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723章 到底是誰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723章 到底是誰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當意識到這個想法,慕北宸的臉色當即變了。

夏安心也仔細猜想這一切,最終將所有目標歸於自己身上。

她看著慕北宸,凝聲道,“我覺得這是一場針對我的暗殺,對方的目標是我!”

可她想不透是誰。

紀玥玥?

不,就算她繼任了夙苓閣閣主之位,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本事,神不知鬼不覺闖入禦景彆苑。

夏妍溪?

這女人更不可能了。

那是…影一?

夏安心搖了搖頭,影一已經墜了崖,怎麼可能是她。

可除了這些人,她根本想不透還有誰要針對自己。

除卻名醫詩音,服裝設計師朱莉婭這兩層身份對外公開過,她其他身份都是保密的,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。

“北宸,我有種預感,接下來的日子不會多太平!”

夏安心捏緊了拳頭,心中隱隱不安。

最近這段時間,雖然被慕北宸精心保護著,可她的心裡總覺得不踏實。

特彆是隨著孩子有胎動開始,這種感覺更為明顯。

慕北宸輕輕摟住了她的肩膀,聲音微沉,“不管是誰,總會露出狐狸尾巴,這段時間你好好呆在家裡養胎,儘量彆出門,至於回去南國的日子延後,等這件事處理完畢後再說。”

“對不起,我…又給你惹麻煩了!”

夏安心將臉貼在他心口上,聲音微澀。

男人輕撫著她的發頂,溫聲誘哄道,“彆怕,天塌下來都有我幫你頂著,你現在需要多加休息,不宜太多憂慮,這樣對孩子的身心發育不好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先去看看洛洛什麼情況吧!”

米洛剛纔用自己的身體擋下所有玻璃碎片,雖然護著她不受傷害,可她的手還是不可避免的被割傷了。

現在整雙手還隱隱發麻,更彆提米洛是整個後背都受了傷。

“好!”



醫療室裡。

米洛整個人趴在床上,後背上密密麻麻的玻璃碎片過於瘮人。

雲項城坐在她旁邊,拿著鑷子的手都在發抖。

“洛洛,等會取碎片會很疼,你承受得住?”

因為身體的緣故,米洛不能打麻醉藥,如今隻能直接取碎片,可這樣子的疼刺骨又揪心,怕是一般人都難以承受。

“取吧,這點疼我承受得住!”

當年被紀玥玥刀入心口的感覺,遠比現在疼多了,所以對她來說,這點疼不過是冰山一角,不足為懼。

雲項城看她這樣子,心疼得不行。

可他作為一名醫生,她的男人,卻隻能眼睜睜看她疼而無能為力。

這一刻的雲項城,隻覺得自己無能。

“那行,等會你要疼得受不了,就叫出來!”

“好!”

米洛看著眼前這個為自己而努力的男人,疼痛似乎減緩了不少,心裡隻剩下感動。

她後背全是玻璃碎片,隻能趴在病床上。

雲項城小心翼翼地剪開她背後的衣服料子,當看到她後背綿綿密密的傷口後,拳頭不受控製的收緊。

“洛洛怎樣了?”

便在此時,外麵傳來一道著急的聲音,便見夏安心和慕北宸出現在門口。

因為米洛傷及後背,此時衣衫淩亂,慕北宸不好進來便候在門外,隻有夏安心一人走進來。

“心兒,我冇事的。”

看著夏安心滿臉淚水,米洛深知她此刻內心的自責。

“怎麼會冇事,你現在就跟刺蝟一樣,而且你的體質原因,根本不能打麻醉。”

夏安心的淚水,再次簌簌往下落。

如果不是為了她,米洛也不會受傷,此番躺在這裡的人便是她。

米洛朝她笑了笑,伸手過來握住了她的小手,“冇事的,再疼的時候都捱過來了,這點小傷不算什麼,真的,彆自責。”

如果是夏安心受傷,她絕對更自責。

畢竟她懷孕了,出了事便是兩條人命。

“傻瓜,如果再有下次,我不許你這麼做。”夏安心的淚水流得更急了,握著她的手都在發抖。

“可若是還有下次,我還是會這麼做,彆忘了,我這條命是你救回來的。”

米洛同樣紅了眼眶。

冇有夏安心就冇有現在的她,如今她所擁有的一切,全都是夏安心賜予的,所以不管下次,還是下下次,危險來臨,她還是會衝在前頭。

兩姐妹就這樣相對落淚,直到耳邊傳來雲項城的聲音,“安心,洛洛後背上的碎片必須馬上取出來,否則容易引起傷口發炎。”

“好。”

夏安心擦乾了淚水,給雲項城讓開了位置。

等剪好了衣服,米洛捏緊了拳頭,等待著疼痛襲來。

儘管雲項城的動作已經放慢,但還是不可避免的碰到了玻璃碎片,那種刺骨的疼痛襲來,讓她忍不住倒吸一口氣。

白皙的臉上,更是遍佈著密密麻麻的細汗!

雲項城整個心都在發疼,可他還是強行壓製這股情愫,生生從她後背,將碎片拔了出來。

每拔出一個,便能帶動一大片血花。

“洛洛,彆咬著唇,如果疼就大聲叫出來。”

夏安心看她如此,同樣心疼不已。

當初救她的時候,她意識昏迷,所以就算再疼也是冇有感覺的。

可現在的疼是清晰可見。

夏安心在想,倘若換成她自己,怕也是承受不住。

怕她疼得太狠,雲項城動作小心翼翼,明明半個小時就可以完成的小手術,生生用了兩個多小時才結束。

有護士站在旁邊,手裡拿著的托盤裝著取下來的碎片,全都帶著血,看著好不瘮人。

雲項城此時也是滿頭是汗。

取完玻璃碎片後,親自為米洛包紮好了傷口,這纔將空間留給了夏安心,自己和慕北宸去了辦公室。

男人已經等候許久,見他進來,凝聲道,“洛洛冇事了吧?”

“嗯,冇什麼生命危險,就是這段時間不能下地,後背的傷口,不可避免會留疤!”

雲項城滿身疲倦,一坐下來就靠在沙發上,聲音微冷,“對了,這場襲擊事件,可有發現什麼端倪?”

好端端的突然有人針對到禦景彆苑,還朝著主臥下手。

凶手的目標在是明顯不過,怕不是為了洛洛,便是安心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