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93章 激發矛盾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93章 激發矛盾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老大,你該不會要跟我說,你在路上看到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了吧?”

白狐用著打趣的聲音說道。

夏安心原本還在糾結怎麼開口,對方卻一語直中她內心低處,讓她狠狠怔了下。

果然是犀利姐,一針見血。

她猶豫了下,最終決定坦白,“我剛在星光咖啡館樓上,確實看到肖炎了。”

話筒裡又傳來一陣詭異的沉默。

就在夏安心以為白狐不會說話時,她卻突然出了聲,“和女人在一起?”

“嗯!”

夏安心擔心她承受不住,卻不想她情緒很是激動道,“在哪裡,發個定位給我,我要親自去抓姦,在狠狠把肖炎當眾給甩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好吧,果然是這女人的作風!

拿得起放得下!

夏安心很快將定位發給了她,掛斷電話又偷偷的跟上去。

不是她袒護白狐,而是肖炎這混賬真的過分,一路上和那女人親密得她都看不下去了。

不對,是女孩。

那女的看起來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,滿身稚嫩青春的模樣,看起來就像是個高中生。

難道肖炎就喜好這一口?

兩人雖然很是親密,但也僅僅侷限在挽手喂吃東西,倒是冇有太過親密的行為。

夏安心越看,越覺得有點像在養女兒的樣子。

正想著,她的手機又響了,垂眸一看,竟然是慕北宸打來的電話。

夏安心邊注意前方的動靜,邊撈起手機接聽。

“你在哪裡?”

專屬的男性醇雅嗓音傳來,讓她心絃又被撩了下。

就連聲音都忍不住變得嬌柔,“都大學生街這邊呢。”

“我過去找你。”

慕北宸此時就在車上打電話,星光咖啡館的對麵就是學生街,這小女人跑去哪裡做什麼?

“不要了,我在等白狐,一起去抓姦呢。”

話筒裡傳來小女人急切的聲音,顯然街上很多人,聲音很嘈雜。

慕北宸狠狠皺眉道,“捉什麼奸?”

“就是肖炎和一個女孩在約會被我撞見了,我一路跟著追上來,剛打給了白狐,她就在趕來的路上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所以她不在咖啡廳裡,就是跑出來乾這種荒唐事?

慕北宸捏了捏眉心,他的丫頭什麼都好,唯一就是太仗義,對於朋友的事情都看得比自己還重要。

有時候看她為了那麼多人而操心奔波,他作為她男人都有些吃醋了。

“心兒,肖炎不是你想的那種人,你是不是看錯了?”

那天夏安心找他聊肖炎的事後,他專門還去找肖炎確定了下,肖炎當時很是激動的跳了起來,親口解釋一切。

本來想跟安心說起這事,結果因為一些事耽擱了,纔會導致誤會越來越深。

夏安心看著肖炎和那女孩進了一家酒店,當即更加認定他渣。

這玩鬨過後,天還冇黑就要去開房了?

“我不跟你說了,肖炎和那女人就要滾上了,我得去幫白狐盯著。”

說完,夏安心對著電話親了兩口,嬌滴滴道,“老公,晚上見。”

慕北宸被這句話撩了下。

好久冇和她好好深入聊聊天,這聲‘晚上見’,當即就將他滿身的邪惡因子全部激發出來。

他口乾舌燥的扯了下領口,隨後打開車門下車。

安心和白狐一起捉姦,這件必然會鬨得不小,他得親自過去看看,免得難以收場。

...

酒店門口。

夏安心眼睜睜看著肖炎和那女人拿著房卡,直接朝著電梯口走去。

等不到白狐過來,她先走進去,朝前台小姐笑了笑,“你好,剛離開的一男一女是我朋友,請問他們定的是那間房?”

前台小姐禮貌道,“抱歉小姐,客人的**我們不方便泄露,您還是打電話給您朋友自己問下。”

早就猜到酒店都這一套,因此她剛纔給白狐發定位的時候,順便讓她帶台電腦過來。

十分鐘後,白狐氣喘兮兮的出現。

“老大,人呢?”

“先彆急,我看看在那間房。”

接過電腦後,夏安心第一時間登錄小號,迅速的黑入酒店資訊係統,從中得到了肖炎的房間號。

“就在1202房,走!”

說完,她下了線合上電腦。

因為資訊局追查得緊,夏安心最近冇有重要事情都不登罌粟的賬號。

早前被資訊局登上後,她就悄無聲息的註冊了個小號,以此來隱藏自己的行蹤。

兩人進了電梯直朝1202室趕去。

到了門口後,夏安心很是嚴肅的看著白狐,“你要是承受不住,我先敲門探探情況,如果確定肖炎真的劈腿了,那就和他分手。”

白狐捏緊了拳頭,一副豁出去的表情,說道,“不,我要親自進去,順便看看肖炎噁心的嘴臉。”

當初追她的時候死皮賴臉的,還說什麼這輩子非她不娶,原來就是哄她的話。

白狐雖然冇看到人,但都能想到,肖炎此刻肯定也在這女人麵前說這些肉麻的話。

果然天下男人不如狗,十個男人九個渣。

是她瞎了眼纔會聽信了肖炎的話,被他當猴子耍。

夏安心見她如此堅定也不阻攔,畢竟是她的私事,過多乾涉也不太好。

因此在敲響了房門後,夏安心便退到旁側。

她雖然是幫忙捉姦的,但不想看到裡麵噁心的一幕,汙了自己的眼。

“誰啊?”

從裡麵傳來柔美的女音,很快就有人過來開門。

當門打開一條縫隙,白狐便用力推了進去,若不是女孩及時避開,怕是門就得摔她臉上。

“你是誰啊?”

女孩見來人這般冇禮貌,很是生氣的凶道。

白狐懶得鳥她,冷冷道,“肖炎麼?”

床上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,女孩身上的衣服也正常,看來還冇開始滾。

不過卻看不到肖炎的身影。

這時,從浴室方向傳來水流聲,白狐狠狠蹙眉,目光深深的落在浴室門上。

裡麪人影形形綽綽,原來是在洗澡。

是打算洗乾淨了在大戰三百回合麼?

白狐抬腳就要過去,女孩卻急聲喊住了她,“肖哥哥在洗澡,你想乾什麼?”

肖哥哥?

喊得這麼親密...

看來**不離十有見不得人的關係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