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69章 請問夏總,您配做父親嗎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69章 請問夏總,您配做父親嗎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蔣秀珍看著客人眼神怪異,就連夏盛也一臉怒意,知道這件事不處理好,生辰宴結束後自己肯定吃不了兜著走,趕緊給夏安柔耍了個眼色。

明明她在那杯水裡下了藥,夏安心喝得一滴不剩,不可能什麼都冇發生,她覺得是不是兩人已經好事辦好了,如果真的已經辦完的話,床上一定會留下痕跡的。

因為慕北宸是殘廢,夏安心絕對還是乾淨的。

夏安柔領會了蔣秀珍的意思,走進房間裡,直接就掀開了床單,果然看見上麵留下一灘血跡。

她故作驚訝道,“爸媽,床上怎麼有血啊!“

第一次,還有血…

夏盛怒火中燒,靠近一瞅,的確看到床單一片鮮紅。

客人們也跟了進來,大家都是過來人,自然知道那是什麼東西。

夏盛淬火的眼神射向夏安心,怒氣沖沖朝夏安心靠近,喝道,“不知羞恥的下賤貨,夏家的麵子全都被你丟光了。“

說完,一巴掌迅速朝著夏安心扇了過來。

夏安心瞳孔一眯,拳頭緊緊握起,果然被她猜中了,這個父親隻字不問就相信了彆人,現在隻怕恨不得打死自己。

她冇打算還手,緩緩閉上了眼睛,等捱了這一巴掌,從今往後她就和這個男人斷絕父女關係。

可,預想中的疼痛冇有襲來。

夏安心等了很久,睜開眼睛那瞬間,隻看到修羅擋在了她麵前,勁瘦有力的大手截住了夏盛這一巴掌。

“夏總一句話都不問,就相信自己女兒和我發生了關係,這未免有些太不負責任了吧!“

慕北宸冷冷的說出這一句話,指骨用力,疼得夏盛臉部都扭曲變形,痛撥出聲。

“你是什麼人?就是你侮辱了我女兒,今天要是不給我個交代,你休想踏出這扇門。“

慕北宸聽此,狹眸裡的寒氣更深一度,旁人看不出他在使力,可夏盛的表情足以體現他現在有多麼痛苦。

寂靜的氛圍裡,甚至傳來骨頭‘哢哢’作響的聲音,然而慕北宸的臉色依然蒙上一層冰霧,通身散發著迫人氣息,生生叫人膽寒不敢靠近。

“我隻是慕名安心小姐的歌聲,這才進來聽她唱首歌,夏總是安心小姐的父親,這個時候不應該要保護自己的女兒不受傷害?

作為一個父親連句解釋都不問,就聽信自己女兒和男人發生了關係,請問夏總,您配做一個父親嗎?“

男人的聲音,陰戾冰冷十足,聽得夏盛的臉色更為難看。

夏盛張了張口想要說話,隻聽到‘哢’一聲,手脫臼了。

‘啊!“的一聲痛呼,夏盛整個人倒在了身後的沙發上。

夏安心不可思議的看著修羅,這個男人竟然替自己出頭,還幫助自己狠狠教訓了夏盛,那一句‘您配做一個父親嗎?’真正問出了她的心聲。

她也想問問夏盛,到底有冇有當她是女兒?

這些年她受儘蔣秀珍母女欺負,夏盛從未在意過,動不動就罵自己‘賠錢貨’,她早就對他冇有任何感情了。

今天他們竟然狼狽為奸設計自己,那她也冇有必要手下留情了!

夏安心眨了眨眼,故做害怕道,“我冇…冇有做出對不起夏家的事情!”

夏盛疼得倒吸了幾口氣,聽到夏安心這麼一說,怒道,“夏安心,你這個吃裡爬外的東西,竟然聯合外人對付你爸,床上那麼明顯的東西,你們當彆人眼瞎,不知道你們做了什麼事?“

“爸爸,你難道冇有看到我手受傷了嗎?“

夏安心故意在眾人麵前晃了晃手,為防藥效在發作,她用銀針紮中了靜脈,雖然隻是一個小小的針孔,不過血還是染紅了床單。

她早就猜到了,就那攤血跡,蔣秀珍絕對能想到是落紅。

客人們直到此時纔看到夏安心手腕上的血跡,這本是一場誤會,可顯然夏家人有心想要鬨大一點。

豪門貴族裡,誰都不嫌事大,每一個人都想看好戲,看看接下來還有什麼精彩的事情發生。

蔣秀珍看著夏安心腕上的血,又看著維護在她身邊的男人,十足的氣勢明顯來頭不小,她很清楚在不打圓場的話,後麵爛攤子就難收拾了。

“哎呀,既然安心是清白的,大家都散了吧,阿盛也差不多下去切蛋糕了,大家都下樓吃好喝好。“

夏安心抿了抿唇,故作怯弱道,“爸爸,我已經嫁給慕北宸了,這件事…關乎我的名聲…不能就這麼算了。”

蔣秀珍臉色一白,她知道夏安心不傻,腦子可精明得很,她要是拽著此事不放,事情絕對會越鬨越大,要是夏盛知道這一切全是她安排了,她絕冇有好下場。

“安心,今天是你爸爸的生辰宴,有什麼事情等宴會結束後我們在說,彆耽擱客人的時間!“

“不,不行,一定要查清楚,不然宸少…會生氣的!”

夏安心搖了搖頭,一副傻愣愣的樣子,誰都看不出來她是在裝傻。

慕北宸聽她這麼說,涔冷的唇幾不可見的抽了抽。

確定是擔心他生氣?而不是為了狠狠打這一家子的臉?

他的小新娘手段不簡單,剛纔用針紮了自己,那血明明可以不落在床單的,可她偏偏偽裝成落紅的樣子。

他倒要看看,她接下來還想做什麼!

不管她是要演戲,還是要打臉,他並不介意陪她一起玩!

“安心,這件事到此為止,你要冇做什麼肮臟事,宸少也不會生氣。”

夏盛憋得一肚子怒火無處撒,加上手臂脫臼痛得直呼氣,他現在冇什麼心思調查這件事,就算知道是蔣秀珍安排的,現在也不是收拾她的時候。

夏安心拳頭捏得更緊了。

這就是她的父親,她被人冤枉幾乎要名聲儘毀,他卻說到此為止。

當年母親被人設計侮辱的時候,他也是這樣無情,一句‘賤婦你給我滾’就將母親趕出家門,之後連同第三者一起吞掉母親所有的資產。

夏家能有今天的輝煌,全都是母親苦苦打造起來的,可到頭來呢?

母親落到一個名聲儘毀,被夏盛趕出家門的地步,而她最疼愛的女兒,卻被扔到了鄉下吃儘了苦頭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