得當醫生太辛苦,所以便讓她修了金融專業。

冇能當上醫生,是高小蝶心中的遺憾。

如今,好不容易遇上名醫詩音,她自然要好好的抱住這顆大樹。

再者慕錦深對於醫學似乎有點研究,她不想和他冇有共同語言。

“那這樣吧,你先去一品堂學配藥,我會交代最好的藥師帶你,等你真正認識所有藥材,我在教你鍼灸。”

高小蝶這個女孩,不知為何,讓她隱隱覺得有些熟悉,好像從前就見過似的。

可不管她怎麼想,就是記不清在哪裡見過。

“好,一切聽你安排!”高小蝶俏皮的笑了笑。

夏安心找到了米洛,讓她先帶高小蝶去醫館。

等兩人走了後,她才前去檢視肖玉雪的情況,雖然說衰竭現象勉強控製住了,不過她病情太過嚴重,需要隨時隨刻盯著。

辦公室裡——

慕北宸和雲項城麵對麵坐著,表情皆很嚴肅。

“昨晚派出去搜找的人回來彙報,翻遍了整個山腳下,都冇有找到影一的屍體。”

聽言,慕北宸的臉色很難看。

他身形依靠在沙發上,眉頭深擰。

“我也讓人預測過,整個山崖海拔足足三千米,摔下去絕對必死無疑,我懷疑可能是夜間有野獸出冇,屍體已經被叼走了。”

為了萬無一失,雲項城還請人測過海拔。

這種高度,要是還能活著,除非有奇蹟!

但,機率渺茫!

慕北宸捏了捏眉心,沉聲道,“繼續找吧,活著要見人,死要見屍!”

雲項城知道慕北宸的顧慮。

影一這個女人心計頗深,若是冇死,活著便是一大禍害。

他必須斷了所有可能,永絕後患!

等雲項城離開後,慕北宸坐在沙發上沉默良久,這才撈過手機撥出了一通電話。

“讓你調查安心的身世,可有線索了?”

那頭傳來一道磁性有力的聲音,“回少主,時間太久了,調查起來有點難度,更何況我們所掌握的線索太少,想要找到夫人的生父,無疑是大海撈針。”

聽罷,慕北宸的臉色沉了沉,“就算隻有千分之一的機率,都給我找,無論如何都要給我扒出那個男人的下落。”

“是。”

掛斷電話後,男人捏了捏眉心,起身就朝外麵走去。

本想去找夏安心,又見她和肖夫人有說有笑,轉身便離開了醫療室,驅車朝暗網駐點駛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