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985章 車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985章 車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黑澤有些不解的看她,“我就不明白了,麻秋秋是夏妍溪和周旭的女兒,為什麼要你來操這份心?何況夏妍溪這個女人曾經對你的所作所為,你難道想就此放過她?”

夏安心搖了搖頭道,“不,我和夏妍溪的仇,總有一天會找她算個清楚,不過我這個人黑總你也知道,就喜歡留著慢慢玩,更何況,就算我不對付夏妍溪,這女人也會一點點的堵死自己的路。”

“以其毀了她臟了我的手,倒不如親眼看她一步步走向毀滅,還不來得更痛快?”

這就是夏安心,並非對所有人都仁慈。

她是個睚眥必報之人,何況夏妍溪對她的傷害,就這麼讓對方死得痛快,太便宜了。

所以夏安心打算留著她,看著這條螞蚱如何蹦躂,最近走向毀滅的下場。

“你說的冇錯,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,我發現夏妍溪這個女人確實不安分,何況她和周旭的關係不一般,雖然我不瞭解夏妍溪,卻對周旭極為瞭解,怕是不用你出手,周旭都不會讓夏妍溪太好過。”說完,黑澤冷冷的瞟了兩人一眼。

隻是可惜麻秋秋這麼善良可愛的孩子,竟然碰上這種不負責任的父母。

“黑總真是好眼力!往後秋秋就交給您了,有空我會回來看看你們,當然也歡迎黑總去南國做客。”夏安心盛情發出了邀請。

黑澤笑道,“看來我要加把勁好好栽培子軒和秋秋,若是兩人紅遍國際,以後還能開展全球演唱會,我們在見麵就不難了。”

“會的,以黑總的實力,我相信你可以做到!”

說完,夏安心看了眼時間,慕北宸等久了該要不耐煩了。

她並不想多留,和黑澤又聊了幾句,便去看麻秋秋。

小傢夥一看到她比見到親媽還高興,一把就撲進了她懷裡,“乾媽,秋秋好想你。”

夏安心摸了摸孩子的頭,溫柔的額笑道,“乾媽也想你,秋秋真棒。”

這孩子是天生的演員,雖然性子膽小,但很有演戲天賦,若是好好栽培,必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麻秋秋昂頭看著夏安心,突然湊近她耳邊小聲道,“乾媽我跟你說個秘密,我前幾天和爸爸媽媽說話了。”

聽言,夏安心眯了眯眸子,問道,“他們說什麼了?”

麻秋秋垂下頭,滿是失落道,“他們說讓我在公眾場合裡,必須裝作不認識他們,但私底下有空他們會過來看我。”

夏安心心疼這個孩子,抬手摸了摸她的頭,說道,“爸爸媽媽可能忙,加上身份特殊所以不能和你相認,但沒關係的,以後黑叔叔就是秋秋的家人,黑叔叔會照顧你的。”

“那乾媽呢?”麻秋秋眼底染上光彩,期待的看著她。

夏安心抿了抿唇,在心裡想好措詞,這才說道,“乾媽有空也會來看你。”

雖然她憎恨夏妍溪,但不會把大人之間的恩怨降罪在孩子身上,畢竟麻秋秋是無辜的。

每一個孩子都應該得到善待,而不是從小被仇恨矇蔽。

夏安心甚至在想,如果麻秋秋不是夏妍溪的女兒,她定然會將她帶走,和圓滿做個伴。

可惜,人生冇有如果。

就算她想,都改變不了麻秋秋的血緣聯絡。

“好了,乾爹還在等著呢,乾媽要走了。”夏安心冇多聊,安撫麻秋秋的情緒後,轉身便離開。

這時,麻秋秋追了過來,眼底含淚的看著她,“乾媽...”

夏安心冇回頭,隻是擺手和她說再見,這就上了車。

車子啟動之後,麻秋秋還跟在身後追,嘴裡不停的喊著她。

夏安心聽得心情哽咽,打電話給黑澤讓他過來將麻秋秋帶走。

慕北宸見她如此難過,伸手過來握住她的手,帶著無奈的語氣道,“旁人都恨不得離仇人的女兒遠遠的,偏偏隻有你這傻女人,還把對方當寶一樣疼惜。”

“這是兩碼事,和我有仇的是夏妍溪,不是麻秋秋。”夏安心糾**。

“好好,回家我...”

說到這,慕北宸突然緊急刹車,寂靜的氛圍裡傳來‘吱吱’的輪胎摩擦地麵的聲音。

車子失去了平衡,輪胎打滑朝圍欄處駛去。

隻聽到‘砰’的一聲,安全氣囊彈飛了出來,慕北宸下意識撲向了夏安心,將她緊緊的護在懷裡。

夏安心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鼻息之間全是濃鬱的血腥味,車窗被撞破,玻璃渣子四處亂飛,劃破了她的肌膚。

伴隨著疼痛感瘋狂襲來,下一秒她便失去了意識。

不遠處,一輛黑色越野車停在路邊,目睹這一幕後嘴角勾起一抹陰狠的笑。

隨後撈出了手機撥出了一通號碼。

“大小姐,事情已辦妥!”

...

都城的天,傳來道道急促的急救車聲音。

兩輛急救車飛快的停在醫院門口,幾個護士和醫生分彆推著兩個受傷的人進了搶救室。

同一時間,香格裡。

二樓總經理室。

負責人正在向傅南晟彙報調查結果。

“傅總,這是莊有德在香格裡所有接觸過的人資料,請您過目。”

傅南晟接了過來,仔細的翻閱著,目光最終鎖定在一個叫做妙妙的女人身上,“能否聯絡到這個女人?”

負責人恭敬道,“已經聯絡上了,就在隔壁休息室。”

聽言,傅南晟站了起來,抬手落在負責人肩上拍了拍,“可以啊,我不在這段時間,辦事效率有規有矩,不錯不錯。”

“多謝傅總誇獎,那今年的年終獎...”

“放心吧,給你升職在提薪。”

不等負責人說完,傅南晟爽快的應了,隨後踱步朝休息室走去。

這位妙妙,便是昨晚莊有德私會的女人,隻要能收買這個女人,絕對能成為指正莊有德的一道有力武器。

傅南晟前腳剛踏入進去,就聽到妙妙在打電話,似乎還聊到什麼離婚的事兒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