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66章 電話裡的女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66章 電話裡的女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就在記者問完問題後,有群眾湧了進來,對著舒雅又是一番控訴。

“我們是舒雅以前在香格裡的同事,舒雅擅長使用狐媚術,當初傅總就是這樣被她勾走了魂,才和她在一起的。”

“對,舒雅人品不好,和香格裡的客人經常廝混在一起,她的身體臟透了。”

“我看啊,她生的兩個兒子說不定不是傅總的,也不清楚是不是她風流留下的野種,就往傅總頭上扣屎盆子。”

“傅總說不定被戴了綠帽還渾然不自知,就該帶著兩個孩子去做親子鑒定,免得當了彆人免費的爹!”

謾罵聲一陣蓋過一陣。

記者們將群眾的話全都拍攝進去,並且第一時間上傳網上。

原本因為視頻被黑而息平的輿論風波,再次被掀起了熱潮。

所有的風頭都在罵舒雅不懂得潔身自愛,更呼籲著傅南晟趕緊帶孩子去做親子鑒定。

一時之間,舒雅成為了人人漫罵的妖豔賤貨。

舒圓公寓裡。

“姐,這些人真的太過分了,他們怎麼能質疑孩子的血緣關係…”

舒圓此時正在重新整理聞,看到評論區的評論,氣得渾身發抖。

這些人分明就是見不得彆人好,就這樣不知後果的抹黑彆人,簡直壞透了。

相比舒圓的憤怒,舒雅極為淡定的給孩子餵奶,懶懶抬起眼皮道,“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個老妖婆買來的水軍,她分明就是想利用輿論來打壓我,再次談及孩子的血緣關係,以此挑撥離間我和傅南晟的感情。”

“不過沒關係,隨她造吧,反正隻要我們不理她,造夠了她自然就消停了。”

說完,她拿起了遙控打開電視,果然如她所料,高玉玲就出現在螢幕上。

她手裡提著菜籃子,此時正在接受記著的采訪。

當記者問她和舒雅的關係情況時,她裝得一臉委屈的說舒雅各種好,所有的一切傳言都是假的,舒雅冇有虐待她反而對她很孝順。

那樣子真象是個好婆婆般!

可她越是袒護舒雅,越是激起群眾的憤怒。

所有人都認為,這是因為高玉玲受到了舒雅的威脅,不敢如實說出詳情。

舒雅看到這裡,勾唇冷冷的笑了,“圓圓,以後嫁人的話,千萬一定要先摸透對方的家底,嫁個好老公是容易,可遇上個好婆婆難。”

“這世上,冇幾個婆婆能真心將媳婦當成自己的女兒,若是你真正碰上了,那絕對是上輩子積了大德。”

和傅南晟在一起時,因為相愛他們就在一起了。

本身自己出身也不是多高貴,加上她的性格比較不受約束,因此並冇有過多過問傅南晟的家境。

冇想到,竟然碰上一個奇葩的婆婆。

關鍵這婆婆還處心積慮要拆散她和傅南晟,耍儘心機的想要置她於死地。

也幸好她足夠強大,若不然碰上這種婆婆,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。

舒圓聽言,朝她笑了笑,“若是我以後也落到這種處境,姐你願意收留我?”

這話裡充滿著期盼,竟讓舒雅一時不知所措。

沉默半晌,她才淡淡一笑,“當然,我們是…姐妹!”

一句我們是姐妹,讓舒圓眼眶紅了,情緒難控的撲向舒雅懷裡,“姐,我知道我之前膽小懦弱,傷害了你,也讓我們這個家走上了不可挽回的地步。”

“但我現在不會了,不管前方多難,我都會陪你一起走下去,就算我力量薄弱,隻要你不嫌棄,我小小的懷抱便是你的依靠。”

她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,失去的親情終於漸漸迴歸手上。

這一刻,舒圓的淚水終於控製不住潸然落下。

舒雅被抱得措手不及,緩緩地抬起手來放在她的背上,輕輕拍了拍,“其實我也有錯,當年你還那麼小,遇上這種事害怕情有可原,可我卻因此恨了你這麼多年,是我太過心胸狹隘了。”

“倘若…爸爸在天有靈的話,看到你出落得這般優秀可人,一定深感欣慰。”

這一刻舒雅真正想通了,以其抱著仇怨過一輩子,倒不如就此放下。

放過自己,也…放過彆人!

姐妹兩人相擁很久,直到孩子醒來,舒圓才擦乾眼淚去哄孩子。

“我去就好。”

看著舒圓抱著二寶又哭又笑的樣子,舒雅積蓄在眼眶裡的淚水,也滾滾而落。

新聞依然還在現場直播,高玉玲惺惺作態的樣子還未結束,群眾的罵聲也越來越劇烈。

舒雅無心在看下去,直接關了電視。

傅南晟將他們娘三送來這裡後,便著急的離開處理這些事,也不知道現在什麼情況了,畢竟網絡上的勢頭對他同樣不利。

思來想去,舒雅撈出手機給傅南晟打了通電話。

電話在響了很久之後,遲遲不見有人接聽。

舒雅想著或許傅南晟正忙著,因此便準備掛斷。

卻不想,忽然就接通了。

“餵你好,請問是哪位?”

從電話裡頭傳來一道柔美的女音,讓舒雅拿著手機的手狠狠一顫。

她心絃提緊,嘶聲道,“傅南晟呢?”

對方沉默了下,這才應道,“他在洗澡,需要我幫你喊他麼?”

說完,女人柔得似能掐出水的聲音在話筒裡響起,“南晟,你洗好了麼,有人找你哦。”

舒雅無聲無息的捏緊了拳頭,清楚的聽見裡麵傳來傅南晟的聲音,“快好了,你讓對方等我下。”

女人收到了命令,對舒雅說道,“他就快洗好了,要不你先等會?”

舒雅的臉色難看至極,聲音抖得嚇人,“你們在哪裡,我直接過去找人就行。”

“豪沅酒店。”

聽到這四個字,手機從舒雅掌心裡滑落。

酒店?

傅南晟不是說出去處理新聞的事情,怎麼就和女人跑去酒店了?

而且還在洗澡…

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,以至於大白天的要洗澡?

腦子裡全是傅南晟和其他女人鬼混的場景,舒雅因為高玉玲帶來的負麵情緒徹底爆發,就這樣掩麵大哭了起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