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69章 第二春花都開了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69章 第二春花都開了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突然的變故,惹得群眾一片恐慌。

短短半個小時不到,雲城的資訊時代徹底劃上句點。

觀眾拿著手機卻上不了網,電視再也搜不到任何新聞,就連城市廣場的巨大LED屏也一片黑灰。

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這世界怎麼了,好端端的怎麼就回到遠古時代了。

“不,不對,一定是有人黑掉了資訊網!”

有觀眾大膽做出猜測。

好端端的手機黑屏,網絡斷線,這太不同尋常了。

“可會是誰呢?”

“大家快看啊,你們的螢幕上有冇有出現一朵罌粟花?”

“哦我知道了,是罌粟!”

“一定是罌粟乾的!”

....

夏安心拍了拍手,看著螢幕上顯示的戰績,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。

既然大家這麼愛嚼舌根,就讓他們徹底閉上嘴巴。

如此,耳根子也能清淨幾天了。

書房裡。

慕北宸的手機也突然閃爍了下,然後冇了信號。

就連麵前的電腦也黑屏,上麵浮現一朵妖冶的罌粟花。

他劃開手機一看,所有的網絡都被遮蔽了。

見此,他無奈的笑了。

“心兒,你又惡作劇了!”

他自是知道限製她出行,那小女人心裡難受,自然會有一番作為。

可冇想到,竟然黑掉了全城的通訊網絡。

此舉,怕是會引起全城恐慌,說不定還會招惹來大麻煩。

但不打緊,隻要她高興,他願意在背後為她收拾爛攤子!

“藍書!”

“屬下在。”

藍書二十四小時恭候在暗處,對於慕北宸的傳喚隨叫隨到。

慕北宸仰靠在座椅上,聲線低沉道,“傅南晟那邊什麼情況了?”

藍書將自己調查到的資訊說給他聽,“晟少半個小時前已經離開豪沅酒店,正趕往天悅公寓區,按照現在這個時間,差不多也該到了。”

“你去各大新聞媒體走一趟,讓他們管好自己的嘴巴,若膽敢在報道這些子虛烏有的事實,就等著被收購吧。”

“是!”

藍書走後,慕北宸坐在真皮座椅上沉默片刻。

雖說黑掉全城通訊網是可以短時間消除輿論,但隻要通訊網絡係統一恢複,這些新聞仍然會再次翻起。

因此,隻有徹底斬斷根源,纔能有效的解決這件事。

不過安心既然要玩,隨她去吧。

月子裡足不出戶確實枯燥,他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時陪伴她身側,因此,隻要她不做危險的事情,他都可以縱容她為所欲為。

“哇哇!”

正想著,安靜睡在旁側嬰兒床上的孩子,突然哇哇大哭了起來。

慕北宸很是耐心的將孩子抱起,孩子卻不停的往他胸前蹭,顯然是餓了。

寵溺的摸了摸她可愛的鼻頭,他抱著她起身就去泡奶。

這時,外麵傳來了張媽的聲音,“宸少,有個打扮優雅高貴的女人,說要見孫女兒....”

莎莉女王?

慕北宸聽言,眉頭下意識一蹙,踱步就朝外麵走去。

...

舒圓公寓。

傅南晟兜兜轉轉,這才甩掉一大群尾隨的記者,順利趕了過來。

推開門那瞬間,舒圓就站在門口迎接,聲音著急道,“晟少你終於來了,要是在晚來一步,我姐真的帶著兩孩子離家出走了。”

距離那通電話至今,整整過去一個多小時了。

期間舒雅一直關在房裡,從裡麵還時不時傳來不小的動靜聲,舒圓擔心得不行。

她自是知道舒雅生產後患過鬱抑症,是安心催眠了她那些痛苦的記憶,這才讓她恢複現在這樣子。

安心也說過,抑鬱症一旦患過一次,後麵就還會有複發的可能。

因此,對於這種患者,一定要儘量減少刺激。

可舒雅一直關在房裡,叫也叫不應,不哭不鬨的,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辦,隻能不停的給傅南晟打電話。

“她現在哪裡?”

傅南晟語氣微喘,為了甩開記者,他將車停在半路上,一路上小跑了過來。

此刻整個人顯得有些狼狽。

舒圓指了指樓上,說道,“關在房間一個多小時了,裡麵還時不時傳來動靜聲,我喊她也不應,你趕緊上去看看吧,我真擔心她會想不開做傻事。”

傅南晟冇說話,踱步就朝樓上走去。

可每走一步,腳卻如同灌了鉛般,重得抬起一步都困難。

有關於網上的報道雖然都是造謠,但是鬨出這種緋聞,他還是覺得無顏麵對雅雅。

畢竟這種時候還給她造成壓力,讓她對自己失望。

這一切全是他的錯,就算她怨恨自己,他也甘心承受。

到了門口,傅南晟剛抬起手要敲門,突然門就從裡麵被拉開。

四目交對那瞬,舒雅的眼神冷到了極點。

“喲,穿得這麼花裡花哨,第二春花都開了?”

諷刺的話語傳開,讓傅南晟身形微僵。

出來太過著急,加上記者窮追不捨,他根本冇時間將這套衣服換下,因此隻能穿著過來見舒雅。

誰知,兩人相見第一眼,她開口便是這句諷刺的話。

傅南晟伸手要去拉她,舒雅卻後退一步避開,眼裡儘是嫌棄。

“彆碰我!”

就算隔著距離,她都能聞到傅南晟身上的香水味,那是屬於其他女人的。

她接受不了這味道,又連續退了兩步。

此舉,讓傅南晟心臟微痛,就連眼眶都紅了,“雅雅,你聽我解釋。”

他不顧一切趕過來,就是想給她一個交代。

可她的表現那般冷淡,甚至用著嫌棄的眼神看著自己,彷彿他有多臟似的。

“解釋什麼?是解釋你為何和女人同出同入酒店,還是解釋你衣領上為什麼會有口紅印,還是解釋圓圓給你打了電話後,你至今才趕過來?”

她眼底無波無瀾,仿若在看一個陌生人。

而就這眼神,讓傅南晟心頭梗塞。

垂眸瞟了自己衣領,果然看到一個不深不淺的痕跡。

他記得莊雅婷幫自己整理過衣領,難道口紅印是那時留下的?

眉心狠狠一蹙,正想開口解釋,又聽到舒雅諷刺的聲音,“聞著香水味,應該是迪奧新上市的香檳美人香,看來還是個有品位的女人,長相和身材應該也不差吧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