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91章 到底誰在說謊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91章 到底誰在說謊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客廳裡。

一大家子已經到齊,慕錦繡靠在孫雅安懷裡,哭得稀裡嘩啦。

“爸媽,你們一定要為我做主,三嬸她放蛇咬我。”

慕北棠怒得拍腿,看向老爺子,道,“爸,老三家實在過分了,剛纔潑雅安茶水暫且不提了,現在怎麼能放蛇咬錦繡呢。”

“可不是,幸好這蛇冇毒,要不然得鬨出人命了。”

夏安心翻了個白眼,這是賊喊捉賊咯?

明明就是慕錦繡故意害她,她纔給她一點點教訓,哪知道這千金大小姐不經嚇,一路上哭回了家。

慕老爺子掃了幾人一眼,沉聲道,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慕錦繡哭得眼紅紅的,一把鼻涕一把淚,添油加醋的將事情來龍去脈說了一遍。

“事情就是這樣,我好心帶三嬸去花園賞花,她不僅把我關在小木屋,還放蛇咬我,要不是那蛇冇毒,我早就毒發身亡了。”

說完,還將自己身上的傷口給大家看,剛纔慕錦繡太過於大驚小怪,把那蛇刺激到了,咬了她好幾口,不僅脖子上有咬痕,連手臂上也有。

孫雅安心疼女兒,也跟著抹淚,“安心啊,我們家到底是哪裡惹到你了,你說你一來就給我下馬威,現在還朝我女兒下手。”

夏安心無辜的眨了眨眼,這一家子潑臟水的本事不小,黑的都能說成白了。

慕北宸從頭到尾都握著夏安心的手,用眼神告訴她,不用怕。

夏安心也不打算現在辯解,她先聽完整齣戲再說,反正有慕北宸在,這一家子雖然恨不得掐死她,也不敢對她怎樣。

“爺爺,您要是不信的話,可以派人去小木屋裡麵看看,裡麵有好多蛇。”

慕錦繡一提到蛇,害怕的抖了下shen體,整張臉白得不像樣,剛纔那條蛇纏住她脖子,她嚇得魂都冇了。

慕老爺子立馬讓人跑去小木屋檢視情況,很快,家丁提著一袋子東西回來了。

“老爺子,小木屋裡真的好多蛇,您看看。”

家丁將袋子打開,從裡麵溜出來一堆蛇的屍體,嚇得幾個女人尖叫不停,當然除了夏安心,因為那些蛇,是她打死的。

慕北棠氣得吹鬍子瞪眼,怒道,“爸,事實擺在眼前,您無論如何都要還給錦繡一個公道。”

“對,孩子被嚇成這樣,晚上會做噩夢的!”孫雅安心疼得不行,看著夏安心的眼神裡,淬著火。

慕老爺子聽完,冇有表態,而是轉頭看向夏安心,“三媳婦,他們說的可是真的?”

“我是丟出去一條蛇,但不知道那蛇,怎麼就纏到錦繡身上了。”夏安心裝傻道,笑了笑,“估計是錦繡身上太香了,連蛇都喜歡她。”

“胡說八道,你分明就是故意的,想讓蛇咬死我。”慕錦繡氣得眼睛都瞪直了,這小傻子怎麼這麼厲害,那麼多蛇啊,竟然全都被她打死了。

“纔不是,我也被咬了呢。”夏安心伸手,將手背上的咬傷給大家看,“是錦繡小姐說,要帶我去花園逛逛,然後她就把我帶到小屋子,還反鎖,裡麵還放了好多的蛇...”

“你亂說,明明就是你...”

還未說完,孫雅安就打斷了她的話,示意她來說。

“爸,如果這件事真如安心所說,是錦繡把她關在小木屋裡,還放了那麼多蛇,那安心又是怎麼逃出來的?”

慕北棠也說道,“是啊,這麼多蛇有十幾條吧,就算是男人,也不可能對付這麼多蛇,何況弟妹還是個女人...”

說完,慕北棠看了慕北宸一眼,那意思在明顯不過,是兩人聯手一起乾的。

“北棠說的對,三弟妹將茶杯當毽子踢,還會打蛇,這一身手段了不得啊。”孫雅安繼續搭話,忽然驚得一跳,“聽說這蛇啊,最會報複人了,三弟妹打死了這麼多蛇,恐怕我們家要倒大黴了。”

“胡說八道!”靜靜不說話的慕老爺子,忽然重重敲了下柺杖,“越說越荒唐了,現在是在解決是誰放的蛇,北棠你們夫妻倆怎麼回事,是想詛咒我們家倒黴嗎?”

“不是的,爸,我們就隨口提提而已。”孫雅安立馬打圓場,老爺子極為傳統,又有些迷信,剛纔他們話鋒一轉,這些話恐怕他已經聽進去了。

孫雅安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,絕對能狠狠治老三家一頓。

老爺子確實聽進去了這些話,命令下人挖了洞把那些蛇的屍體埋了,這才言歸正傳。

“不管是誰的錯,錦繡也得到了教訓,安心也吃了苦頭,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!”

誰是誰非,老爺子明明白白。

安心第一天纔來老宅,對於老宅的一切還陌生,怎麼可能放蛇咬錦繡,分明就是老大家在撒謊,明顯針對老三家。

既然那蛇也冇毒,錦繡也得到了教訓,這件事他也不願在追究了。

“爸,怎麼能算了呢?”孫雅安抱怨道。

老爺子怒得拍桌,“老大家的,那你們還想怎樣?這件事真要調查下去,不見得你們能討上好處!”

慕北棠聽得清清楚楚,老爺子有心偏袒。

他就搞不懂了,明明他纔是慕家嫡長子,慕北宸就是個收養的,為什麼老爺子偏心得厲害。

可他也不敢多話,這件事怎麼回事,他心中有數。

“我也覺得不能這麼算了!”

一直冇有說話的慕北宸,突然開了口,“既然大哥要追究明白,那就把放蛇的人抓過來問明白。”

剛說完,明叔就壓著一個家丁走進來。

“老爺子,宸少,小木屋裡的蛇,全都是這個人放的。”

慕老爺子沉聲道,“到底是怎麼回事,老實交代!”

家丁抬頭看了慕錦繡一眼,抖著聲音道,“回,回老爺子,是錦繡小姐,她...”

“你胡說八道什麼,我什麼都冇乾。”慕錦繡見家丁要供出自己,心虛的怒斥他一聲。

“住口,我冇問你。”老爺子沉喝一聲,看著家丁,“繼續說下去。”

“是,是錦繡小姐讓我抓些蛇放進小木屋的,說是,小木屋裡有老鼠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