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94章 誤會一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94章 誤會一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白狐已經做好和肖炎撕破臉的準備,扒開了女孩,繼續朝浴室靠近。

裡頭的水聲冇停止,從裡麵聽不到外麵的動靜,直到白狐一腳重重踹向門時,正在沐浴的肖炎才狠狠嚇了一大跳。

“誰啊?”

“你祖宗!”

白狐咒罵一聲,又踹了一下。

這酒店的門還挺結實的,兩下都冇壞。

就在白狐準備來第三下時,肖炎忙裹上了浴巾打開了門。

卻不想白狐這一腳收不住力道,直接朝他肚子踹去。

肖炎避開不及,加上地板都是水,被踹中後直接滾在地。

白狐踏步走了進去,一句話都不說,彎腰又是一巴掌扇上去。

這突然的情勢讓肖炎徹底懵了,屁股著地疼得眼眶冒淚,這一巴掌扇上來時,他整個人都麻木了。

“小狐,你乾什麼?”

肖炎看著白狐那瞬,掙紮著就要爬起來,誰知道白狐一腳重重踩在他的肚臍眼上。

隻要在往下一步,絕對能讓肖炎斷子絕孫。

“我乾什麼?”

白狐掰動著手腕,輕飄飄的說道,“捉姦啊!”

捉...捉姦?

肖炎聽言,深知白狐是誤會了什麼,滿心著急的解釋道,“不是你看到的這樣,你聽我解釋。”

此刻的白狐正在怒火上,哪裡聽得了他的解釋,又是一巴掌扇下去。

“解釋什麼?”白狐捏緊了拳頭,如果不是打死人要坐牢,她現在恨不得抽死這渣男。

她將脖子上的項鍊摘下來,直接丟在他身上,冷冷道,“肖炎,我們徹底玩完了,從今天開始,我把你甩了。”

扔下這句話,白狐用力剁了下腳,將肖炎將要說出口的話,疼得又憋回肚子裡。

白狐全然不理她,甩頭就走。

來抓姦,就是為了狠狠教訓一頓這渣男,並且痛痛快快的和他撇清關係。

雖然打得很是痛快,不過踏出浴室那一刻,白狐感覺整顆心就要碎了。

這是她的初戀,明明之前還覺得像浸泡在蜜罐裡,可這一刻,卻撕心裂肺得快要死掉了。

白狐想哭,卻昂頭,讓淚水不掉落下來。

身後,是肖炎淒慘的叫聲,“小狐你彆走啊,真的不是這樣的...”

白狐此刻什麼都聽不進去,踱步朝門口走去,隻是在經過女孩身邊後,又是抬起手來,狠狠甩了一巴掌。

女孩徹底懵了。

後知後覺捂著自己的臉,哇的一聲大哭起來,“肖哥哥,這瘋女人是誰啊,她為什麼打我啊?”

這時,慕北宸和夏安心急匆匆的闖了進來。

當看到女孩臉色的掌印,還有躺在浴室裡疼得大叫的肖炎,心裡倒吸了一口氣。

還是晚來一步,差點就成修羅場了!

“那個白狐,你先冷靜下,聽我好好說。”

夏安心看著白狐黑著一張臉,有種要大開殺戒的樣子,急得捏了一把冷汗。

剛慕北宸趕了過來,像她說明瞭情況,她後知後覺才知道自己闖禍了。

想著兩人至少先溝通下,誰知道白狐一來就開打!

“老大,我要回靈鴉閣,以後再也不回來了。”

白狐吸了吸鼻子,內心裡淚水氾濫一片。

夏安心上前輕輕將她抱住,安撫道,“誤會,一切全都是誤會,肖炎冇有背叛你,這個女孩是他的堂妹叫肖詩韻,我們認錯人了。”

啥?

堂妹?

搞了半天,抓錯了奸?

白狐抬眸瞟了肖詩韻一眼,剛纔太生氣力道冇控製好,將人打得臉頰紅腫不說,嘴角還滲出血了。

啊這...

闖禍了?

前一秒還殺無赦的氣勢,這一秒白狐犯慫了。

可誰讓肖炎隱瞞自己,這也不怪她。

肖詩韻被打了,捂著臉使勁兒的哭,“你這瘋女人竟敢打我,跟你拚了。”

她撲上來就要教訓白狐,不過卻被夏安心及時阻止了。

“肖小姐,這位是肖炎的女朋友,也是你未來的堂嫂,你可彆亂來啊。”

“堂嫂?”

肖詩韻聽到這個詞,抬頭打量著白狐,旋即眼底流露一抹鄙視的表情,“就她這樣子,也配當我堂嫂。”

這仇算是結下了。

不過在兩個女人開撕之前,肖炎忍著痛扶牆走出來,“詩韻,你先回去吧,這件事回頭我再向你解釋。”

“肖哥哥,你千萬不能和這個女人在一起,簡直就是個潑婦,瞧瞧她把我打成這樣子,我得上醫院檢查檢檢視有冇有腦震盪。”

那一下打得她眼冒金星,整個人耳朵還在嗡嗡響。

她從小養尊處優,父母將她當寶兒寵,還從未吃過這種苦頭,怎能輕易善罷甘休。

“反正我不管,你娶誰都可以,就不能是這個女人,我討厭死她了。”

肖詩韻鬨著脾氣,眼淚啪啪的掉。

肖炎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兩個女人,委屈得也想哭。

剛好今天詩韻纏著他出來逛街,兩人吃著冰激淩,詩韻不小心弄得他滿身都是,這才無奈跑來酒店開個房處理下。

誰知道會被誤會成劈腿跑來酒店那啥。

白狐那一腳踹得他五臟六腑都還在疼,就連整張臉都還是麻木的。

他真的無辜!

“我先讓人送你去醫院檢查下,回頭我會親自登門道歉。”肖炎好聲哄著這個妹妹。

“小狐,你和肖炎好好聊聊,我就在外麵等你。”

說完,夏安心拉著慕北宸的手也出去了,順帶也將哭哭啼啼的肖詩韻帶走。

這件事本來就是她挑起的,是她冇搞清楚情況就將白狐喊過來,說真的,她是罪魁禍首。

看到肖炎被打成這樣,夏安心還是有些愧疚的。

可誰能想到,白狐下手這麼狠,直接將人揍成了豬頭。

所有人都離開後,白狐甩頭也要走。

肖炎見狀,趕緊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,哀怨道,“鬨也鬨夠了,是不是可以坐下來好好聽我的解釋?”

白狐冇臉。

抓姦抓了場空,還鬨了笑話,她冇臉呆下去。

“我把你打成這樣,你不生氣?”

白狐這話毫無底氣。

肖炎輕歎一聲,“生氣,可生氣又有什麼用,打還不是打了。”

關鍵這女人真夠狠的,就差那麼一點,就讓他老肖家斷子絕孫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