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4章 新娘子的腳不能落地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4章 新娘子的腳不能落地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拿著結婚證剛出來,夏安心就聽到一群排隊的小情侶議論紛紛,說他們絕對是真愛。

她覺得好笑,要不是慕北宸戴著麵具,怕是這些人就該說,她嫁給一個毀容的男人,勇氣可佳。

回到車上,夏安心整個人都還是懵的。

就這麼莫名其妙和慕北宸領了證,她以後恐怕得想儘辦法,逼這個男人主動離婚。

慕北宸一眼就看清她的小心思,輕勾了薄唇。

不管她接下來想做什麼,現在她已經是他名正言順的老婆了,完全可以行使夫妻間所有權利。

想逼他離婚,等他死了再說!

車子緩緩的駛回禦景彆苑,到了家門口,有保鏢過來幫忙打開車門,慕北宸先坐到了輪椅上。

夏安心剛下車,就被男人有力的手順勢一撈,直接就坐在他膝上。

她驚呼一聲,掙紮了起來,“宸少,你說過不強迫我的。“

“我冇強迫你,就抱著你回家,新娘子的腳是不能落地的。“男人聲沉如水,明顯就是在哄她。

夏安心從冇聽過這種習俗,有些愣了愣。

“夫人,這是慕家的規矩!”

明叔憋著笑,冇想到為了哄夫人,宸少也會編出這種謊言。

“”對了,去老宅那邊說一聲,明天我帶安心回家。“慕北宸說完,抱著夏安心進了家門,直到樓上臥室才放了下來。

夏安心鬆了口氣,到家了應該可以下地了吧?

她起身就要下床,慕北宸卻一把按住了她,啞聲開口,“到明天早上之前,你都不能下床。“

“那我要上廁所呢?“夏安心真的懵了,這是什麼風俗?

“你喊我,我過來抱你上。“

“啊!”

夏安心傻眼了,讓他抱著去上廁所,那是不是連洗澡也得他幫忙洗?

這是什麼狗破風俗,忽悠她的吧?

慕北宸看著女孩糾結咬唇的樣子,唇角勾笑,“一會我讓張媽把飯菜送到房間來,我和你一起吃。“

說完,男人滑動輪椅準備離開。

夏安心突然想起了什麼,喊住了他,“那我的項鍊呢,你修好了冇有?”

那條項鍊對她很重要,不管能不能修好,她都要拿回來。

隻要拿到項鍊,明天回到夏家,她在找機會闖禍,讓慕北宸主動和自己離婚。

“項鍊比較舊了,修起來需要一段時間,再等等。”慕北宸太清楚她的心思了,隻要項鍊還給她,自己就留不住她了。

說完,他從身上拿出一個紅絲絨心性小盒子,遞到了她麵前。

“既然我們都領證了,該有的東西我都會給你,明天戴上它回老宅!”

精緻的盒子裡,一枚鴿子蛋鑽戒十分惹眼。

夏安心倪了一眼,怔了下。

“我冇法單膝跪地向你求婚,但可以親手為你戴上。”男人握住她的手,取出鑽戒就要套進她的無名指,夏安心想要抽開手,男人卻快一步就將戒指套了進去。

“戴上我的戒指,從今天開始,你真真正正算是我的女人了。”

說完,他單手摟住了她的腰,把她帶入懷中,低頭直接埋入了她的肩窩裡,少女特有的芳香迷人又清純,能輕而易舉勾起他的憐惜,不捨得將她放開。

男人熾熱滾燙的呼吸,落在夏安心的脖頸上,惹來一陣顫栗,她驚慌失措下,伸手推搡了他的胸口。

這個男人動不動就占她便宜,讓她覺得好危險。

正想著,便感覺到頸窩裡一癢,等意識到什麼時,她雙頰泛紅,立馬將他推開。

“宸少,你不可以碰我的。“

“我冇碰,就親你下!”男人留戀的抬起頭來,對上女孩氤氳的水眸裡,眼底染上一抹憐惜。

夏安心抿了抿唇,低頭又倪了一眼無名指上的婚戒,感覺自己像是掉進了圈套一樣。

不知為何,她總覺得慕北宸神神秘秘的,她不管在想什麼,這個男人很快就能看透,而關於他的一切,她卻一點都不瞭解。

似乎從自己進禦景彆苑,他從未提過自己的家人,甚至連過去都冇有談過半字。

這個男人一直活在她進不去的世界裡,用著一層麵具偽裝著自己,夏安心同情他,也怕他,更不想和他牽扯上關係。

慕北宸摸了摸她的頭髮,道,“我去書房處理下事情,好好呆在床上,有什麼事情喊我。“

夏安心看著他,點頭。

她還巴不得他趕緊走,免得又對自己動手動嘴。

等到他走了後,她立馬將戒指摘了下來,把玩著。

這鑽石戒指價值不菲,預計要上千萬吧!

慕北宸對她可真捨得,動不動就是六位數大牌衣服,然後是各種昂貴首飾,就算慕老爺子疼愛他,也不可能由他這般大手大腳吧?

剛纔他說要去書房處理事情,他一個行動不便的人,之前還失明,有什麼事情可以做?

將戒指放回紅絲絨小盒子放好,夏安心躺在床上,想著明天回老宅的事。

就這樣,一天都窩在床上冇下床,連吃飯也都是在房間裡吃,直到了傍晚,她終於憋不住了。

正準備溜下床透透氣,結果慕北宸就過來了。

“不是說過不能下地嗎?怎麼下來了?”男人看到她的足尖就要踩在地上,立馬上前就將她的腳撈了起來。

夏安心縮了縮腳,道,“躺了一天,難受。”

什麼狗屁不能下地,她嫁進來的那天,不就是自己走進來的嗎?

這男人當她是傻子,好騙,就這麼哄著她。

慕北宸挑眉一笑,“想出去走走?”

“好呀好呀!”夏安心歡喜的答應了,完全冇有發現男人眼底勾笑。

慕北宸二話不說,上前就將她扯入懷裡,“那我抱你出去。”

一聲驚呼,她又坐在了男人的膝上。

“你,你放我下來,我怕把你的腿坐壞!”

男人低低一笑,“冇事,醫生說多多刺激,說不定我就能站起來了!”

夏安心:“……”

這男人冇臉冇皮‘欺負’自己,還說得刺激?

他這腿是需要刺激,但是不是這種刺激哇!

樓下的明叔和張媽看到兩人下來,眼神對視,笑了笑。

真好,禦景彆苑終於不再是冷冷清清的了,過去的死氣沉沉裡,多了兩人的打鬨聲。

這纔像是一個家嘛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