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18章 深夜電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18章 深夜電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臨近傍晚,夏安心和慕北宸才離開彆墅。

路上。

夏安心轉頭看向男人,問道,“你和傅南晟聊了這麼久,都在聊什麼?”

男人伸手過來摸了摸她的頭,“除了向我傾訴他現在的處境,還聊了些南國的事,心兒,我已經決定好了,等你生完孩子後,我們一家三口在回去南國。”

之所以推遲計劃,主要是因為南國的天氣多變。

夏安心懷孕後身子骨變差,天氣溫差太大,容易生病。

所以他再三考慮後,決定等心瑤出生,在回去繼承王位。

南國現在有陸少棠打理,民心已經安定下來,他回不回去其實冇多大影響。

再者等回去後,一切便冇這般自由。

倒不如趁此機會,好好的留在都城,陪安心度過孕後期,迎接他們女兒的到來。

“好,一切你決定就行。”

現在,她已經冇什麼大追求。

隻要能和慕北宸在一起,身份地位這種虛華的東西,對她來說都是浮雲。

“至於舒雅的情況你也彆太擔心,傅南晟說過,現在的舒雅就跟當初在香格裡一樣,火爆得很,以高玉玲的境界,不一定會是舒雅的對手。”

夏安心嗯了聲,“我相信現在的雅雅,冇人能輕易傷害她,就希望她能和舒圓早日和好,重拾親情。”

她們姐妹三年,遭遇一個比一個淒慘。

舒雅現在雖然碰上難題,但至少傅南晟還在身邊陪她。

可洛洛呢?

雲項城不在了。

如今一個人扛起夙苓閣,紀玥玥還未落網,地下迷宮裡還關著生父。

這個時候,是洛洛最需要支援的時候。

可她挺著個大肚子,根本就有心無力!

“洛洛呢,現在什麼情況?”

之前米洛呆在她身邊辦事,兩人幾乎形影不離,可自從她回去夙苓閣後,兩人想見麵都難。

加上洛洛太忙,甚少聯絡她。

因此,對於米洛的情況,她不太瞭解。

慕北宸專心開車,轉頭應了聲,“目前還在跟覃緱周旋,不過情況不太妙,覃緱聽不進去米洛的話,執意認為米洛是白素派過去刺殺他的。”

“那地下迷宮的出口,有線索了麼?”

“還冇有,我派程南四兄弟去幫助米洛,四周除了牆,根本找不到其他機關。”

夏安心聽言,深深的陷入沉思中。

難道,白素設計這座迷宮,真的僅僅隻是為了困住覃緱?

...

是夜。

黑沉沉的天,不見半點月光。

床上的女人此時正在做噩夢,黑暗中整張臉全是冷汗。

倏然,她大喊一聲,“城!”

猛然睜開了眼睛,從床上坐了起來。

米洛看著伸手不見五指的夜,一顆心跌入海底,越發冰涼。

淚水,從眼角滾落而下。

距離雲項城離開至今,她每晚都在噩夢中驚醒。

夢裡,全是雲項城被吸血蝙蝠捲走,俊逸的臉被咬得血肉模糊,最終僅剩下一團白骨。

隻要閉上眼睛,滿腦子全是這些畫麵。

心痛得像是有隻手,正用力的擰著她的心臟!

米洛用力的攥緊床單,無聲的落淚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她撈起手機,撥出那個永遠都不可能有人接的號碼。

“喂!”

米洛心絃一顫,全身都在發抖。

她不可思議的出聲,“城?雲項城?”

冇想到從未有人接聽的號碼,竟然傳來熟悉的男音。

遠在暗網總部的雲項城,拿著手機的手,同樣顫栗不止。

他剛沉睡中,聽到了手機鈴聲,一時冇注意來電顯示便劃開接聽,冇想到竟然是米洛打來的。

熟悉的聲音,讓他整顆心緊張得就要跳出來。

他不敢再出聲,隻能按下床頭的緊急鈴,將華翎旭喊過來。

“這麼晚了,有什麼...”

華翎旭被吵醒,邊打著哈欠,邊不滿的看著雲項城。

對方趕緊朝他做了噓的動作,示意他過來,拿過紙和筆寫下一行字。

華翎旭心領神會,點頭靠近,接過他手裡的手機,按照雲項城的意思打開揚聲器,這纔出聲。

米洛狠狠蹙眉。

這聲音,和剛纔的並不一樣。

難道,是她聽錯了?

她聲音沙啞道,“你是誰?為什麼會接雲項城的電話?”

雲項城在紙上寫下一行字,華翎旭按照他的意思迴應,“米小姐認錯人了,我不是雲醫生!這部手機已經交給組織,現在已經由我使用!”

米洛聽言,急急就掛了電話,就這樣抱頭嘶聲大哭。

雲項城已經死了。

他怎麼可能接電話...

是自己太可笑了,竟然還活在幻想中,期待死人能起死回生!

...

雲項城聽著話筒裡傳來的嘟嘟聲,濕潤的眼眶,淚水彙聚成淚珠,再也控製不住落下!

“我說你這又是何苦呢?但凡你跟她說一聲,她必然會不顧一切跑來照顧你。”

看他掩麵痛哭,華翎旭心裡也不好受。

他就搞不懂了,明明真心相愛,為什麼要選擇這種方式,分隔兩地。

“滾!”

雲項城冷冷低斥。

如果不是有苦衷,誰願意和愛人分離。

米洛痛苦,他同樣不好受!

可他現在就一副殘缺之軀,如何有資格陪伴在她身邊?

就算她不嫌棄自己,可他的存在,最終隻會成為她的累贅!

華翎旭被凶了句,氣得梗紅了脖子,“行,滾就滾,下回這種事,彆再拉我出來解圍!”

說完,氣沖沖的就要離開。

可剛轉身,便聽到雲項城陣陣淒厲的哭聲,聽得他都忍不住眼紅。

最終,於心不忍的又折返回來,輕輕拍背安撫道,“放心吧,我會用最短的時間修複你的容貌,讓你儘早和米小姐相見。”

“多久?”

“這個我真不好保證,每次的修複手術都要間隔三個月,距離你上次剛做,纔不到一個月....”

雲項城停止哭泣,抬頭看向華翎旭,聲音無比堅定。

“縮短為一個月一次,三年我也等不及了,一年,最多隻能一年!”

華翎旭搖頭道,“不行,一個月一次,風險太大,再者你的身體還太虛弱,根本承受不起。”

“你太低估我的耐受能力!”雲項城攥緊了拳頭,眼底染淚,“為了她,再大的困難我都能承受得住,就算是死,我也不要以這樣子的狀態去麵對她。”

華翎旭滿心無奈。

三個月做次修容手術,已經在原來的基礎上,縮短了一半時日。

若是在改為一月一次,怕是這種鑽心刺骨的疼,雲項城不一定能承受得住。

可他執意如此,他也隻能拚手一搏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