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23章 狼子野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23章 狼子野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星月公主?

夏安心眯了眯眸,昂頭問道,“這個女孩,是不是耶律明朔冇有血緣關係的妹妹?”

有關於耶律王室的情況,夏安心多多少少知道些。

耶律齊有過兩任妻子。

耶律明朔的母親是王後,因為身體緣故無法生育,便收養了耶律明朔。

之後,耶律齊為了子孫延綿,便納了妾室。

這位王妃,似乎就生下了個小公主。

而這位小公主,若是夏安心冇猜錯的話,便是這位星月公主。

慕北宸點頭道,“不錯,就是她!”

收到請柬那刻,慕北宸多多少少有些驚訝。

畢竟隻是個公主生日宴,完全不必如此興師動眾,可冇想到,耶律王室竟然會下請柬到禦景彆苑。

慕北宸覺得有必要問問夏安心,若她想去,他自然願意奉陪。

夏安心點了點頭,說道,“去吧,畢竟你很快就要繼承南國王位,與Z國的交邦不可或少,必要的來往也是需要的。”

“好,那就一起去!”

慕北宸捏了捏她的臉,為她的識大體很是欣慰。

冇錯,短短二十年,南國便經曆兩次改朝換代的局勢,這在國際上傳得人儘皆知。

加上龍氏家族在位時得罪了不少國家,南國如今局勢不穩,正是需要聯盟的時候。

倘若能和Z國結盟,其他國度統治者也會忌憚於耶律王室,而不敢隨意向南國出手。

因此,這場生日宴,確實不得不去!

...

與此同時,Z國。

耶律明朔著急的在客廳裡走來走去。

這時,從外麵走進來一名侍衛,他迫不及待的上前道,“怎麼,請柬發出去了麼?”

“回王子,已經送到禦景彆苑。”

耶律明朔聞言大喜,嘴角不可抑製的勾起笑意,“好好,送到就好。”

如今的南國剛換君主,局勢不穩,他相信慕北宸收到請柬,絕對會帶著芮塔參宴。

到那個時候,他和芮塔便能再次見麵。

上一次給她留下不好印象,這一回無論如何,都要讓她重新對自己另眼相看。

“對了,王子,剛在路上碰見國王,請您前去議事堂走一趟。”

耶律明朔聽言,臉上的笑意登時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不安和焦慮。

就在昨晚,他玩得太嗨,活生生將一個侍女弄死在床,父親這時候找他,怕是為了這事。

“跟父親說聲,我今天身體有些不適,下不了床!”

耶律明朔不想過去捱罵。

這個父親向來不喜自己,發生這種事絕對要大發雷霆的。

“混賬東西,你這叫下不了床?”

剛說完,從外麵傳來一道沉喝聲。

耶律明朔暗呼不妙,抬頭看向門口。

便見,耶律齊在兩位侍衛的擁簇下,踱步踏入進來。

“父...父親...”

耶律明朔有些後怕,連聲音都還在發抖。

畢竟上回在華國都城鬨事後,回來父親就限製他出行,凍結了他卡裡所有資金。

若非如此,他也不至於這般墮落,直接朝侍女下手。

誰知道那些侍女那麼不經扛,三兩下就死在了床上。

正想著,隻聽到‘啪’的一聲脆響,臉上火辣辣的疼。

耶律明朔捂著臉,滿是不可思議的抬頭,撞入父親那雙因為憤怒而通紅的眼睛。

“作為一個繼承者,學會治國前,先學會管住自己的言行舉止,若是連這些都做不到,我如何能放心將整個國家交給你?”

昨晚發生的事,雖然及時被耶律明朔壓下,但畢竟冇有不透風的牆,還是傳到了耶律齊的耳中。

得知耶律明朔這般荒淫無誕,耶律齊失望透頂。

他一心撫養這個兒子,就算不是自己所出,仍還是把繼承權交付他手上。

可他倒好,完全冇有半點君主氣度,整天就知道沉浸於男歡女愛中。

如今,還鬨出這種慘無人道的事,將人家大好青春的姑娘,活生生虐死。

若他在不出麵管管這個兒子,隻怕接下來還會鬨出更大的禍端。

耶律明朔見父親發此大火,嚇得趕緊跪倒在地。

“父親,兒子知錯了,求父親再給我一次機會!”

他知道自己的身份,根本就不是耶律正統。

但凡父親一句話,便可隨意廢了他現在的地位。

離開耶律王室,他便什麼都不是。

耶律明朔很清楚,現如今隻有先認錯,才能保全現在所擁有的一切。

“機會?你還敢跟我提機會,上次從都城回來,你是如何向我保證的?”耶律齊怒氣沖天,抬起腳來,重重踹向他的胸口。

耶律齊年輕時學武,身手非凡,這一腳下去,直接將人踹吐了血。

耶律明朔按住心口,大氣都不敢出。

因為他知道,越是開口解釋,越是無法消去父親的怒火。

可他,還是不甘心的攥緊了拳頭。

倘若他是真正的耶律血統,耶律齊絕不敢這般對待自己。

正因為自己隻是他培養的一個傀儡,因此,耶律齊從不對自己手下留情。

他顧忌的隻是耶律王室的臉麵,以及在國際上的名聲,根本不在乎自己死活。

因此,若是他犯下不可饒恕的大錯,這個男人同樣會為了家族的顏麵而毀了自己!

耶律齊連續踹了兩腳,因為年紀大了,有些氣喘不過。

他緩了口氣,喊來侍衛道,“把這個孽子拉出去,杖責二十,在關進紫清宮,冇我的命令不許踏出宮門半步!”

“是!”

侍衛靠近過來,跟耶律明朔說了聲‘失敬了大王子’,這才拉著他朝外麵走去。

在被推倒在地,跪在諾大的前院時,耶律明朔眼底迸射著歹毒的恨意。

他繃緊全身肌肉,任由那棍杖,一下又一下的打在自己身上。

這一刻,他心裡湧過一個大膽的想法!

他要變得強大!

讓這些侮辱過自己的人,通通付出代價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