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898章 血性異常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898章 血性異常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施完針後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。

等米洛睡著,夏安心才輕輕的開門出去。

此時白素還候在門外,看到她出來,滿心著急的靠近過來,“安心啊,洛洛到底得了什麼病?”

前段時間她過來送湯,明顯就發現米洛的臉色不太好看。

雖然化著妝,但整個人氣虛無力,分明就是生病了。

她也問過夙苓閣的部下,可她們明顯都受到米洛的命令,一個個都在向她隱瞞病情。

“冇什麼大礙,就是過度勞累引起的,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。”

夏安心聲音淡淡,而後便抬頭看向白素,說道,“白阿姨之前受了重傷,雖然說已經痊癒了,但還是不宜過度奔波,以免傷了身體。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白素滿心著急的說道,“隻要洛洛好,我什麼都好。”

這話,輕而易舉的勾起了夏安心對母親的想念。

當初母親還在世的時候,也是經常將這句話掛在嘴邊。

夏安心其實很是慶幸,洛洛雖然失去了愛情,但卻找回了親情。

這對她來說,也是一種幸運。

“白阿姨坐下吧,我給你看看情況!”

白素當初傷得不輕,能醒來本就是奇蹟,雖說失去了記憶,但後續冇有其他後遺症突增,也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白素拒絕道,垂眸之際,眼底卻閃爍一抹晦暗不明的光澤。

雖隱藏得隱蔽,可卻被夏安心輕巧捕捉入眼。

她凝眉,出其不意的出手,纖細的手指便覆在白素的腕上,當即眼神微變。

白素慌慌張張的將她推開,說道,“我已經完全痊癒了,不勞你費心了。”

說完,步伐有些慌張的朝房間走去。

而夏安心怔在原地久久不動。

雖然隻是輕輕一觸,她異樣的發現白素的脈象怪異至極,而且還有一股浮躁的氣息在體內四處流竄。

白素當初出了車禍,身負重傷差點醒不過來。

按理說她的脈象會比常人薄弱些,可剛纔的氣象很是詭異,根本不像是曾經受過重傷之人!

究竟問題出在了哪裡?

夏安心覺得有必要,對白素在做一番檢查。

最好能提取她的血樣送去化驗,看看血性有冇有出現異常!

...

白素在米洛的房間呆了整整半個小時才離開。

臨走時夏安心喊住了她,“白阿姨,剛纔我發現您的脈搏有點過快了,您最近是不是有出現過血壓過高的情況?”

正往前走的白素,腳步頓了一下,放在腿側的雙手緩緩捏成拳。

她站了很久,纔回頭朝夏安心說道,“冇有啊,一直都很正常,剛剛應該是太擔心洛洛的病情,纔有點不正常吧。”

人啊,越是狡辯,越是暴露自己的心虛。

若是白素主動承認了,夏安心或許不會覺得什麼,可她竟然還在掩飾,這就讓人不得好想了。

白素根本就冇有血壓過高的情況,剛她不過是在試探她,結果她竟然否認了。

這讓夏安心很是懷疑,究竟在心虛什麼?

白素身上,藏著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!

看來,她得讓洛洛出手幫個忙,從中獲取白素的血樣進一步驗證。

“那白阿姨平時還是要多注意心情,血壓太高的話,就得吃藥控製了!”

“嗯,謝謝你提醒!”

白素冇有多呆,轉身便離開。

等她走了後,夏安心進了房間找到米洛。

剛醒來精神明顯好轉了不少,米洛的情況很大部分原因是失眠造成的,加上鬱結過深引發嘔血。

這種情況隻要心情好轉,加上養好睡眠便可治癒。

不過夏安心瞭解米洛,是不可能放下對雲項城的感情。

因此,她隻能通過鍼灸改善她的睡眠,讓她每天多睡一會。

“洛洛,你母親從醒來至今,可有什麼不尋常的變化?”

對於米洛,夏安心從不拐彎抹角,因為她們是最信任的姐妹,無需隱瞞。

米洛坐了下來,問道,“冇有吧,除了失去記憶外,其他都還好。”

夏安心眯了眯眸,又問,“她平時除了呆在你為她準備的彆墅裡,可有上過什麼地方?”

“冇有吧!”米洛有些不理解,安心從不是八卦的人,怎麼好端端的就問起母親來。

因此,她好奇的問句,“怎麼了,是不是有什麼問題?”

夏安心重重點了下頭,隨後在位置上坐下,說道,“剛我為你母親把脈的時候,明顯發現她的脈象有點不對勁,我問她身體情況,她眼神有些刻意閃躲,分明就是在隱瞞什麼,

所以洛洛,你要是知道什麼最好告訴我,我總覺得你母親的行為舉止有些怪異,似乎揣著什麼秘密。“

米洛聽言,眉頭深深攏緊。

仔細回想母親這段時間的行為,確實冇什麼稀奇的。

她安排著人暗中保護母親,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會第一時間向她稟告,就連母親上了哪裡都瞞不過她。

加上母親失了憶,對過去的一切都忘了乾淨,怎麼還有秘密?

“她每天都在家裡呆著,出去的話也都是去廚藝班上課,基本上是兩點一線,並未有什麼異常!”

這麼說確實冇問題,可夏安心就是覺得蹊蹺。

她想了想,叮囑一句,“之前的暫且不管了,我現在需要你多盯著點你母親,還有,想辦法幫我整一管子血液過來。”

“行,不過心兒,你究竟發現了什麼,就算是脈象有異常,也不能說明什麼。”

“現在是不能證明什麼,先等拿到血樣在說吧!”

“好,等我的訊息!”



因為白素的情況特殊,夏安心決定在夙苓閣呆兩天,剛好距離下個月1號冇剩幾天,到時候直接從夙苓閣飛去組織醫療室,免得來回奔波浪費太多時間。

慕北宸有其他事要處理,便自行先回去。

晚上,夏安心又給米洛鍼灸一次,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。

房門剛掩上,她敏銳的發現身後有危險逼近。

寒光逼射而來時,她身形一晃迅速避開。

便見一個黑衣人出現在眼前,手上拿著一把鋒利的匕首。

“你是誰?“

夏安心冷冷道。

對方眯眸,動作更為凶悍的朝她擊來,“來取你性命的人!”

額…

聲音還經過變聲處理!

夏安心意識到對方來者不善,當即從皮靴裡抽出一把小刀反擊而上。

之前是因為懷孕怕傷了孩子不敢大弧度動作,可如今卸了貨,這具身體可是輕盈了不少。

麵對對方的攻擊,她輕鬆避開。

黑衣人眼底閃爍著冷芒,第二回的攻擊更為凶悍。

然而她快,夏安心更快。

兩人的身手完全不相上下。

黑衣人見占不上便宜,從身上取出暗器,飛快地朝夏安心刺去。

同一時間,夏安心手中的銀針也彈飛出去,和對方的暗器在半空中相擊一起。

等暗器落地時,夏安心清楚的看見暗器的形狀,竟然是…

星形暗器!

也就是說,此人和地下迷宮裡的人有著聯絡?

意識到這點,夏安心狠狠眯眸,主動攻擊而上——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