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694章 江山為聘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694章 江山為聘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慕北宸回到禦景彆苑時,已經深夜十點。

張媽迎了上來,問道,“宸少用過晚餐了麼,廚房裡還有雞湯。”

“吃過了!”

說完,男人踱步就朝樓上走去。

到了臥室門口,輕輕推門進去,入眼就看到小女人已經睡著了。

一頭柔軟長髮在枕頭上散開,長睫輕顫,即便在睡夢中都難掩的疲倦。

慕北宸小心翼翼的走進去,來到床邊,伸手為她將額前的碎髮縷開,俯身在她眉眼上落下一吻。

夏安心緩緩的睜開眼睛,俊逸的男性臉龐在眼底放大,她勾唇一笑,一下子就將他抱住。

“老公,你回來啦!”

男人用額頭蹭了蹭她的,語調無儘溫柔,“我先去洗個澡,出來陪你睡。”

“好!”

夏安心微眯著眸捷,剛醒來腦子還有些迷糊,就這樣乖乖的又躺回去蓋上被子。

見此,男人整顆心都要化了。

情不自禁的,俯身又用力吻了她好久,這才依依不捨的朝浴室走去。

夏安心偏頭看著浴室方向,磨砂門上晃動的人影,朦朧中都可以看到健美的輪廓。

這個男人如同天神般存在,與生俱來的優雅矜貴氣息,是一般人都超越不了的。

有時候夏安心就在想,明明就是這般優秀絕美的麵容,卻要扮醜這麼多年,他之前都是怎麼熬過來的?

正想著,浴室門緩緩打開,男人裹著一條浴巾走出來,頭髮並未擦乾,依稀還在淌水。

那顆顆晶瑩剔透的液體,順著結實的胸膛滾滾而落,泛發著誘人的光澤。

隻是一瞟,夏安心就忍不住嚥了咽口水!

這男人...不撩她,反而走男色路線了?

她本想移開視線,可內心卻在強烈抗議,頭剛轉過去,又忍不住的轉了回來。

慕北宸菲薄的唇勾起弧度,赤著腳踱步朝她靠近,聲音低沉如水,“好看麼?”

這話問出口,夏安心臉紅了。

她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臉,用力搖了搖頭,“快點擦乾頭髮,會感冒的!”

“你幫我擦!”

他將毛巾丟了過來,順勢在她身邊坐下。

柔軟的大床,因為他的重量深陷下去,夏安心整個人都被彈動起來。

她撿起毛巾罩在他頭上,輕輕的為他擦拭頭髮。

男人的髮絲很黑很有光澤,就像是上好的綢緞般。

平日打理得一絲不苟,這般隨意的披散下來,整個人多了幾分柔和。

此時她就這樣跪在床上,做昂頭姿勢,以慕北宸這個角度,正好看向她鎖骨處。

她顯然是洗了澡在睡覺,身上還飄散著淡淡的沐浴液香味,頭髮也是隨意的披在羸弱的雙肩上,一身絲綢睡衣襯托得她肌膚更為剔透光亮。

這個女孩從第一眼見到便讓他很心動,她身上有一種很靈黠的氣息,讓他為之著迷。

即便很快就要為人母,這種氣息還完好無暇的儲存著,隻是靜靜的看著她,聞著她身上的味道,都讓讓他熱血澎湃。

“心兒....”

他低沉的語調在耳畔響起。

夏安心嗯了聲,微微低頭看她,“怎麼了,是不是我弄疼你了?”

男人的手,輕輕的握住她不盈而握的手腕上,幽暗深邃的眸子閃爍著瀲灩的溫柔,“等我繼承南國王位,我以江山許你為聘,你當我的王後可好?”

夏安心怔住了。

她呆呆的看著他,眼眶染上一層淚漬,就連心跳都像是停止了般。

世上最美好的情話不是我愛你,而是你深愛的男人能許你一世溫暖。

從前慕北宸裝殘,他用著自己的手段默默保護她不受到傷害。

如今他完好的站在自己麵前,卻說要以江山娶她的話,這讓夏安心如何不感動。

她抿了抿唇,重重點頭,“好!”

男人笑了,一把將她擁入懷裡,側頭親了親她的眉眼,“再過兩個月便是我的繼承大典,到時候我們就舉辦婚禮,我要昭告全世界,你夏安心是我南龍驍的王後!”

原本在奪回南國之後,他就應該要繼承王位,可他不想因為這些國事而捆綁兩人的感情,這纔將繼任大典推延。

可,國不可一日無主。

加上龍氏家族的爛攤子已經處理乾淨,他若是在不儘快回國繼位,怕是會引起群眾恐慌。

剛在回來的路上,陸少棠又打電話過來說起這事,他這纔將繼承大典定在兩個月後。

夏安心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肚子,兩個月後...

這肚子就跟球一樣,穿婚紗未免太難看了。

她想了想,抱著男人的脖子說道,“婚禮就等孩子生下來嘛,我怕到時候我太醜了會被笑話,給你丟臉。”

每個女人都想在最完美的狀態下成為新娘子,她要是挺著個大肚子踏入婚姻殿堂,鏡頭下絕對圓了一大圈。

所以就算很想當他的新娘子,她還是要等生產過後,用最美麗的姿態站在she

fu麵前,和他宣誓。

“好,聽你的。”

慕北宸摸了摸她的頭,溫聲道,“不論你什麼時候想嫁,我隨時都能娶!”

“那我現在就想嫁,你再向我求婚啊!”

卻不想話音剛落,男人便放開了她,就這樣翻身下床跪在她麵前,像是變魔術般的手心裡出現一個紅色禮盒。

他打開,裡麵是一枚亮閃閃的鑽戒。

夏安心再次怔住了!

她用力的揉了揉眼睛,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“老,老公,你是怎麼做到的?”

明明他身上冇有藏東西的地方,可這戒指又是哪裡來的?

男人見她如此驚訝,彎唇笑了下,“為了等你這一句,我專門學了魔術,這枚戒指早就準備好了,隨時都能為你戴上。”

說完,他眼神無比認真地看著她,“心兒,你願意嫁給我麼?”

夏安心捂住嘴巴,驚豔得眼眶染淚。

剛纔她就隨口一說,誰知道他就當真了。

從小到大,她也夢想過長大後,心愛男人向自己求婚的浪漫場景,可眼前這一幕,真的跟想象中的太不一樣了。

這麼個俊逸的男人,赤著上半身跪在地上,真的好狂野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