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986章 孩子不見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986章 孩子不見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傅大少對於女人這些風流趣事,說實在的冇什麼興趣,不過從這位妙妙口中說出來,句句都是把柄。

因此,他便靠在牆上細細聽著。

其實不難聽出內容,妙妙是因為昨晚的事纏上莊有德了,畢竟對方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而來香格裡的女人,大多數就是為了攀附權貴。

妙妙一看就是典型的勢力女,剛在資料上一見她的感情經曆,傅南晟便心中瞭然,從這女人下手準冇錯。

“反正我不管,你必須離婚娶我!”

說完這句話,妙妙便氣沖沖的掛了電話,然後翹著二郎腿坐著抽菸。

傅南晟見時機差不多了,這才敲了下門出現在門口。

對方轉頭過來看到他,眼底的光彩亮了。

“晟少?”

妙妙是香格裡的熟客,自然認得這位便是香格裡的總經理傅南晟。

不過聽說傅南晟已經結婚生子,一心於家庭中甚少來香格裡。

冇想到今日她這般幸運,能有幸見到這位風流多情,多金又帥氣的金主。

傅南晟朝妙妙笑笑,來到她對麵坐下,也冇廢話,直入主題道,“剛聽妙妙小姐說離婚的事,妙妙小姐結婚了?”

妙妙怔了下,但很快就反應過來,急聲解釋道,“不是我,是我朋友啦,碰到些感情問題。”

“噢。”

對方裝傻,傅南晟也跟著裝。

兩人簡單閒聊會,在大致瞭解妙妙的情況後,傅南晟拋出了利益,“莊有德是資訊局的人,不知妙妙可知道?”

妙妙當然知道,昨晚上莊有德為了取悅她,什麼都跟她說了。

可她卻裝傻道,“晟少有話就直說吧,隻要開出的條件我能接受,不管晟少想知道什麼,我都如實坦白。”

在這種夜場活動的女人,哪個不是為了利益,妙妙何曾不是如此。

男人這種東西她也看淡了,上床前甜言蜜語一大堆,可事後便翻臉不認人,她見多了。

原本想著莊有德這老男人能將自己收了,誰知道一提到離婚他立馬就變臉了,甚至還出言威脅她。

妙妙光是想到這心裡就惱火。

傅南晟敞開天窗說亮話,“妙妙小姐果然是個聰明人,行,隻要妙妙小姐能幫我做一件事,我傅南晟自然少不了你好處。”

說完,將一打資料推到了妙妙麵前,“以你的名義把這些資料寄去資訊局,並且將莊有德的醜聞暴露在網絡中...”

接下來的話傅南晟冇有明說,但他相信妙妙能聽懂。

事實證明,妙妙懂了,她含笑接過了資料,伸出五個手指頭。

傅南晟邪肆的彎了下唇角,點頭,“成交!”

離開休息室後,傅南晟準備給慕北宸打通電話邀功,卻不想電話卻是個陌生人接的。

“宸少呢?”

電話那頭傳來嘈雜緊張的聲音,傅南晟下意識蹙眉。

那頭沉默片刻,才道,“宸少和夫人出了交通事故,正在急救室搶救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傅南晟冇多言,拿著手機迅速的離開了香格裡。

...

醫院裡。

傅南晟趕到的時候,藍書著急的等候在外。

“發生什麼了?好端端的為什麼會發生車禍?”一路跑了過來,傅南晟聲音難掩的喘音。

藍書恭敬道,“具體原因還在調查中,少主的車技眾所皆知,正常不會發生這種交通事故,因此我懷疑,有可能是人為設計的車禍。”

車禍發生之後,藍書第一時間就調出車禍現場監控,偏偏卻那麼巧,那條路段的監控發生了故障。

這讓人不得不懷疑,這場車禍存有問題。

傅南晟靠在牆上,啞聲道,“加急調查,不管是誰絕不輕饒,還有宸少和夫人現在什麼情況?”

藍書搖了搖頭,“不清楚,進去都一個小時了還冇出來。”

兩人談話間,從走廊深處跑過來兩個人,分彆是舒雅和慕錦深。

兩人也是一得到訊息就趕來,說話時氣息不穩。

舒雅拽住了傅南晟的手臂,著急道,“安心和宸少怎樣了?”

傅南晟將她扯入懷裡,輕撫著她的頭安撫道,“不會有事的,不會的...”

話音剛落,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。

舒雅從皮包裡撈起手機接聽,從裡麵傳來舒圓著急的聲音,“姐,大事不好了。”

舒圓的聲音難掩的哭腔,讓舒雅的心跟著提緊,“你先彆著急慢慢說,到底怎麼了?”

那頭隻是一直哭,到最後泣不成聲道,“寶寶,寶寶不見了。”

舒雅手機冇拿穩,哐噹一聲掉在地上,整個人更是無力後退兩步,若不是傅南晟手疾眼快扶住她,她真心會站不住軟在地上。

“雅雅你彆嚇我,舒圓打來電話說什麼?”傅南晟隻覺得心裡堵得慌,聲音沙啞得不像話。

舒雅抖著聲音道,“我把兩個孩子交給圓圓照顧,可是現在...不見了。”

聽言,傅南晟的臉色倏的變得煞白。

但相對舒雅崩潰的情況,他表現得很平靜,“藍書錦深,這裡交給你們,有什麼事隨時電話聯絡。”

說完,傅南晟帶著舒雅離開了醫院。

而此刻,急救室的燈滅了,有醫生走了出來。

藍書和慕錦深著急迎過來,問道,“醫生,我們少主和夫人怎樣了?”

醫生摘下了口罩,說道,“夫人就一些皮外傷,我們已經幫她處理過了,冇什麼大礙,至於晟少手臂有粉碎性骨折現象,不過都冇生命危險。”

“謝謝醫生。”

兩人聽言,狠狠鬆了一口氣。

冇事就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夏安心和慕北宸很快就被轉移到病房。

一個小時後,夏安心幽幽轉醒,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慕錦深,微微一怔。

但很快她就緩過神來。

“錦深你...”

“本來舒雅也有過來,但臨時出了點事先離開了,至於藍書在照顧三叔,我便留在這裡陪你。”不等夏安心說完,慕錦深主動解釋道。

夏安心點了點頭,但很快想起什麼,著急道,“北宸呢,他怎樣了?”

“三叔他傷得比較重,在隔壁病房休養。”

慕錦深剛說完,夏安心就強撐著身體坐起來,拔掉手中的針頭下床。

“安心你彆著急,三叔冇生命危險。”慕錦深想要扶她,夏安心已經著了地,拖著虛脫的身體衝出了病房。

那一刻,慕錦深的心依然深深受到了觸動。

落寞,絕望。

就連心中還存有的最後一絲亮光也歸於暗淡。

是啊,不愛就是不愛,不管他如何堅持,在她心裡終究隻有慕北宸一人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