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786章 夫人有危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786章 夫人有危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鬆木仔細的打量四周,這間書房很大,逃生出口隻有窗戶和門。

而夏安心選擇的貨架,偏偏距離這兩處很遠。

就算自己輸了讓夏安心拿到匕首,她一個孕婦有什麼好怕的?

鬆木想了想,反正人逃不出這裡,最終還不是得乖乖受他控製。

他摸了摸鼻子,訕笑道,“玩就玩,誰怕誰,不過我要附加一個條件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這種玩法有點無趣,不如這樣吧,誰贏了走一步,誰輸了後退一步,並且脫件衣服。”

鬆木雖然蒙著麵,但眼底的精光遮擋不住。

玄靈一直是國際上的傳奇。

一直以來,玄靈現身都帶著麵具,從未有人見過她的廬山真麵目。

可冇想到今日一見,竟然還是個長相精緻的大美女。

雖然懷著孕,可那張臉白皙剔透,就跟剝了殼的雞蛋般。

特彆是她的四肢依然纖細,除了肚子微微鼓起之外,該瘦的地方很瘦,該有肉的地方極為誘人。

鬆木在想,若是能玩玩國際第一殺手,絕對很刺激。

到時候拍幾張照上傳殺手網,他定能名聲大起,成為人人追捧的對象!

一想到這,鬆木心情無比激動。

他的性格不如大哥沉穩,身手不如二哥輕盈矯健,但卻比兩位哥哥會玩。

今天竟然來了,若是不好好玩一場,就這麼殺了玄靈,豈不可惜?

夏安心看著對方猥瑣的目光,打從心底噁心至極。

她在蠢也知道對方的想法,可現在硬碰硬也不是對方的對手,如今之際也隻能允了鬆木的要求。

“行,我陪你玩!”

“爽快!”鬆木拍了拍手大叫快意。

遊戲就此開始。

兩人剪刀石頭布,第一輪鬆木石頭,夏安心剪刀,鬆木贏率先走一步。

鬆木色迷迷的盯著夏安心看,笑容猥瑣,“玄靈,脫吧。”

夏安心爽快的脫了一件外套。

因為要等慕北宸回來,她還冇有洗漱,身上穿的還是白天穿的裙裝。

剛纔看書的時候有些懼寒,這才披了件外套。

現在她身上,除了連衣裙加上小衣服,總的就隻有三件,所以她已經輸不起了。

反觀鬆木,身上穿著一件黑色風衣,裡麵還有件襯衣,他身上細數下來穿得不少,就算他輸了也能撐好幾輪。

她也不至於看到他噁心的身體。

鬆木看著夏安心脫了外套,露出玲瓏有致的身材,腦子裡早已經天花亂墜,迫不及待等著夏安心繼續脫。

“來吧,繼續。”

第二輪開始。

這一次夏安心布,鬆木石頭。

鬆木聳了聳肩,脫掉了黑色風衣,並且後退了一步。

夏安心死死的盯著前方的匕首,伸出手準備第三輪…

...

與此同時。

慕北宸追著鬆泉離開了禦景彆苑,就在一條小巷子將他截住。

“你跑不掉了,素手就擒吧!”

男人踏著月光而來,手裡拿著一把銀色手槍。

他身形高大,隨著他靠近,一股無形的壓迫力迅猛而來,讓鬆泉有些喘不過氣。

鬆泉回頭打量四周,他已經被包圍了。

他捏緊了拳頭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慕三少這麼興師動眾派人圍捕我,就不怕家裡的小嬌妻遇上危險?”

此言一出,慕北宸臉色微變。

但很快又歸於平靜。

他雖然帶走了不少人,但藍書還在禦景彆苑,若是白鬆岩敢有行動,必然逃不出藍書的手掌心。

所以他並不擔心夏安心有危險。

他極為平靜的舉起銀色手槍,對準了鬆泉的心口,狹冷黑眸微微上揚。

隻聽到‘砰’的一聲,子彈從槍口射出,在空氣裡擦出一道火光,直朝鬆泉的方向飛去。

眼睜睜看著逼近而來的子彈,鬆泉暗呼不妙。

他閃身,堪堪避開這一擊。

鬆泉自是知道慕北宸的身手,也知道他南龍驍的身份,更明白自己若是落入他手上,絕對不會有好下場。

他不打算和他硬纏。

從身上取出一顆煙霧彈,用力砸出去後,鬆泉翻牆準備要逃。

卻不想槍聲再度響起,他還來不及從牆上跳下去,從煙霧裡飛過來一枚子彈,正中不誤的打中他的小腿。

“啊!”

鬆泉痛撥出聲,整個人從牆上摔了下去。

煙霧很快散開,慕北宸有如地獄而來的修羅神般,大步靠近。

他就這樣站在鬆泉麵前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,“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主動坦白自己的身份,否則…我會讓你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!”

他俯身,伸出修長的手指準備揭開鬆泉的麵具。

便在此時,手機鈴聲響了。

慕北宸狠狠皺眉,示意程南過來將人擒住,拿著手機去了旁邊接聽。

來電是個陌生號碼。

他剛劃開螢幕,從裡頭傳來一道幽冷的聲音,“慕北宸,你的女人有危險,你確定不回去營救麼?”

“你是誰?”

“我是誰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是來幫你的。”

說完,對方先掛斷了電話。

叮的一聲,手機彈出來一條短線。

當看到螢幕上浮現的照片後,慕北宸拿著手機的手隱隱發抖。

他轉頭,朝著四兄弟命令道,“程北,馬上隨我回禦景彆苑,夫人有危險!”

鬆泉看著慕北宸驚慌離開,手心裡捏住一把冷汗。

看來大哥已經讓鬆木出手了。

隻是以鬆木的性格,真能安然拿下夏安心麼?



禦景彆苑。

書房。

遊戲已經到了最為緊急的時刻。

夏安心輸了一輪後,連續贏了兩輪。

鬆木脫掉了黑色風衣後,又脫掉了襯衣,此時赤著膀子。

如果他在輸下去的話,接下來就該脫褲子了。

夏安心不想看鬆木那噁心的身材,可她更不能輸,因為輸了裙子就冇了。

“玄靈,這一輪是該你贏,還是我贏呢?”

鬆木顯擺著自己精壯的肌肉,嘴角勾起邪惡的笑意。

反正不管誰贏,誰都能欣賞對方美好的身材。

他倒是無所謂,就算給美女看光一切,他也願意。

可他,更想看的是玄靈脫光光的樣子。

“廢話少說,開始吧!”

夏安心捏緊拳頭,微微眯眸想著自己該出什麼。

就在她想好出拳時,耳邊卻傳來鬆木得意的笑聲——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