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80章 對寵物過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80章 對寵物過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好。”

莊雅婷掃了他一眼。

男人此時滿身狼狽,畢竟剛纔她頭髮濕漉漉的撲向他懷裡,還大哭了一場,身上的衣服早已濕透一片,還皺得就像麻布。

若是他這樣子回去,舒雅絕對又會誤會什麼。

她眼底閃過一抹詭計,故作貼心道,“你西裝臟了,我先幫你處理下,若不然回去被舒雅看到,我擔心又惹她誤會。”

傅南晟聽她這麼說,低頭也瞟了自己一眼。

索性便將西裝外套脫下來晾在一旁,說道,“不用麻煩了,一會回去的路上扔了就好。”

說完,他朝監控室走去。

此番他滿心眼全是處理好莊雅婷的事情,在第一時間趕去禦景彆苑,看能不能把雅雅接回來。

莊雅婷看他離開,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。

隨後站起來撈過他的西裝,往口袋一探,竟然真的摸到了手機。

手機設了密碼,莊雅婷嘗試了幾次都冇解鎖成功。

她想到了自己調查過舒雅的資料,嘗試性的輸入舒雅的生日,既然解鎖了。

這一刻,她妒忌到了極點。

不過沒關係,接下來這一通電話出去,絕對能讓兩人的裂縫越拉越大。

...

舒雅陪著夏安心聊了會天,談及到了高玉玲這人,冷哼一聲。

“那老妖婆倒是學聰明瞭,竟然知道利用輿論來打擊我,不過沒關係,我倒要看看這回結束後,她還能耍出什麼招數。”

夏安心幽幽道,“這個女人確實有手段,而且心眼足夠狠,看來你們這一戰,不鬨個你死我活是不罷休了。”

舒雅輕飄飄的笑了,在狠的人她又不是冇見過。

因此,她從不把高玉玲放在眼裡。

加上隻要傅南晟站在她這邊,高玉玲也鬨不出什麼幺蛾子。

想起傅南晟,舒雅無名覺得有些煩躁。

這都過了一個多小時了,他還冇來,難道是車子爆胎了還是又被記者圍上了?

想到這,手機響了。

舒雅撈出來一看,眯了眯眸。

說曹操曹操就到,這電話打得還真是時候。

她劃開接聽,隨口調侃道,“傅南晟,你...”

“舒雅,是我。”

話還冇說完,從話筒裡傳來道嬌柔的女音。

舒雅愣了下,拿開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,確定是傅南晟的號碼冇錯啊。

可這聲音,分明就是莊雅婷的。

她眼神一冷,語氣不善道,“傅南晟的手機,怎麼會在你手上?”

“是這樣的,我家裡出了點麻煩,南晟過來幫我處理,我擔心他太晚冇回去讓你擔心,這就打個電話給你說聲。”

“........“

是打來解釋的,還是來挑釁的?

舒雅捏緊了手機,臉色冷得冇眼看,就連聲音都似淬了毒冰,“哦,那我還得感謝你給我報平安了。”

這女人心機太深,一次次的抓準機會向她宣戰。

關鍵是,明明無數次告訴自己要淡定,可她一挑破離間,這心情就愈發的不好受。

但,理智不停的在告訴自己,要冷靜,要冷靜,千萬不能讓她的計劃得逞。

所以即便在不爽,她還是笑意盈盈道,“我們家南晟就是心地善良,路邊看到一隻貓咪淋雨了都會不忍心,連隻流浪狗都要給安個家,莊小姐是他的故友,於情於理他是該幫你,不過我得提醒莊小姐一句,

彆把彆人的好心當猴耍,這種心機耍一兩次或許能惹人憐惜,可次數久了,那就會惹人生厭了!”

說完,舒雅也懶得廢話,準備結束通話。

不想,莊雅婷的聲音再度傳來,“你怕是誤會什麼了,我從冇想過破壞你們的關係,南晟和我是青梅竹馬,我們從小感情要好,他也一直很照顧我,我以為我們現在還能維持這樣的關係,可冇想到卻讓你誤會我在耍心機。”

“還有啊,南晟從小時候開始就不喜歡寵物,他對寵物過敏,這點你不知道麼?”

打臉。

狠狠的打臉!

舒雅隻覺得臉部火辣辣的疼。

傅南晟對寵物過敏,特麼的她還真不知道。

結果就被這女人將了一局。

莊雅婷見她冇在說話,冷冷輕笑。

就這段位也想和自己鬥,真是搞笑。

也不想想自己認識傅南晟多少年,能比得上她和傅南晟從小的竹馬之情?

“南晟出來了,要不要跟他說話?”

“不必了,等晚上睡覺的時候,我們可以徹夜長談!”舒雅冷冷輕笑,可心情卻不爽到了極點。

她無心在理,準備掛電話,卻聽到從話筒裡傳來傅南晟的聲音。

“雅婷,視頻都冇有拍到什麼證據,這件事怕是不好整。”

雅婷...

該死的傅南晟,叫個人要這麼親密麼?

舒雅一想到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,像是醋罐子打翻了般,整顆心發酸。

明明應該要掛電話的,可手落在掛斷鍵上,遲遲按不下去。

她突然想聽看看,傅南晟對莊雅婷,究竟什麼態度。

....

私人彆墅裡。

傅南晟從監控室走出來,手裡拿著個U盤。

莊雅婷想起身,卻在站起來時驚呼一聲,整個人佯裝站不穩的朝前栽去。

傅南晟見狀,趕緊上前扶了她一把,“你身上有傷,乖乖坐著彆亂動,有什麼需要跟我說,我幫你處理就好。”

莊雅婷嬌滴滴道,“我渴了,想喝水。”

“好,我去幫你倒。”

傅南晟深呼吸一口氣,踱步又朝飲水機走去。

舒雅聽著男人溫柔的語氣,恨得咬牙切齒。

對寵物過敏?

那為什麼對外麵的野雞就不過敏?

舒雅感覺自己要被氣炸了,煩躁的抓著頭髮。

傅南晟端來了水,遞給了莊雅婷,垂眸看了眼手中腕錶,說道,“時候不早了,我該回去了。”

“都快到飯點了,一起吃個飯再走吧。”

莊雅婷挽留道。

“不了,雅雅還在等我,太晚回去他會擔心。”

傅南晟冇多加逗留,拿著西裝踱步就朝門口走去。

這件西裝他不打算要了,等回去的路上再去重新買套衣服,免得讓舒雅在聞到其他女人的香水味,到時候又和他鬨脾氣。

莊雅婷看他遠去的身影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她倒要看看,這兩人的關係還能維持多久。

舒雅在得知傅南晟和自己在一起,心再大也不可能無動於衷。

怕是傅南晟這次回去,必然要承受舒雅的怒火。

這兩夫妻關係在好,長久的吵架,也會影響關係。

因此,她相信自己的機會很快就要來了!

至於舒雅...

嗬嗬,到時候就等著和罌粟一起坐牢吧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