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19章 太子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19章 太子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一個星期後,《拂袖》如時開機。

夏安心有些放心不下麻秋秋,還是偷偷的跑了劇組一趟。

雖說黑澤現在作為秋秋的經紀人,有他幫忙罩著,冇人敢對她怎樣,但畢竟劇組裡還有個夏妍溪,夏安心擔心這女人會為難秋秋。

前腳剛到,遠遠就聽到周旭怒氣沖天的聲音。

“卡卡卡卡!”

夏安心看向前方,目前拍攝的是女一兒時,和男一兒時的兩小無猜。

兩個演員分彆是麻秋秋,還有一個比麻秋秋大十來歲的男孩。

男孩雙手插兜,滿臉傲慢瞟了麻秋秋一眼,再轉頭看嚮導演,痞痞道,“周導,您怎麼回事啊,咋找個乳臭未乾的娃娃過來拍電影,這奶娃子能行麼?”

周旭抹了把冷汗,好聲道,“這孩子的形象很適合這個角色,雖然年紀小了點,但也是黑澤的人,演技不差的。”

眼前這個男孩,是靠著關係進來的。

父母是當地官員,想要送他進來磨礪磨礪,才找上週旭分配個角色。

周旭還得靠著男孩的父親在圈子裡穩住跟腳,因此不能得罪對方。

“演技?她有演技麼?你瞧瞧她哭成那樣,滿臉都是鼻涕,太噁心了吧!”

南超滿臉鄙視,冷淬一口。

周旭得罪不起他,隻能朝麻秋秋凶道,“你先去休息下吧,先安排其他角色的戲份。”

麻秋秋剛在化妝間,就被南超欺負過,加上演戲的時候真情流露,哭得眼眶紅紅的。

因此,聽到自己的親爹袒護彆人,凶了自己,委屈得大哭出聲。

黑澤聞聲趕來,將麻秋秋抱起,質問道,“怎麼回事?拍戲就拍戲,欺負個孩子做什麼?”

說完,滿臉鄙視的看著周旭,“之前你怎麼答應老闆的,說會好好的護著她,可你現在怎麼回事,胳膊往外拐,就知道護外人?”

周旭被罵得臉紅一陣青一陣。

剛想開口解釋,南超插話進來,“我強烈要求換人,要和這愛哭鬼對戲,我也不拍了!”

黑澤也惱火,怒道,“你算什麼東西,不拍就滾蛋。”

在這圈子裡摸爬打滾至今,黑澤行事大膽,出言也是口快,完全不怕得罪人。

他自是知道南超是誰,不就是仗著點關係混進來的?

剛黑澤一直在觀察這場戲,南超除了會耍帥擺酷,演技就跟一坨屎似的。

就他南超這種德行,也配當演員?

見有人敢凶自己,南超來了氣勢,指著黑澤罵道,“那你又是什麼東西,不就是打工的,**什麼**?”

“我告訴你,隻要我爸一句話,我讓你在這個圈子裡無法立足!”

對方仗勢欺人,氣焰囂張的樣子,徹底激起了黑澤的怒火。

而夏安心也將這一幕看入眼底。

終於還是看不過去,上前道,“那就試試,你們南家有冇有這個本事!”

眾人紛紛轉頭過來。

究竟是誰這麼有膽子,竟敢懟南家太子爺。

“芮”

黑澤看到來人,笑著就要喊出聲,又想到芮塔已經退圈,最終還是改了稱呼,“安心,你來了。”

“乾媽!”

受委屈的麻秋秋,當即從黑澤懷裡跳下來,撲向夏安心懷裡。

剛還能稍微忍住淚水,現在情緒完全控製不住,簌簌往下掉。

夏安心見此,心疼壞了。

摸了摸她的頭,安撫道,“秋秋彆怕,乾媽來了,冇人敢欺負你!”

南超壓根不認識夏安心,依然一副吊炸天的樣子,鄙弄道,“周導,你是真找不到人了麼,先是個奶娃子,現在又是個孕婦,莫不成這都是你一家人,這孕婦懷的是你的種?”

黑澤聽言,氣得怒罵。

南超不屑一笑,又道,“哦,難不成這是黑總的種?”

周旭再旁聽得直冒冷汗,這南超還真是冇腦,竟連慕北宸的女人都敢頂撞。

還口出狂言,把慕總的種隨意扣在彆人身上。

怕是,南超捅到馬蜂窩,絕對要完蛋了!

“狗嘴吐不出象牙!”黑澤氣得擼起袖子,說道,“既然你父母不知道教訓你,就讓我教你如何做人!”

說完,帶著滿身的氣勢就要衝上前。

“黑總!”

便在此時,夏安心阻止了他。

將麻秋秋送到他身邊,她踱步朝著南超靠近,冷冷道,“這人,我親自教訓。”

“啪!”的一聲,清脆的聲音響起。

夏安心甩了甩手,不等南超反應過來,兩巴掌已經扇下去。

長得還算陽光帥氣的男孩,臉上十個火辣辣的掌印。

南超滿是震驚的捂著臉,下一秒便跳了起來,指著夏安心氣急敗壞道,“你這個瘋女人,竟敢打我,看我不收拾你!”

可他剛撲上來,夏安心又是一巴掌上去。

雖說她現在是孕婦,但也不是軟柿子,可供人拿捏。

南超也就是個十幾歲的大男孩,如何是夏安心的對手。

若不是不想壞了這場拍攝,夏安心必然卸掉他手腳。

因此,給他幾巴掌,算是便宜的了!

南超從未吃過這種虧,捱打後不甘心,直接一通電話打到了家裡告狀。

周旭看著片場被破壞,所有拍攝都被迫喊停,急得直擦冷汗.

他湊近南超耳邊,小聲道,“南公子,這事確實是你有錯再先,再者和他們鬥,你是占不到便宜的,畢竟這女人是”

“是誰我都不怕,敢欺負我,我要讓他們後悔活在這世上!”

南超現在被怨氣填滿,根本不計後果!

半個小時後,幾輛豪車陸陸續續停在片場外。

有黑衣保鏢闖了進來,朝南超恭敬頷首道,“少爺。”

見家裡派來了人,南超越發囂張,雙手抱胸冷倪著夏安心,“大媽,你要是現在向我跪地認錯,我可以放你一馬,但你要敬酒不吃吃罰酒,就等著當球在地上滾吧。”

大媽?

聽到這個稱呼,夏安心眼神一冷。

她頂多就大這個混小子幾歲,竟然這般喊她。

簡直就是有媽生冇爹教的混賬東西!

夏安心本不想鬨事,可現在也忍無可忍,直接一針彈出去,紮在南超的下唇上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