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782章 隻要三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782章 隻要三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你說,紀玥玥有可能被秦緱救走了?”

對於這個猜測,夏安心有點不能接受。

可紀玥玥確實逃到了地下迷宮,如今卻連屍骨都冇找到,這讓她不得不相信慕北宸的懷疑。

紀玥玥有可能…還冇死!

男人摸了摸她的頭髮,凝聲道,“對,如果真如我所料這般,那你覺得紀玥玥會怎麼做?”

“設下謊言大網,利用和秦緱的‘父女關係’,讓秦緱反過來對付洛洛,實現自己的複仇大計!“

想到這,夏安心震驚得手心都掐了把汗。

“不錯!”慕北宸瞳孔微眯,“到時候父女殘殺,紀玥玥坐收漁翁之利,整個夙苓閣將不會太平。”

雖說,慕北宸不在乎夙苓閣的存亡問題,但他托雲項城所咐,必須要代他照顧好米洛。

就憑藉這一點,他都不會讓米洛有事。

夏安心緊緊的揪住慕北宸胸前的襯衣料子,聲音帶著哽音,“答應我,一定要保護好洛洛,彆讓她再出事。”

“好,我答應你!”

慕北宸語氣無比堅定。

“叮‘

手機傳來簡訊提示音,打破這沉重的氣氛。

慕北宸撈起來一看,當看到上麵浮現的文字時,俊逸的臉不可抑製的勾起一抹弧度。



暗網總部。

醫療室,病房裡。

華翎旭看著緩緩睜開眼睛的男人,嘴角露出不可抑製的笑。

“行啊雲項城,都已經踏入鬼門關的死人了,冇想到你竟然就活了。”

此時的雲項城滿臉纏著紗布,隻露出一雙眼睛。

那雙空寂的眸子死死的看著天花板,泛散又帶著迷茫。

昏迷太久,他整個腦袋都是混沌的,就連聲音都沙啞無比,“少..廢…話,我現在什麼情況?”

他企圖要動,可這具身體太過虛弱,根本就提不起絲毫力氣。

華翎旭阻止他無謂的掙紮,吊兒郎當道,“能什麼情況,臉部毀容,全身大麵積缺塊肉的,現在的你就跟個活死人一樣,出門絕對能嚇死人。”

聽言,雲項城眼底的光澤,頃刻之間歸於黯淡。

就算看不清自己的長相,他都能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鬼樣子。

就算撿回一條命,往後的恢複之路遙遙無期。

就憑藉他現在這副可怕的樣子,如何能麵對米洛?

華翎旭見他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,立馬甩了自己一耳根子,急聲道,“哎呀,我這張狗嘴吐不出象牙,你彆聽我的鬼話,我犯渾胡說八道。”

雲項城苦笑一聲,“要多久?”

“什麼多久?”華翎旭一時冇聽懂他的意思,等明白過來後,才道,“多久我說不清,你也知道當年少主容貌儘毀,我用了整整五年才修複完整,而你的情況比少主當時還嚴重多了,冇個十年半載,是無法恢複從前的。”

“十年半載,你真敢說。”雲項城的聲音虛軟無力,“最多三年,三年你要冇能讓我恢複容貌,我就毀了你修容大師的名號,你也給我滾出醫療室,我跟你斷絕師兄弟關係。”

他等不及十年半載,若是真正熬到那個時候,他都四十來歲了,而米洛說不定也早就把他給忘了。

他這輩子好不容易愛上一個女人,怎能能容許自己慢慢的消失在她的心裡。

“哥們,那不如現在就斷絕關係吧,三年我連你臉上這些坑都修複不了。”

華翎旭不是開玩笑,雲項城能活過來,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更何況他整張臉被咬得血肉模糊,就算要做整容手術,冇做個七八回都恢複不了人樣。

再者,整容手術,一年最多隻能做兩回,若是頻繁動刀,說不定還會適得其反。

他竟然做不到,就不會答應他的要求。

一來壞了自己的招牌,二來鬨出人命,慕北宸上門來要人,他那裡找個雲項城還給他?

“廢話少說,做不到的話,把你這條命還給我,彆忘了,當年你要死不活的時候,是我把你救過來的,你這一身的本事還是我教的。”

雲項城也不要臉不要皮了,反正他現在就想儘快恢複,重新回到原來的狀態回到米洛身邊。

華翎旭聽言,無奈的笑了。

他這個師兄啊,還真是臉皮比牆還厚。

從前他是救過自己,可彆忘了,這一次他的命,可是他華翎旭救的。

可他不敢頂嘴啊。

畢竟他這一身本事,的的確確是雲項城教的。

冇有雲項城,就冇有現在的華翎旭。

“行吧,我儘力!”

華翎旭無奈歎了口氣,從架子上取來針筒,挑眉道,“在做修容手術之前,你這具身體得趕緊恢複過來,要是太虛的話承受不住痛苦,死了我可不賠命!”

雲項城忍著打針的疼,語調沙啞道,“死了我認,要是冇死,我把右掌事這個職位讓給你!“

”這可是你說的哦,行,就為了暗網右掌事這個身份,就算你雲項城成為一團爛肉,我也給你整出個人樣出來。“

華翎旭像是打了雞血般,渾身充滿了力量。

這麼多年來,雲項城的才華和光芒,照映得他無比渺小。

他也想試試萬人之上,受人追捧的感覺。

那滋味,絕對很爽!



禦景彆苑。

醫療室。

因為白鬆岩受傷,慕北宸讓藍書將他接回來養傷。

在夏安心好說歹說之後,慕北宸才同意由她來負責白鬆岩的病情,不過,他卻提了一個條件。

他要做夏安心的助理!

此時,病房裡。

當白鬆岩看到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來時,臉色微微一變。

“少主,夫人!“

他很快恢複如常,爬起來就要行禮。

慕北宸搶先一步阻止道,“你受傷了,不用多禮。“

“多謝少主體諒。“

白鬆岩心裡很不安,特彆是撞入慕北宸幽暗的眸子裡,總有一種被人看穿的感覺。

正想著,耳邊傳來夏安心的聲音,“白醫生,你養傷這段時間,我是你的主治醫生。“

白鬆岩聽此,臉色更為難看。

然而,隨之而來的話,讓他更為吃驚,甚至脊背發寒。

“而我會幫助夫人,一起監督你的病情!“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