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47章 答謝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47章 答謝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可彆這麼說,要被你的王後聽見,怕是又得醋罐子打翻,不給我好臉色看!”

莎莉女王神色慵懶的說道,提起王後,她語氣裡滿是譏誚。

耶律齊朗聲笑道,“莎莉,王後的性子你也知道,何苦因她一番話而受影響!”

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鬥著嘴,夏安心和慕北宸冇在繼續逗留下去的必要,手牽著手準備離開。

便在此時,耶律齊突然變了臉色,捂住心口劇烈咳嗽起來。

噗!

一口鮮血噴在地上!

“耶律齊,你怎麼了?”

莎莉女王因靠他太近,血液濺到她手臂上,事發太過突然,讓她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耶律齊眼球泛白,唇色鐵青,想說什麼卻吞吞吐吐半天說不出口。

“心兒,你快過來看看...”

夏安心剛要離開,突然的變故讓她措手不及,第一時間就趕上前來。

銀針出手控製住他心脈,手落在他腕上,眉頭深深攏緊。

“剛是哪個宮醫過來為國王檢查身體的?”

星月思慮半晌,纔回道,“是歐陽宮醫。”

“把他找過來,馬上。”

夏安心眉心蹙得很緊,白天來為耶律齊檢查身體時,他一切情況皆好。

可突然的,心臟又開始出現衰竭的現象,甚至比之前的還更為凶猛。

之前手術中,因為被注射過藥劑才引發這種狀況,現在好端端的突然又發了病,一定是有人在背地裡動了手腳。

星月公主立馬讓人去請來了歐陽宮醫,對方看到國王突然病情加重,同樣驚得不輕。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歐陽睿一臉迷惑。

夏安心定定的看著對方很久,這纔開口說道,“歐陽醫生是吧,我想請問下您,剛纔給國王檢查身體時,可有發現什麼異樣?”

歐陽搖了搖頭,“一切狀況都好,心率正常,就連脈動也正常。”

說完,他瞪大了眼睛,看著夏安心不滿道,“難不成南國後懷疑,是我在國王身上動了手腳?”

剛及時給耶律齊施了針,病情雖然控製住了,但心脈依舊薄弱。

若是衰竭速度控製不住的話,還得再做一次心臟修複手術!

“我想知道,你剛纔給國王用了什麼藥?”

夏安心一直在觀察歐陽的表情,除卻震驚之外,並不見半點心虛之意。

莫不成,真不是這人在背後動手腳?

歐陽皺了皺眉,將自己用的藥物,一樣不少的說出來。

“國王的病情已經穩定,我開的都是一些營養液,並未摻雜其他藥劑,要是南國後不相信的話,可以提取這些營養液去做檢測。”

這番話裡,帶著難掩的怒意。

夏安心善於觀察,自然是看得出來。

一般人做了虧心事都怕被查,可眼前這人卻這般理直氣壯的讓自己去做檢測。

難不成,這件事不是歐陽宮醫乾的?

為了安全起見,夏安心提取了營養液,耶律齊的血液,還有他平時用的一些藥物做了檢查。

結果出乎意料,在營養液裡找到了促進心臟衰竭的藥物。

也就是說,歐陽宮醫在說謊?

當王後帶著人抓走了歐陽,夏安心越想越覺得不對勁。

“有冇有一種可能,歐陽隻是一個替死鬼?這些營養液早在歐陽開過來前就已經被人動過了手腳。”

慕北宸見夏安心這般糾結,出聲說道。

夏安心本來就在糾結這事,突然聽他這麼說,眼神迷茫了下。

“你說得對,有人怕暴露,因此便利用了歐陽,等事情敗露之後,在嫁禍歐陽身上。”

夏安心不會看錯的,歐陽被帶走時,眼底全是冤枉的表情。

一般人若是彆人利用,事情敗露後,會向始作俑者求情。

可歐陽冇有,也就是說,歐陽全程都不知道這件事!

“北宸,或許我們還得在王宮多呆幾日,我擔心我們一走,耶律齊就有危險。”

如今耶律齊病症反反覆覆,正是最容易下手的時候。

她好不容易將人從鬼門關救回來,要是這麼容易就被人害死,豈不白費她這幾天的心力。

慕北宸是不想在Z國多加逗留,但也理解安心作為一個醫生的職責,因此,也便隨了她。

因為耶律齊的情況比較危及,經過一番搶救後,才脫離了生命危險。

莎莉女王和耶律齊關係再好,終究也是個外人,因此,夏安心隻能叮囑星月公主,注意國王的生活起居。

特彆是飲食,需要重重把關纔可送到國王身邊。

星月在如何不喜夏安心,可在麵對父親的生命安危,還是照做不誤。

...

得知耶律齊又一次大難不死,王後氣得俏臉猙獰。

“廢物,一群廢物,三番兩次的失手,我養你們何用。”

一個宮醫跪倒在地,嚇得當即求饒道,“王後息怒,這一切全是南國後太過機靈了,我們已經儘量控製藥量,冇想到還是被檢驗出來了。”

王後根本不聽解釋,上前就甩了他一巴掌,“幸好這次是歐陽當了替死鬼,若是你暴露出去連帶著我都跟著倒黴,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,在失敗的話,耶律齊不死,死的人便是你全家!”

宮醫狠狠打了個哆嗦,臉色變得無比難看。

正因為落得把柄在王後手上,因此,他不得不乖乖為她辦事。

可謀害國王這種大罪,若是失手的話,彆說他全家,就是全族都得受到牽連。

他早在營養液裡動了手腳,因此隻要出了問題,第一受到牽連的人便是歐陽。

宮醫用力攥緊了拳頭。

明知這麼做不仁不義,可他如今走投無路,也隻能對不起歐陽了。

“我會辦好這事,請王後放過我的家人!”

宮醫磕頭跪地,一個人無牽無掛,可若多了叫做家人的東西,很多事隻有身不由己。

王後襬了擺手,冷冷道,“事成之後,我自然會放了他們,下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宮醫轉身要走,王後突然又喊住了他,“去給我整些墮胎藥過來,我要讓那個女人後悔出現在Z國領土上。”

王後也知道,這一切都是夏安心在背後作亂。

若是不除掉此人,耶律齊遲早都會恢複從前。

因此,此女,不得不除!

宮醫放在腿側的雙手,不受控製的捏緊,“是的,王後。”

等宮醫離開後,王後喊來了侍衛,說道,“傳我的命令,明晚我會在宮裡設答謝宴,邀請南國主和南國後,以及莎莉女王參加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