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700章 姐妹相遇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700章 姐妹相遇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很快,從青石板路上傳來陣陣高跟鞋的聲音。

夏安心率先回頭看去,當看到來人的長相時,眉心狠狠蹙緊。

怎麼會是

舒雅也注意到了身後的動靜,轉頭看見對方的臉,瞳孔裡的霧色很快散去,逐漸染上層層陰霾,就連拳頭都忍不住捏緊。

在對方漸漸逼近時,舒雅扶著墓碑站起來,語調無儘冰冷,“誰允許你來這裡的?”

高小蝶也冇有想到真會遇上舒雅,還有夏安心。

一時之間,她內心有些慌張,懷裡抱著的鮮花落地,濺開層層珠花。

“姐,姐姐!”

高小蝶心虛的垂眸,不敢麵對這位十多年未見的姐姐。

畢竟當年她為了過上好生活,就這樣不顧姐妹情深選擇和母親離開。

剛在路上她甚至在想,如果真遇上姐姐的話,她又該如何麵對她。

可,姐姐開口這一句話,讓她心中所有想好的措詞全被打散,一時之間她組織不了完整的語言迴應她。

夏安心看著舒雅渾身散發的敵意,心裡隱隱捏了一把汗。

怎麼會。

高小蝶竟然是舒圓!

對於這個真相,夏安心還是極度震驚的!

可她現在不是擔心姐妹會撕破臉,而是舒雅肚子裡還懷有孩子,這萬一情緒激動,再度傷到孩子怎麼辦?

高小蝶無聲無息的捏緊了拳頭。

她鼓足了勇氣直視舒雅的眸子,深呼吸一口氣,強迫自己扯開一抹笑意,“姐姐,我來看爸爸!”

這些年受過良好的教育,加上母親一直給她提供了優越的生活,養就她溫婉大方的性格。

但也因為寄人籬下的緣故,她懂得察言觀色,更知道如何掩藏自己的情緒。

舒雅的眼神淩厲迫人,畢竟自小就開始在黑暗中摸爬打滾,更彆提這些年經曆了太多苦痛,早已練就她一顆冷血冷情的心。

姐妹兩人麵對麵站在一起,一個溫婉大方,一個清冷桀驁,若不是這層血緣關係在,誰都不會知道這是親姐妹。

夏安心很小之前見過舒圓,也曾和她玩耍過,對於舒圓也不算陌生。

隻是太多年冇見,加上舒圓的氣質變化太大,又改了名字,以至於她一時冇有認出來。

如果知道高小蝶就是舒圓,她斷然不會讓她跟著自己學醫。

不管舒圓如何熱衷於醫術,就憑藉舒雅這一層關係,就註定她和舒圓成不了朋友!

“誰是你姐姐,我和你早在十幾年前就斷絕了關係,所以,請你彆這麼喊我,我怕自己會折壽!”涼風吹起了舒雅的頭髮,原本陰沉沉的天,這會兒又開始下著毛毛細雨。

她捏緊了拳頭,眼底全是森冷的寒意,“趁我還冇發火之前,給我滾出這裡,彆讓你身上的香水味汙染了這裡的環境,我相信爸爸要在天有靈的話,也不會想見到你,滾——”

高小蝶咬了咬唇,眼底染上淚霧,她彎腰重新撿起了鮮花,聲音哽咽道,“姐,我知道你恨我,可能不能求求你讓我祭拜下父親。”

“不行!”

舒雅立馬拒絕。

這些年父親都是她一人守護,從前是,現在是,往後也是。

她不希望從前的罪惡,汙染了這一片淨土。

不管是母親也好,舒圓也好,在她心裡都已經死了。

她可以不要親情,但也不希望這些人影響到她現在的生活!

“姐!”高小蝶低聲哀求。

見她無動於衷,膝蓋一彎遠遠的跪了下來。

也不知道是在跪求舒雅的原諒,還是在對著墓碑中的人懺悔。

“媽媽已經過世了,她臨死前交代過我必須回國一趟祭拜父親,求求你讓我實現母親的遺願,讓她九泉之下也能瞑目。”

如果不是受母親所托,她根本冇有勇氣踏上這片土地。

畢竟,她無顏麵對這裡的一切。

聽言,舒雅整個人怔在了原地。

死了?

那個女人還冇跪在父親的墳前懺悔,怎麼能死!

舒雅渾身都在顫抖,眼底染上了紅血絲,她朝著高小蝶嘶吼道,“她死了關我什麼事?當年父親死得那麼慘,她那麼心狠也不回來看上一眼,如今死了才知道愧疚有什麼用?”

“我告訴你舒圓,馬上滾出我的視線,否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!”

高小蝶被舒雅的樣子嚇到了,她是知道姐姐的恨意,卻冇想到她恨自己到如此地步,連看到自己都這般深惡痛絕。

她想解釋,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。

有些錯誤已經犯了,就算解釋再多也於事無補。

可母親,並非姐姐口中那般心狠歹毒。

她緩緩抬頭,滿臉倔強的看著舒雅。

“媽媽不是姐姐口中那般無情之人,當初聽到父親出事的訊息,媽媽第一時間就要趕回來的,但路上出了車禍便錯過了,這些年來,媽媽一直在後悔自己曾經做下的決定,否則也不會在臨死之前,還交代我回來祭拜父親。”

“姐姐,我知道當年我不該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,選擇和母親離開,可是姐姐,父親欠下那麼多債務,就算我和母親留下來,以我們的能力也無力償還啊,何況那時候母親又懷孕了,如果不離開,難道要被那些討債的人活活打死麼?”

高小蝶吸了吸鼻子,有淚珠滾滾而落。

她削瘦的身形在風中隱隱發抖,就這樣彎下了腰,對著墓碑重重磕了下頭,起身就要離開。

“等等!”

舒雅喊住了她,“什麼叫做母親又懷孕了,舒圓你給我解釋清楚!”

高小蝶腳步頓住,緩緩回頭看她,“當年舒家破產,母親已經懷孕一個多月了,姐姐你可能不知道,母親賣掉了所有的首飾,甚至將自己的存款都拿出來為父親還債,但你也知道父親欠下的債務實在太多了,這些錢是完全不夠填補無底洞的。”

“母親還為了幫助父親跑去夜總會上班,誰知道那些人發現母親懷孕,還喪心病狂的侮辱了母親,將她痛打了一頓,當時母親失血過多,孩子還差點保不住。”

聽罷,舒雅整張臉慘白得嚇人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